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林卓廷腹背受敵

2018-12-19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LAM1.jpg

近日,民主黨的林卓廷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一邊廂,林卓廷在本年六月立法會審議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期間,因被逐離開會議庭而跟保安發生碰撞,被控觸犯妨礙執行職責的立法會人員罪。另一邊廂,民主黨近日爆發退黨潮,59名新界東「前綫系」黨員因「雙牌頭事件」召開記者會,指控林卓廷「人格卑劣,毫無政治道德」。

若罪成或五年內喪失參選資格

鑒於案件已進入審訊階段,本文不打算評論案件本身,但是政府並非首次引用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起訴立法會議員,只是上次起訴長毛梁國雄的搶文件案,是引用該條例第17(c)條的「藐視罪」,今次則是引用第19(b)條。在上次長毛的搶文件案中,辯方曾聲稱條文內的「任何人」,並不應包括立法會議員,其說法獲得署理主任裁判官嚴舜儀接納。

究竟第19(b)條同樣是規範「任何人」,究竟又包不包括立法會議員呢?這是今次判決的焦點。另有一點值得一說,根據《立法會條例》 第 39(1)(e)(i) 條,任何人如被判監禁三個月或以上,該人便會在定罪後的五年內喪失立法會參選資格。由於妨礙執行職責的立法會人員的最高刑罰,是罰款$10,000及監禁12個月,即是林卓廷若罪名成立而又判監超過3個月的話,他便不能參加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

彈劾成功率不高

除此之外,根據《基本法》第79 (六) 條及《立法會議事規則》第49B條,現屆議員若在特區或區外被判犯有刑事罪行,判處監禁一個月以上,立法會便可提出動議,解除其職務。當然,由於動議須要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在非建制派坐擁26席的情況下,即使建制派提出彈劾,相信林卓廷仍能保住議席。

當然,即使林卓廷能避開彈劾,又能在今次案件脫罪,他在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仍有可能受到民主黨退黨潮的打擊。說起今次退黨潮,其實早在前綫跟民主黨在2008年合併之時,已經埋下伏筆。當時,不少前綫舊部跟隨劉慧卿加入,當中的柯耀林更在2012年,更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跟劉慧卿合組名單,排在排於名單第2名。

林卓廷或因退黨潮跌票

然而,民主黨前總幹事陳家偉,因在2011年被傳媒揭發嫖妓而辭職,曾在2001年出任民主黨研究主任的林卓廷,決定重返民主黨並總幹事一職。另一方面,劉慧卿在2012年成為民主黨主席,二人關係便因跟林卓廷共事而加深。直至2016年,劉慧卿決定辭任黨主席,亦不再角逐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便決定改由林卓廷代表出選,引起新界東的前綫舊部不滿。

林卓廷出任立法會議員後,便拉攏其好友莊榮輝,從香港島支部轉到新界東,並決定在2019年區選,空降到將軍澳都善選區角逐席位,結果便跟將軍澳民生關注組成員李柏棠撞區。由於將軍澳民生關注組的主席,便是前綫系的柯耀林,前綫系跟林卓廷之間的矛盾,便因此進一步加大。最後民主黨中委開會後,要求柯耀林在關注組和民主黨當中二選其一,這便是「雙牌頭事件」。

究竟莊榮輝是否在林卓廷指使之下,刻意空降到將軍澳都善選區,從而鬧出所謂「雙牌頭事件」,這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今次前綫系退黨,當中11人是現任區議員和社區主任,他們在選戰中一直發揮着「椿腳」的作用。究竟前綫系的退黨,會否使到林卓廷在2020年的大選中跌票?這幫人又會否組成政黨,跟林卓廷對撼,從而搶去本來屬於民主黨的票源?可以說,這些都是林卓廷能否成功連任的關鍵。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為何泛民始終不肯認錯?如此一群沒有擔當的烏合之眾,我們香港人的未來,又豈能再交予他們手上?

    寒柏  2019-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