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郭榮鏗赴美游說的尷尬

2018-12-14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2a693f4c-b6b0-4fd9-b623-09e095ddd32f.jpg
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展開為期十天訪美行程,冀美方維持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卻弄得裡外不是人。特首嫌棄不夠權威,自決派批評他淪為港府「說客」,建制派則嘲諷他貓哭耗子假慈悲。確實,郭議員此行是一次尷尬之旅,即使他自認為客觀介紹香港情況,但主旋律不可能「唱好」,如果有這結果他也無顏返港見民主派父老,提供的負面案例卻容易成為美方的「黑材料」。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報告,批評北京及特區政府損害「一國兩制」,削弱市民自由與權利,建議美國政府重新考慮對香港的特殊政策,包括是否維持獨立關稅區地位。儘管這暫時仍只是國會的「吹水政治」,並非美國官方立場,但如今中美關係陷入低潮,華府已經將中國列為戰略對手,因此令香港各界憂心忡忡。

民主派剛剛開始借勢向特區政府施壓,甚至流露一片「幸災樂禍」,呼籲北京及特區政府必須改變針對港獨的強硬政策,以換取美國政府「放過」香港。
後來也許發現萬一美方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就大禍臨頭,自身也變成「千古罪人」,開始調整態度。郭榮鏗行前頻頻向外界表示,美國之行是想幫香港,以民間代表身分說出香港實況,游說美國不要改變香港地位。

但郭議員會如何游說呢?他聲稱將闡述「從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的事件、高鐵西九站實施『一地兩檢』、《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發工作簽證、取消市民參選立法會和村代表的資格、褫奪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席位,到利用殖民地時代的過時法律檢控9名參與佔中者」等破壞法治的事件,但會跟美方說,香港仍然擁有一個專業和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評價的法律界和司法界。

作為整天法治掛在嘴邊的議員,郭榮鏗不講這些會對不起他的觀眾,會被批評為林鄭月娥政府說項,但大談特談這些「案例」,不正是給美國提供黑材料嗎?不正是附和美國國會的指控嗎?試問,如果你是一位美國官員,聽了郭議員的介紹,不正強化「一國兩制」已死嗎?

香港真的這麼不堪嗎?之所以在西方淪為如此形象,正是政治壓倒一切,一些民主派為了政治需要,介紹香港都是以「唱衰」為主,動則就高呼「法治已死」。正如香港美國商會會長早泰娜(Tara Joseph)接受媒體採訪所說,「現在發生的很多政治事件遮住了香港的亮點。」「甚至有人問我:香港上網要不要VPN翻墻。」
正面的聲音無法呈現,反面的聲音就會上揚。造成這個局面,也不只是民主派「唱衰」,港府和建制派也有責任,早泰娜說,「今年我去了四次華盛頓,我們在美國聽到的反饋是,香港在美國不夠積極,發聲不強。香港特首已經很久沒有去美國了。」

在回歸前夕,香港富豪在中方發功之下,組建了一個「明天更好基金」,旨在對外宣傳一國兩制,但似乎缺乏功效。至於建制派政黨,過往對外論述也乏善可陳。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近日到訪華盛頓,與美國官員及眾議員會面,除了「報喜」稱美國無意改變港獨立的關稅地位,還自稱在香港民主、法治等議題向美方做了釋疑工作。

不排除這是區議員式的「成功爭取」,但周浩鼎此舉還是值得鼓勵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