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怒:「先棕後藍綠」地主恐成最大嬴家

2018-11-23
八怒
學研社評論員
 
AAA

landa.jpg

「明日大嶼願景」自公佈以來,成為了全城焦點,反對聲音基本只著眼於人工島填海的部分。其中相當有趣的是反對者把發展棕地和填海造地對立,提出了「先棕後藍綠」,以先收地發展棕地作為反對填海的論點。出現了「收回所有棕地就可以解決香港土地短缺問題」的論述,實在令人大開眼界。在此,小弟不想重複坊間熱議的論點,倒是想講講當年提出「不遷不拆」和今日又要求「先棕後藍綠」的左翼,如土地正義聯盟,其論述的矛盾之處,以及到底誰在其中獲利最大。

記得十年前興建高鐵,菜園村收地,當時土盟的朱凱迪帶頭反對。雖然菜園村村民多為寮屋戶,住農地官地,甚至亦非地權業主,朱凱迪等人借用社會對村民的同情心,領導居民要求「不遷不拆」。法律上,寮屋是非法建成的臨時屋,寮屋牌只是暫時安置的措施,住戶實際並無地權,因此「不拆」是人情,「拆」才是合理合法。即便如此,政府最終加碼賠償,給予菜園村的住戶特設特惠津貼及搬遷重置安排,並以甲級土地特惠補償率,收回菜園村的私人土地,共花了約20億公帑收回24公頃私人土地,約774元一呎。而當年的甲級農地收地價只為659元一呎,今日已升至1348元一呎,若是今日收地,價錢起碼升一倍。誰說收地便宜?

收地將面臨安置問題

近日,左翼及泛民又紛紛喊出「先棕後藍綠」的口號,包括當年「不遷不拆」的朱凱迪,問題是鼓勵政府收地,將會清拆更多的棕地作業和寮屋戶,影響更多新界居民。現時棕地上有很多物流作業,建築機器及材料的倉儲、修車場、停車場、各類工場等。當中有的作業已存超過20年,如古洞的志記鎅木廠,亦汲及數以萬人的「飯碗」;部份棕地亦有人建有寮屋居住,收地無疑將影響他們的生活。若我們當日出於情義支持菜園村居民「不遷不拆」,今日我們是否理應繼續支持棕地作業者和寮屋戶「不遷不拆」呢?

事實上,棕地本為農地,多位於鄉村附近或是在其深處,即使收回重新規劃發展,亦不可能只收回一塊塊零散的棕地作高密度發展,而又不影響附近的村落或夾雜其中的村屋寮屋,到時收地又面臨菜園村一樣的安置問題。若是希望減低影響新界村民原有的生活,何不填海造島?到底是收地影響的村民較多或是填海影響的村民較多?「先棕」的理由到底為何? 

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遙想三年前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當中亦有收回棕地及其附近村落的土地作整體發展的打算。當時計劃被反對派聲討,要求保護農業、村落「不遷不拆」、甚至要保留棕地上的工廠作業–鎅木廠。今日同一批人又提出「先棕後藍綠」,要求先收回棕地發展而反對填海。這到底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還是精神分裂呢?未來洪水橋、元朗南等新發展區亦有收回棕地發展的部份,到時他們會否又華麗轉身「O-turn」要求「不遷不拆」呢?最後政府是否又要加碼賠償?

當年,菜園村「不遷不拆」,結果是政府加碼賠償,賠償額由8000萬升至20億港元,其中菜園村村民僅獲2.5億元賠償金,另外17.5億元,大家猜猜到底落了誰家口袋?今日「先棕後藍綠」,挑起大眾「鬥地主」的心態要求收地,其真正意思為「收哂地先好填海」,最後得益最大的,其實還是地主。「不遷不拆」與「先棕後藍綠」表面上是沒有相干的兩件事,但實質上兩者的「幕後」大嬴家都是「地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