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觀察/小老百姓的南柯一夢:無緣的400億大紅包

2019-01-15
林奕辰
中國青年團結會會長
 
AAA

tsai1.jpg

新年伊始,蔡總統一掃去年底敗選陰霾,彷若打了雞血,突然回過魂來。

如敗選後檢討,她決心站上第一線,因而除去年開始的「迴廊談話」,也進行三年來首次的新年談話。但講真她「四個必須、三道防線」幾無新意,更看不到對於兩岸關係實質惡化的有效檢討,加上執政黨還在不知該何去何從的窘迫中,導致多數人未當一回事。直到大陸方面《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談話,更重點是四位獨派大老時間點有些莫名其妙的逼宮引起千重波瀾,一個受盡打壓卻始終堅持自己態度跟立場,左批北京、右打獨派的強硬「辣台妹」形象隨之完備。

執政兩年多,耗掉兩個行政院長,罷考兩岸試卷,炒咗內政期中考,才終於找到最適「人設」,應該要給點鼓勵,但從趴趴熊變成小飛俠阿童木,幾個站在第一線展現的作為,卻教人未敢苟同。

同在她的新年講話,為讓人民有感,除加薪減稅之外,因應經濟成長、稅收超出預期,亦提出要使收入較少的民眾,能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的紅利,並請行政院盡快擬出具體方案。

為替總統圓夢,政院1月2日即準備數百億台幣,但因法規限制,特意強調非「還稅於民」。接著各方案包含「負所得稅制」、「月薪3萬元以下發1萬元紅包,最快在農曆年前發放」等等在媒體上亂竄,源自傳媒揣測或「政院高層」的版本更越來越多,從原先預定要援助弱勢的目的,生出政策買票的聯想,只給特殊族群更涉及公平性,會否再一次製造世代與階級對立也有疑問。

至此,輿論完全炸鍋。

政院雖知事態嚴重,但適逢換屆,夾在天威跟民心之間還搞不清狀況,只得一再澄清,表示還沒討論,未有定案。最終在1月8號,蔡總統終忍不住,除發聲明定調,另要求政院召開記者會滅火,稱歲計賸餘會以刺激經濟、照顧弱勢與扶老攜幼,以及非洲豬瘟預留經費為主,若仍有剩餘會用來還債。並且要「從長計議」,到下一年度,或至少農曆年後,才可能編列預算。即便整場記者會語焉不詳,但失控的經濟紅利風暴總算止血。

基於政策需要,政府要撒幣、要派錢,真的不是不行。比如新加坡將財政盈餘編入「特別現金補助」,讓增長花紅能夠全民共用。澳門政府則自「現金分享計畫」始,已連續十數年派錢給民眾。至於香港政府的盈餘突破千億港幣,於今年派發補助的「關愛共享計畫」,向香港市民發放最多4000港元。起因各自不同,有基於經濟成長的共享、或為刺激經濟,乃至於彌補貧富差距,台灣較接近事例是08年金融海嘯時期發放的消費券(不過由於發放過程倉促,衍生出不少爭議,刺激經濟的成果也低於預期)。

雖然本魯蛇今年的紅包突然少了一筆,但筆者仍想知道,倘若台灣負債5兆3000多億,每人平均擔負22.7萬元的窘態不變,前瞻計畫要每年舉債1000億的數字也沒錯,而前年號稱財政危急,必須進行軍公教年金與勞工保險改革,要大家共體時艱的說法都不是騙人的……那一個因為稅制調整,導致稅收實徵多於預估值的景況,為何採取的措施不是檢討稅制與調整來年的預算,而是將這筆錢定義為「經濟紅利」?若民眾未有真正認同台灣經濟體質健康、景氣好到能派錢,當然對政策的正當性產生疑問。

另在時機上,本週賴清德卸任院長,為何不能等到新任閣揆上任再來協調?選在交接時期搞得政院人仰馬翻、疲於奔命,到底安什麼心眼?

雖就筆者而言,觀察這過程很有趣,換作國民黨執政大概會先由下級官員出來探探風向,現在卻是總統不假思索,便隨口說說再任意收回,並且據報載,財政部長竟全然不知,所以是真把自己當作「朕」了?

一般來說政府花任何錢,先看要解決什麼疑難,再設立目標與編列款項,而不是先看到錢,再看用在哪裡。另外政策目的是促進經濟發展?還是照顧低收戶?目的性有所不同,整個政策的設計規劃都會有所不同,若要照顧弱勢,著重點在「濟貧」或「脫貧」也必須明確,才能設定一筆錢怎麼用,用在哪裡,名目跟細項為何?這裡面要有通盤規劃,而不是放煙花般,元旦總統突發表談話,立即要求各部會全力配合,整個政策邏輯根本不對。

而若這種未審慎評估,只是信口開河便成為最優先執行政策的作法開了先例,未來人人都比照辦理,政府運作將何以為繼?

不過從這一次的狀況來看,任由它謠言滿天飛,政院「防撞牆」的機制也很有問題就是了。

總統站到一線,又好像站到太前面了,導致施政步調紊亂的狀況多有發生。上月強制新款機車加裝ABS或CBS的糾結,最後按照她迴廊談話政策轉彎也是一例。至於近期,雖然府院黨對於讓豬瘟升級成民族主義很有共識,運作的政治鬥爭的手法很嫺熟,防治豬瘟卻多頭馬車,政策手段更左支右絀。

到底該在一線還是二線,雖然憲法沒給總統清楚定位,得任她游移。但若是這樣的一線,還是寧願她在二線待好待滿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