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頭頂「毛秘」 李銳情何以堪

2019-02-20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LI1.jpg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走了,享年102歲。不少跑中國政治新聞的境外記者,都和這位老人有過接觸。那是十四年前的春寒料峭,在八九風暴下台的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如何操辦喪禮一度僵持不下,後來經過妥協,告別儀式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中共第四號人物賈慶林參加,並且允許生前友好,廣東、四川、河南等老部下和家鄉代表送行。我是在告別儀式翌日去李家採訪老人的。

李府位於木樨地22號樓,也稱「部長樓」,大概有兩百平方米,裝修簡單。當時李銳已經88歲,坐在沙發,精神奕奕,一口湘音,聲如洪鐘,只是有點耳背。他的第二任妻子張玉珍也六十多了,看起來很精明能幹,把李老照顧得很好,大家都叫她「張阿姨」。記得李老說了一句:「王光美(劉少奇夫人)也住這裡。」

回憶起之前一天的告別儀式,李老非常感概:「去的人很多,人山人海啊,有很多人哭了。」對於官方處理後事的手法,他認為尚可接受:「總的說是讓老中青廣大群眾對趙紫陽同志受的委屈,在他去世後稍微一點點安慰。」但他認為,胡溫等領導人由於體制的壓力,仍然會在天安門事件和趙紫陽問題上守住底線。

記得那天採訪了半個小時,由於拜訪的客人太多就匆匆結束了。其後十幾年,仍然不斷有李銳的新聞,他尖銳批評體制,呼籲政改,鼓吹憲政,力挺自由派刊物《炎黃春秋》,實際上扮演黨內自由派領袖的角色,十九大還發表「書面發言」,痛陳《炎黃春秋》編輯部遭強力改組,事件「令人費解」,希望中共走「全面改革開放道路」,廣開言路,讓人民說話。

李銳走了,港台及很多海外媒體的大標題都是「毛澤東秘書李銳病逝」,連英文《南華早報》也不能免俗。這也許是編輯為了搞噱頭吸睛,但頭頂「毛澤東秘書」的光環離世,不論對李銳,對毛澤東,都是一種諷刺,也令「毛粉」痛心疾首。

陳伯達、胡喬木、田家英是公認的毛澤東大秘,李銳這個秘書究竟有什麼來由呢?那是1958年的南寧會議,時任水利部副部長的李銳參與三峽問題的辯論,力排眾議反對三峽工程上馬,受到毛澤東賞識,「以秀才的名義嘉獎我,要我當他的秘書。我以工作繁忙作推辭,結果還是要我做他的兼職秘書。」後來毛澤東把這種「兼職秘書」稱為「通訊員」。

李銳曾在上書房行走,紅得發紫,這是客觀的事實,也因此雖然並非中央委員,卻可以參加盧山會議,上海市委書記柯慶施上山也要送他兩瓶茅台。但在會上他質疑大躍進,被列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而遭厄運,這個「兼職秘書」大概也就一年半。

說李銳當過毛澤東秘書,當然也說得過去,但只是兼職秘書,並非正式編制,而且時間不長。出版社和媒體用「毛澤東秘書」形容李銳,是為了轟動效應。

這讓人想起著名學者、翻譯家資中筠某年在香港書展演講,有媒體冠以「毛澤東翻譯」,她馬上發函澄清:年輕時有一段時期做翻譯工作,在千百個翻譯對象中也曾包括毛、周等領導人,但決不是專職,那時他們也沒有專職翻譯。因此這不是一項職務,更不能作為頭銜。

由於掌握第一手資料和親身觀察,李銳是權威的毛澤東研究專家,晚年對毛氏更有嚴峻的批判,可以說是「非毛化」的急先鋒。頂著「毛澤東秘書」的帽子離世,似乎有點弔詭,實際上也是對這位黨內自由派領袖的「矮化」,真箇是情何以堪。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