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啟明:解決跨代貧窮才是治標之本

2018-12-05
何啟明
立法會議員
 
AAA

poor1.jpg

筆者看到一則新聞,上面寫著:「逾6成基層兒童沒有足夠的禦寒衣物」,令人感到心酸的是,這則新聞所描述卻發生在香港這個已發展的地方,然而這是個不爭的事實。更無奈的是,兒童貧窮問題令孩子們在各方面比別人「輸蝕」,無以栽培,這亦窒礙社會發展,長遠令香港無法與其他先進國家爭一日之長短。

上星期初,扶貧委員會發表《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提到去年全港貧窮人口高達137.7萬,而貧窮率則達20.1%,較前年升0.2個百分點,即每5人中有1個貧窮人口,而兒童貧窮則每6個有1人,是創9年以來的新高;即使各種政策介入後,貧窮人口仍處於101萬,與2016年的情況類近,而且,即使政策介入後,繼2012年後再升穿100萬人,政府仍好意思說香港的貧窮情況是「大致平穩」,更不承認是「愈扶愈貧」。

其中,觀塘區在政府未有政策介入時是貧窮率最高的地方,即使扶貧政策介入後,也排行第2。在該區的貧窮戶中,在職、兒童和新移民是18區中首3高。其中,在政策介入後,兒童的貧窮率,竟由17.2%升至17.5%,即按年升5300人。

說到貧窮問題,除了低津、長生津、綜援等,筆者今日卻想重點分析一下托兒政策的缺漏,並探討釋放婦女勞動力以減低跨代貧窮的問題。政府應落實全面幼兒教育、托管政策,讓婦女外出工作,維持家庭應有的生活水平。

正如筆者早前開過新聞發佈會,要求政府正視釋放婦女勞動力。事實上,最直接是增加托兒名額,將所有社區保姆的供量應增至合理水平,並涵蓋所有年齡層的兒童;事關,現時好多時因托兒人手短缺令許多在職母親放棄工作,令整個家庭的收入來源大減,令有關家庭的兒童在兒時生活無法過著合理的水平。

另外,筆者認為政府長遠應加強推廣及擴展社區保姆服務,將社區保姆轉為常規化的家居托兒服務,並研究設立登記制度、提供保險服務及加強推廣,讓社區保姆成為家長安心的托兒選擇。若要進一步釋放婦女勞動力,政府應增加幼稚園全日制及長全日制學額至5成或以上,讓婦女可安心外出擔當全職工作。

事實上,跨代貧窮對整個香港社會造成極大的破壞,其中,兒童貧窮問題比起任何一類為之嚴重,試問他們的生活水平處於水平之外,例如一家多口住在100多呎劏房、無法參與功課輔導班、興趣班,令他們不但輸在起跑線,更讓他們無法與別人在跑道上競賽,更甚者,此至影響到社會的未來發展,正如早前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發表「2018年世界人才報告」,指出香港的排名跌了6名。如果跨代貧窮一直無法得到正視,相信此排名也難以急起直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雖然政府在退休保障未能與民間達成共識,但不妨趁著新政府上場,積極研究參與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鼓勵政府、僱主可以加碼在僱員的強積金供款。另外,新財爺在努力準備財政預算之際,大概在土地收入和利得稅上,今年政府可望又錄得大額度的正數,是時候想想和學習澳門和新加坡,在適當的時候還富於民,與民分享利潤和收益。

    張景宜  2017-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