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DQ新常態 紅線在延伸

2018-12-05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nam1.jpg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村代表,因為對港獨態度曖昧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引發一場DQ(取消參選資格)風波。事件顯示,DQ已經成為新常態,紅線正由立法會選舉不斷延伸,區議會勢必劃入「紅線圈」。

在中央明確劃出了不允許觸碰的四條底線(包括不允許挑戰中央權力、不允許挑戰《基本法》權威)之後,港府開始嚴格審查立法會參選人的資格。2016年立法會宣誓一役,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據此將六名民主派(梁頌恆、游蕙禎、梁國雄、姚松炎、羅冠聰及劉小麗)逐出議會。

兩名自決派人士周庭、劉小麗參加立法會補選,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自決」色彩不算強烈的姚松炎則獲得提問的機會,作出的回答獲選舉主任信納,可以「入閘」參加補選。

同是「自決派」的朱凱廸這次參選村代表,亦獲得姚松炎的同等待遇,由選舉主任提問。必須承認,與姚相比,朱夠guts,沒有正面回答選舉主任兩度提出的「是否提倡或支持『香港獨立』是自決前途的選項」,而且表明「和平主張香港獨立」是《基本法》賦予的權利,因此被DQ。

基本法第104 條規定,特首、主要官員、行會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兩年前人大釋法就是解釋這條法律。

朱凱廸認為,基本法104 條列明的公職人員,並不包括鄉村代表和區議員,選舉主任無權審查其政治傾向。不過,港府亦「有法可依」,根據的是《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

這場爭議的背後當然不是法律,而是政治。從表面看,鄉郊組織和區議會只是諮詢組織、非政權組織,卻牽動敏感的政治神經。立法會6個議席來自區議會,其中一個是區議員互選產生,另外5個則是「超級區議會」。與此同時,區議員可選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委員,而且名額不少,大約120人左右。

目前鄉事制度由約1500個鄉郊代表(村長)負責選出27個鄉事委員會主席,而鄉事委員會主席同時是區議會的當然議員。一言以蔽之,區議員、村代表都是反對派進軍立法會、特首選舉委員會的工具,涉及到政權,北京不會掉以輕心。

事件顯示,在中央的壓力下,DQ 已成為香港選舉政治的新常態,而且紅線不斷延伸。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合聲明譴責朱凱廸被DQ事件,擔憂政治審查要延伸至明年的區議會,「政治不正確」的民主派可能在未來的選舉中被「大審查、大包抄」。

應該說,民主派並非杞人憂天。確認書制度從立法會選舉延伸到區議會和鄉村代表選舉,就是要把支持「港獨」「自決」的參選者拒之建制門外,令他們無法享用制度內的資源、話語權,封殺其政治影響力。北京在將「港獨」打為過街老鼠之後,似乎也要將「自決派」趕盡殺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