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菲律賓新總統家掛「領袖之吻」,美期望他親美,我關心黃岩島填島

2022-05-12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shutterstock_2124549257.jpg

菲律賓大選新總統出爐,小馬科斯和杜特爾特的女兒搭檔勝出。他們到底親美還是親華,美國外交界看法不一。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有文章分析小馬科斯的競選辯論發言下了結論,認為在南海問題上他將比杜特爾特更為強硬,在對美關係他更看重「菲美同盟」關係。

筆者倒是第一時間想起他隨母親「菲律賓小姐」伊梅達爾到湖南見到中國偉大領袖毛澤東,為中菲建交鋪路。

那次會面,伊梅達爾用中文獻唱「我愛北京天安門」,毛主席還用西方的禮節,親吻了她的手。這幅照片,曾被國際外交界稱為「領袖之吻」、「 世界第一吻」,「中菲建交之吻」。如今,這張照片被「第一夫人」放得大大的,掛在家中客廳最顯著的位置上。

23.jpg

所以,筆者很難理解美國的外交智囊認為,小馬科斯親美勝於親華。毫無疑問,菲律賓的任何一任領導人,都是以菲律賓的國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他們選擇任何一項國家政策都必然是以菲律賓的國家利益為依歸。那麼,請問當下,還有過去以及未來,是美國給菲律賓利益,還是占菲律賓便宜,而與中國相處,菲律賓是得到的多還是失去得多。

不許迴避,中菲目前最大的爭議是南海的一些島嶼的主權歸屬問題。可是,菲律賓都清楚,這些問題原來是不存在的,只是上個世紀後半期,由於種種原因,菲律賓佔領了原來屬於中國的島嶼。例如,中業島。面積約0.4平方公里,高于海平面3.4米,是南沙群島第二大天然島。1946年12月,國民政府派遣海軍將軍林遵率「太平號」、「中業號」軍艦接收南沙群島,派姚汝鈺率「永興號」、「中建號」接收西沙群島。林遵因乘「中業號」收復中業島,並建碑測圖。中業島一名正是為了紀念軍艦「中業號」接收南海諸島而來。誰料,1971年,台海軍竟然因避難颱風撤出,菲律賓則乘機佔領該島至今。

23.jpg

所以,事實上,南海的問題,其實是侵佔我中國領土的國家如何歸還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於南海爭議的立場也很清晰,和平協商解決。可是,美國出於遏制中國的目的,一直利用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領土爭端挑事,利用釣魚島疏離中日,利用南海諸島唆擺有關國家鬧事。菲律賓在阿基諾三世當政時在美國的背後策划下,挑起南海仲裁案,2016年作出裁決。報道稱,因為菲律賓處於南海問題的「漩渦」之中,該國宛如中美地緣政治競爭中的一個重要支點。我國政府從未參與該案,也從不承認非法組成的權管轄、枉法裁判,所作裁決無效,沒有拘束力。

小馬科斯對南海仲裁案的態度與現任總統杜特爾特差不多,在競選時他公開表示過有關裁決是「無效的」。他表示因為中國並不接受所謂裁決,問題不能解決,他希望透過自己的方法與中國解決的分歧。曾參加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的菲方大法官安東尼奧•卡皮奧指,小馬科斯「背叛」。

但是,筆者相信,小馬科斯和現任總統杜特爾特一樣,內心裡知道,既然偷竊了隔壁大戶人家的東西,還想合法化,哪有那樣便宜的事。反倒是擱置此事,還有更多的合作機會,實際上菲律賓得到的利益更多。例如,杜特爾特進行的菲律賓基礎設施項目就得到中國一帶一路項目貸款,小馬科斯已經表示他將繼續這一政策。他稱,杜特爾特和中國的接觸方式是菲律賓的「唯一選擇」、中國是菲律賓最重要的貿易夥伴,與中國的關係對菲律賓經濟是舉足輕重的。
筆者相信,在香港的菲律賓傭工,是支持小馬科斯的。她們憧憬對華關係良好的總統有利於她們在香港加人工。她們也為菲律賓帶來相當分量的外匯,她們也是菲律賓的中產,憑在香港的收入在家鄉置業。

另一方面,小馬科斯也不會「一邊倒」,亞洲的小國都知道在中美之間的生存之道。他在競選時說「他將維持菲美同盟關係」。不過, 1995年,美國法院「長臂管轄」,曾判決馬科斯家族向「人權受害者」賠償20億美元。此外,小馬科斯與他的母親還因蔑視美國法庭裁決被罰款3.53億美元,如今,小馬科斯已經有15年未曾去過美國。不過,筆者也想,拜登政府為了拉攏他,可以以此為籌碼。事實上,美國所謂的「人權」,從來是虛偽,也從來是一個政治工具。

筆者是中國人,最關心的是中國的利益。香港有句俗話,唔怕人家對你衰,就怕人家對你好。說的是,人家對你好了,就難免對自身利益維護手軟和禮讓。筆者擔心,黃岩島建設又要滯後。本來,中業島已經擱置了,仁愛灘的菲律賓登陸艇也還賴在那裡,黃岩島建設就更顯迫切。黃岩島在中國南海疆土的東面,黃岩島如美濟島、永暑島和渚碧島建好,又與西沙永興島,形成又一個「三角」,中國鞏固南海疆土就成「鐵桶之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今日頭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