薛之白:移民的圍城

2018-10-22
薛之白
媒體人
 
AAA

sing1.jpg

前陣子,久未聯繫的老同學A君忽然找我,詢問移民新加坡的事情。A君事業小有所成,妻子工作穩定,還有個可愛的女兒。我問他想要移民的原因,A君羅列了一些,包括空氣污染和孩子教育等等,都是老生常談。看我不置可否的態度,他又加上一條:不安全感。A君雖未具體說明,但我大致了解他的心理。

巧合的是,聽說我回到中國一段時間,人在新加坡的朋友B君又來問我見聞如何。B君比我更早移民到新加坡,他之所以想回中國發展,是因為在職業上遇到了瓶頸,而中國工作機會多多。用B君的話說,不少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都「北上」打拚了,新移民更要抓住中國發展的歷史機遇。

錢鍾書在小說《圍城》里,借蘇文紈之口說出一句名言:「婚姻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如今,在A君和B君的故事裡,中國就彷彿是那座城堡,有人想進去,有人想逃離。

對於A君,我給他潑了一些冷水。像他們家這樣的情況,移民新加坡並非易事。A君和大部分中國的中產階級一樣,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但還未到用錢就能搞定一切的地步。新加坡的移民政策近年收緊,他的太太又很可能要當家庭主婦,再加上外國人買房的額外印花稅,還有國際學校不菲的學費,生活負擔可想而知。這還沒說文化習俗的差異和職業發展的天花板問題。一筆賬算下來,A君似乎是死了心,然後告訴我,他準備再去研究移民到新西蘭的方法。

B君那邊,我先是講了一通在中國生活的便利:超市裡的鮮活魚蝦、無處不在的掃碼支付、下單後當日送達的快遞。不過話鋒一轉,我又提醒他,新加坡太規矩也太穩定,待久了會失去一些「生存技能」。中國的人情世故、職場規則,都比國外複雜得多,更不用說各種防不勝防的坑蒙拐騙。還有網絡長城,每天都要「翻牆」才能知道外面的世界。B君表示,這些他早有準備。不過對於回國發展的前景是否真的光明,聽得出他還是很猶疑。

跟兩位友人交流過後,我心生一絲愧意。他們兩人來諮詢,無非是看中我新中兩地的生活經驗,以及所在媒體行業的信息優勢。但實際上,我幫不了什麼忙,反倒耍起乾坤大挪移:拿B君在國外打拚的艱辛來勸說A君,又拿A君在中國生活的見聞去說給B君。結果兩人都有點退縮了。

或許我也不該自責,人近中年,有很多枷鎖與負擔,自然變得謹慎起來,不像年少時那般肆意,每一個重大的決定,背後都要承擔同樣巨大的風險甚至代價。何況移民也好,回國也好,本就要具體案例具體分析。每個人的職業、性格、家庭條件都不一樣,雖說「是金子在哪裡都發光」,也要當心「橘生淮北則為枳」。當然,對於勇於改變的人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當年前輩華人下南洋時篳路藍縷,不也創造了今天的輝煌嗎?

儘管AB兩人的情況大相徑庭,他們卻不約而同地問起我對於時局的看法。A君的憂慮、B君的猶豫,皆關於此。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取得快速發展的輝煌成就,但未來仍能保持這樣的勢頭嗎?諸多紅利消失、深層矛盾顯現,政治風向難以把握,社會上也出現了各種問題,再加上中美貿易戰日趨激烈,用學者的話說已是「國運之爭」,一切都充滿未知,讓人隱隱不安。

遺憾的是,我的智慧還不足以回答這樣宏大的問題,也不敢替別人做人生的重大判斷。不過,我還是對他們說了些「有用的廢話」:要對未來懷着美好的希望,但也要做好最壞的準備。有空時多翻翻歷史書,雖說世事變遷,但陽光底下並無新事;閑暇時多走走看看,與其相信自媒體的吹捧或唱衰,還不如眼見為實。

就在準備寫這篇文章的時候,A君再次聯繫我,詢問移民新加坡的一些具體事宜。我笑他不死心,又好奇他為何不想去新西蘭了。A君有些無奈地說:「那邊出了新政策,(移民)也收緊了。」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很多人將社會上發生的恐怖襲擊與罪案聯想至與新移民或入境難民有關係。有學者呼籲應大幅加強對移民個案的背景審查、收緊移民資格,甚至應該審查申請者的社交媒體留言和人際關係等。

    林添生  2019-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