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郭榮鏗的「美國政界共識」莫名其妙

2018-12-14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35331fac-1e08-4eb2-875a-220e0a65c1f8.jpg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早前向美國國會提交年度報告,建議美國商務部重新檢視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正在美國向政界進行遊說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據他觀察,美國政界的共識是美國對香港的《香港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地位「不會無限期地和沒有條件地延續」。郭榮鏗並自行總結出香港如再出現以下五種情況,《香港政策法》及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便會撤銷,當中包括:一、再有人被剝奪參選權或當選人被褫奪議席;二、再有外國記者被逐;三、再對民主派提出政治檢控;四、拖延真普選;五、提倡訂立嚴厲的《基本法》23條。

郭榮鏗的說法很具體也很「權威」,令人懷疑他會見的對象可能是特朗普。不過,如果說得上的共識,即是有關意見代表美國政界以及華府的意見,但奇怪的是日前應美國眾議員皮滕傑(Robert Pittenge)邀請,到美國訪問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卻指行程中曾與美國國務院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會面,他引述官員指國會報告並非國務院的官方報告,又指國務院不會改變香港特殊的關稅地位。郭榮鏗與周浩鼎幾乎在同一時間與美國政界人士會見,但卻得出完全相反的兩種結論,令人有身處平行時空之感。

當然,儘管兩人言論南轅北轍,也不代表其中一人必定撒謊,可能是他們會見人士不同,自然得出不同政界人士意見,例如周浩鼎既然明確指與美國國務院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會面,有關言論自然是反映國務院的意見,至於郭榮鏗並沒有表明他與哪些美國權威政界人士見面,當中可能是鷹派議員,也可能是傳媒及其他意見領袖,這些人稱為政界人士當然無可問題,但如果將這些人的意見拔高到「美國政界共識」,看來是不甚準確,更有譁眾取寵之嫌。

其實,再看這所謂五個條件,全部都涉及一國內政,不要說中央不會接納,就算放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容許外國政府公然干預自身內政。互不干涉內政是一項國際法原則,聯合國1970年10月通過的《關於各國依聯合國憲章建立友好關係及合作的國際法原則宣言》重申:「各國嚴格遵守不干涉任何他國事務之義務,為確保各國彼此和睦相處之一主要條件」;「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均無權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間接干涉任何其他國家之內政或外交事務。」

如果郭榮鏗提出的所謂五個條件真的是「美國政界共識」,這就是公然違反國際法原則。如果香港連基本法訂立的憲制責任都不准履行,對主張「港獨」、「自決」人士要中門大開,對鼓吹「分裂」者任其來去自由,這還是「一國兩制」下的特別行政區嗎?郭榮鏗也是律師,相信對國際法也有一定認識,為什麼不批評這個「美國政界共識」侵犯他國主權,反而面有得色的在香港代作傳聲,這不是莫名其妙是什麼?

泛民近期不斷借外力向中央及特區政府施壓,其中一個理由是指政府DQ不斷擴大,中央底線不斷伸延,令泛民極為不滿。但中央的底線真的不斷伸延嗎?恐怕不是,中央的底線其實一早已經劃得很清楚。習近平去年「七一講話」時提及三條底線不可觸碰,即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是決不能允許的。這三條底線還不夠清楚嗎?不論是立法會選舉的DQ,村代表選舉的DQ,以至對「香港民族黨」的取締,這些行動都是圍繞這三條底線而來。而且,這三條底線其實由回歸當天已經確立,只不過當時沒有嚴格執行,但不代表這些底線不存在。「一國兩制」底線其實很清楚,只是有人裝糊塗,現在惱羞成怒,甚至借外力發難,拿香港獨立關稅區作政治籌碼,對香港又有何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林鄭月娥在北京做年度述職。總理李克強在開場講話中,特意提出了「獨立關稅區」這個名詞,這在以前同類述職過程中是從未出現過的,在一般中央領導人闡述港澳事務的場合也十分罕見。

    路易  2018-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