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國之棟樑在青年

2018-10-26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c968efb4-888c-4d56-a30a-1a3ece31fefb.jpg

有關港獨這個議題,我一直不想寫,不是因為我想避開這個話題, 而是因為我覺得這是根本不值一談的話題。儘管我認為是這樣, 但似乎它已被坊間炒熱了,似有蔓延趨勢。我主觀的認為, 只要冷處理,這件事情最後會不了了之,但客觀的現實是,你談、 我談、大家談,港獨已儼然成為熱門話題。

我從來不主動與人討論這個議題,但總有一些朋友談論; 大致可分為兩類;一是,任何一個被殖民的地區, 剛脫離殖民者統治時,都可以成為一個獨立國家。我急忙說, 香港只是一個城市而已。

二是,香港沒有條件獨立,香港每天吃的喝的穿的玩的用的, 大部分都是來自祖國。是的,我向朋友做了一個比喻, 有個年輕人他認為自己已經長大了,家裏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的房間, 他就吵着要獨立,並打算脫離家庭關係。而他似乎忽略了, 他生存的主要條件是父母親供給的, 包括他每天出入家門都需經過客廳,需要共用廚房廁所, 他若要獨立,父母親有權不讓他經過或使用, 或要他付房租及電費水費煤氣費上網費等等所有的開支。 換句話說,港獨的立場就是,既要享受家裏優渥的條件, 又要想脫離家庭人倫關係;凡一個成熟的人, 都應該知道權利與義務是相對等的。

青年應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兒童是未來的主人翁」、「青年是國家的棟樑」! 優秀青年應有獨立的思考,需要具備明辨是非的能力, 不可以人云亦云,跟着偏頗的風潮偏離正軌。

回顧1997年以前英治時期的香港, 英國殖民者從不給予香港人民主政治,只有自由經濟, 為什麼在臨別前的十多年間,成立了區議會、 區域市政局等等政治機構,鼓勵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 這是什麼居心呢?今天社會充斥着不合邏輯的謬論, 既失去了做一個香港人的優越感( 上世紀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 大多數香港人自我感覺非常良好,是極度優越感的), 又沒有做一個中國人的認同感(尤其是部分年輕人), 在今天中國走上世界舞台,敢與美國較量之際, 難道沒有一絲自豪感嗎?這問題的源頭來自何處呢?

我十分憂慮,當港獨的言論愈來愈激烈, 國家就會愈來愈收緊香港的言論自由, 最後的結果就是自己拿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樣做不僅危害了、 斷送了自己的前途,也累及大部分年輕人!少數人的行徑,竟然要讓全香港人來買單!

而我相信港獨思想只是小部分年輕人走偏了路, 並不能代表香港全部人。

青年既是國家的棟樑,棟樑萬萬不可歪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