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北京市為何搬出北京城

2019-01-14
 
AAA

bj1.jpg

位於通州、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的北京市政府大樓。(中新社)

北京市級領導機關終於搬出北京城了。1月10日晚,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牌匾從位於市中心的原址摘下,第二天上午,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四大班子在位於通州區的新址揭牌。

這次搬遷對於北京乃至整個京津冀地區的發展,都是一件影響深遠的大事。這次搬遷將帶動行政性和事業性服務機構、教育、醫療、企業等行業的40萬人從城區搬到通州。不僅通州迎來史無前例的發展機遇,與通州相鄰的河北、天津地區,也都會跟着沾光。

將行政中心遷離北京老城區,保留老北京的風韻和文化魅力,是著名建築規劃學家梁思成上世紀50年代的設想。可惜,梁思成富有遠見的建議沒有被採納。多年來,北京城市建設陷入一環套一環的「攤大餅」局面,人口膨脹、交通擁擠、空氣混濁、資源緊張、房價高漲、居住環境惡化等大城市病成了北京的頑症。

北京的城市「病態」不僅讓人懷念當年梁思成的遠見,也成為輿論經常批評北京規劃不科學的一塊硬傷。

2014年2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霧霾中考察北京幾處胡同和四合院後,闡述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大意義、推進思路和重點任務」。官方決心發大招改變北京城市發展布局,改變中央機關和北京市機關在城中心扎堆的狀況。2015年,通州被確定為北京城市副中心,北京市領導機關搬遷開始被提上日程。

北京城市新布局的重點是疏解北京市非首都功能,通過關停限制低端製造業和第三產業疏散中心城區人口,達到「拆廟趕和尚」的目的。

2017年蔡奇出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後,北京治理「拆牆打洞」開店鋪的力度空前加大。2017年北京大興發生造成19人喪生的火災後,官方通過嚴格清理不合規出租房屋,促使大量「北漂」離開城區,一度引來不少非議。

如今,北京市四大班子自己也從城市中心疏解到幾十公里外的通州安營紮寨,將進一步疏解北京城區的非首都功能,帶動城區大量人口向通州以及相鄰的河北、天津地區轉移。目前,北京市級機關已完成首批35個部門、165家單位的主體搬遷,位於通州的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正式啟用。

不過,隨着幾十萬人口的湧入,通州將來是否會出現新的城市病?北京市副市長隋振江1月11日對此表示,通州將以和諧宜居為標準,將人口密度控制在每平方公里9000人以內。同時,將產業用地和居住用地比例從現狀的1比1.3調整到1比2,到2035年達到平衡,基本實現人口在副中心工作、在副中心居住。

北京市官媒披露,今後三年,北京城市副中心計劃總投資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約2000億新元),全力打造行政辦公、商務服務、文化旅遊、科技創新四大產業板塊。

北京市級機關遷往城市副中心將在2020年全部完成。作為北京發展的兩翼,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區建設都被官方列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這一新的布局有利於改變北京、天津城區過於「肥胖」,周邊以及河北地區過於「瘦弱」的失衡狀況。未來幾年,在北京上班,在河北、天津居住,將成為更多人的選擇。

整體上看,北京市搬出北京城,不僅有利於緩解困擾北京多年的大城市病,也標誌着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進入了新的階段。梁思成如果泉下有知,或許也會感到一絲欣慰。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