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瑋:菲律賓的司法「公義」

2018-12-20
陸子瑋
香港發展中心研究員
 
AAA

pn1.jpg

4名港人,陳國棟、郭錦華、盧榮輝、梁樹福

圖片來源:文匯報

4名港人陳國棟、郭錦華、盧榮輝、梁樹福,於2016年在蘇碧灣對開海面一艘漁船上,因被搜出500克冰毒被捕,菲律賓奧隆阿波地區審判法院的Roline Ginez-Jabalde法官在今年的12月14日,裁定4人藏毒罪成,但製毒罪不成立,最終被判終身監禁及罰款約74萬港元,當中不少案件細節引起公眾熱論,重點包括有關影片問題、控方證供可靠性、「插贓嫁禍」之說等等,本文章對這類議題也不多說,但最令人在意的是,在整個案件聆訊期間,法官原來因審理該案件而收到死亡恐嚇,而在裁決前向在場記者及律師透露,反映整個案件存在的司法公義及公平公正裁決問題。

對於香港人來說,長期生活於有健全法治、治安良好及政治三權均衡的地方,對於菲律賓司法體制,難以理解,其中一名被告盧榮輝的胞姊盧樹好,在12月14日向傳媒發放錄音,形容當地司法制度「太恐怖」,對政府司法機構失去信心。如回顧菲律賓的司法發展,其實當地司法體制往往受到不少內外壓力,不論是政府及社會,慣性威脅司法人員,使他們每日需面對個人生命及財產安全問題。

例如:菲律賓在近10年已經曾經彈劾兩位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在2012年的The Hon. Renato Corona,及今年3月的The Hon. Maria Lourdes Sereno。2012年的一次,Corona因政治上得罪阿基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而被彈劾,最終在2016年突然心臟病發而過身,JOJO ROBLES資深傳媒人在馬尼拉虎報(Manila Standard)撰文形容Corona的心臟病是被政府及國會迫出來,直指「阿基諾三世殺了Corona」。而最近2018年的彈劾事件,不少當地評論指出主因是Sereno曾公開批評及嘗試以司法力量阻止杜特爾特總統的殺無赦「毒品戰爭」(War on Drugs),杜特爾特總統最終也毫不客氣,公開明言會趕絕她,司法機構受到政府施加的壓力後,直接彈劾她。此舉被廣泛認為是違憲的,也是對民主的威脅。

PHIL.jpg

資料圖:左邊是The Hon. Maria Lourdes Sereno;右邊是The Hon. Renato Corona

圖片來源:Wikipedia

不只司法人員工作保障問題,他們經常面對真實的死亡威脅,過去短短在2年間,已有5名法官被殺害,大部份被殺的法官都是在高等法院(Regional Trial Court)處理刑事案件的主審官。尤其最近一次的法官謀殺案,名為Edmundo Pintac的高院法官,在座駕回家途中被槍手暗殺,而該法官是負責主審一個相當敏感的毒品案件,涉及當地奧扎米茲市副市長Nova Princess Parojinog,當中被殺的原因可能是有關警方內部的黑勢力或Princess Parojinog支持者的報復(Parojinog家族深受當地人喜歡)等等,至今兇手還逍遙法外,背後主因耐人尋味。

理解了現時菲律賓司法問題後,而暗殺法官早也成社會政治常態,所以也不妨反思,今次4名港人事件中,主審法官受到死亡威脅後,究竟能否公平公正地審理該案件,本人不予置評,也相信社會不少人心中早已有結論。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8年5月11日,當地主媒《菲律賓詢問者日報》(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就可能已經提供了答案,在報導中以「再見了,司法獨立和公正」(Goodbye,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impartiality)這句總結現時菲律賓的司法公義,所以答案就由讀者自行解讀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