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吻過毛澤東的菲律賓當選總統

2022-05-16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E.jpg
 

(小馬可斯Facebook圖片)
 

菲律賓政治家族之後、獨裁者馬可斯的獨子小馬可斯,以預料之中的壓倒性優勢,在本星期一舉行的總統大選中勝出。

老馬可斯當年極盡貪腐奢侈,在政治上殘酷鎮壓異己,他在1986年流亡夏威夷後,民選上台的菲律賓政府評估馬可斯家族與其下屬等,合計虧空國庫高達50億至100億美元。即便如此,小馬可斯依然能夠高票當選,菲律賓人對歷史的集體遺忘或「寬容」,讓外人以至一些菲律賓選民都感覺難以置信。

在「邦邦」(小馬可斯小名)篤定接掌菲律賓大位後,一段他們家1970年代訪問中國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流傳。

那是1974年9月,時任總統的老馬可斯派夫人伊美黛到中國訪問。伊美黛赫然是毛澤東的仰慕者,她專程離京去拜會毛澤東。當時81歲高齡的毛澤東已是疾病纏身極度虛弱,見面時,伊美黛把毛澤東的手拉起來貼到自己臉頰,毛澤東也出人意表地拉起了伊美黛的手,擱到嘴邊輕輕一吻——行了一個標準的西式吻手禮!

這個畫面被攝影鏡頭定格了下來,成了中國媒體筆下的「世界第一吻」「毛澤東唯一吻女性的照片」。

不過,人們只關注毛澤東與伊美黛的互動,很少人留意到陪在母親身邊、一身貴族氣的少年小馬可斯。在毛澤東吻了伊美黛的手以後,小馬可斯也興奮地湊到毛澤東跟前,在他右、左臉頰各親了一下。

當年的17歲少年即將掌控菲律賓政權,而相信是全世界唯一吻過毛澤東的國家領導人。

48年前的臉頰之吻,是否還有溫度遺存?小馬可斯又是否會延續現任總統杜特爾特的親中政策?

這是分析人士最新的猜謎遊戲,意見分歧。

有中國學者認為,伊美黛與中國高層密切關係,一定會讓小馬可斯對中國有更好的印象。更多人是根據小馬可斯的現實處境,推測他將親中疏美。

小馬可斯的勝選倚靠的是杜特爾特的背後加持。杜特爾特與美國關係不佳,世人皆知。杜特爾特在2016年上台後不久,就在訪問中國時公開指美國「輸了」,宣稱要在軍事和經濟上與美國「分手」,攜手中俄「對抗」世界。在位六年來,杜特爾特始終拒絕訪問美國。不少分析認為,小馬可斯的外交路線將蕭規曹隨。

更重要的是,小馬可斯本人和伊美黛至今還背着夏威夷地方法官(2011年)的「藐視法庭」判決以及3.53億美元罰款,原因是他們沒有遵守1992年人權訴訟判決。因此,小馬可斯過去15年都不曾踏足美國。

這次勝選後,菲律賓當地媒體一再追問小馬可斯未來要如何訪美,他的發言人對提問充耳不聞。

菲律賓是美國在亞洲的條約盟友,有五個美軍基地,如果前後兩任菲律賓總統都不訪美,這是難以想像的。這大概是為什麼有菲律賓學者分析,小馬可斯將成為「西方棄兒」,只好倒向中國。

小馬可斯當選的確給美國出了難題。不過,如果認為小馬可斯會成為「西方棄兒」,那就想多了。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前天就有意識地打消這類猜想,對小馬可斯伸出橄欖枝。

坎貝爾在華盛頓出席座談會時主動提到,美國尋求「及早」與小馬可斯政府接觸。他說,雖然「歷史因素」會讓雙方最初聯繫時面對一些挑戰,但鑒於菲律賓是如此重要又關鍵角色,美國尋求在安全領域繼續與為

菲律賓密切合作,並擴大經貿聯繫;而且在杜特爾特主政後期,美菲戰略關係也回升了。

坎貝爾指的是杜特爾特去年7月全面恢復與美國的《訪問部隊協議》,重新為美軍在菲律賓駐紮換防和軍演賦予合法性。

至於小馬可斯本人,從不發佈政綱的他,今年1月難得地在一場電視辯論中,展示了相當清晰的外交思路。
他當時表示,不論中美如何競爭,他都將維護菲律賓本國利益,不會讓菲律賓成為他國外交政策的一部分。他不會尋求落實南中國海仲裁案的結果,但也不會向任何國家讓出一寸領土。他還說,菲律賓與美國逾百年的聯盟關係「永遠不會從菲律賓人心理中消失」,同時他會優先處理和中國的聯繫。

也許,美國高層正是研讀了上述表態,才準備向小馬可斯招手。

說到底,小馬可斯雖然被父親批評為「懶散」、被牛津大學錄取卻沒有完成學位,但他畢竟接受過更深的現代教育;相比於前任,他更可能在中美之間走平衡路線。在中美都極力爭取亞細安的背景下,小馬可斯大有機會能夠左右逢源。

要解決小馬可斯訪美問題,美國也許能讓他享受外交豁免權,作為一份「大禮」。只不過,拜登政府高舉價值外交大旗,有意無意地把與中國的競爭,定義為民主與專制的競爭,它如果可以為了印太戰略而完全放棄追究馬可斯家族的人權案件,那將再次凸顯美國價值外交的理論困境與言行難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充分披露了美國對華政策的目的、措施、路徑和時間表。該報告稱世界處於轉折點,未來十年將是「決定性的十年」。拜登政府強調,「決定性的十年」能否取得成功,將取決於對華三字方針能否從概念變為現實。報告在最後以「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作為結束語,顯示了美國以時不我待的精神,抓緊「決定性的十年」,「競贏」中國的緊迫感和戰略野心。

    吳正龍  2022-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