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建制派應否DQ朱凱廸

2018-12-04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chu1.jpg

近日,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被選舉主任取消鄉郊代表選舉的參選資格,據通知書指,朱凱廸兩度回應選舉主任提問時,並沒有回應是否提倡或支持港獨屬自決選項之一。因此,選舉主任認為,朱凱廸有意迴避問題,並以行使和平主張港獨的權利為名,隱晦地支持港獨是港人選項。

亦有建制派議員提出,既然有選舉主任認為朱凱廸有港獨主張,已違背立法會誓言,要求褫奪其議員資格。到底,建制派應否有所行動?

從選戰的角度出發

儘管連番補選後,建制派能多得議席,泛民甚至乎無法一如而往,以「告急牌」在「建制泛民大對决」的情況下,取得壓倒性優勢,但這亦可能是因為補選的投票率不高,傳統上對泛民不利,加上泛民的選舉部署連番失誤所至。所謂「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建制派能贏,不過是泛民有所失而已。

簡單來說,建制派並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優勢,以最近期的選舉結果來看,若把李卓人和馮檢基的票數相加,亦只是略遜於陳凱欣。即泛民總票數仍近半,建制派只是險勝。如果等到2020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未必可以保持這個紀錄。

因此,有人認為,如果建制派「乘勢出手」,再DQ朱凱廸,便可能「太過份」,最終弄至反效果。大家心裡明白,在下一屆的選舉裡,建制派未必可以保持優勢,如果擺出「得勢不饒人」的態度,豈會得罪選民,流失較中立的選民,豈非弄巧反拙?

其實,相信支持建制派的選民,所有都是反對港獨的,亦不希望有任何分裂國家的行為出現。建制派努力去遏止港獨,做到「是其是,非其非」,正是為選民發聲。就算是較中立的選民,也絕少會贊同港獨。有泛民議員,藉言論自由及人權為名而倡議港獨,大家亦看在眼裡。

如果說建制派為了選票而放生朱凱廸的話,難道建制派想得到泛民的選票?難道建制派會相信,如今放過朱凱廸,人家就會多謝你?這不過是「宋襄公之仁」罷了。

這亦是建制派應負的責任

除了選票的考慮之外,建制派亦有遏止港獨的責任要負。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央政府對港施政素來只問大方向。中央官員亦多次闡釋,政府對香港在遏止港獨及民生經濟領域上表示關注。

近年來,建制派在民生經濟領域上,亦開始發揮到監督政府的作用,除了表態支持一些大型基建之外,亦敢於在個別民生政策上與政府唱反調。儘管港府的施政,始終未必符合中央政府的期許及真正讓香港市民滿意,但建制派總算踏出第一步,開始做到「為市民發聲」及「監督政府」。

至於在遏止港獨方面,無論是政府或建制派,亦都受制於種種原因,進展相對緩慢。如果建制派只是擔心選票而不敢DQ倡議港獨的泛民議員,那就有逃避責任之嫌了。在這大前提下,筆者相信很多支持建制派的選民,都是「恨鐵不成鋼」,不明白為何建制派在遏止港獨及面對搗亂社會秩序的惡勢力之時,竟會如此軟弱,相信所有建制派支持者,都不會認為我們應該姑息養奸。

如果只看選票,不過是「政客」所為,能夠站出來「是其是、非其非」、並真正為市民着想而不顧自身利益的,才算是真正的「政治家」。筆者相信,無論是「建制派」、「泛民」或港府,都缺少真正的「政治家」。只有真正的「政治家」,才能團結大家,並成功修補社會的裂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社會有必要知道連串示威行動的代價,大批示威者於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大樓內的消防、保安,以及通訊系統損毀嚴重,修復需時,有估計維修費用高達半億。

    吳永嘉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