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有一種浩蕩潮流叫「韓流」

2019-03-22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3-22 at 17.24.56.jpg

韓國瑜僅僅用了三個月,就在台灣掀起巨流。今天,這股浩瀚「韓流」繼續南下湧到香港。特區政府、中聯辦一眾高管「最高規格接待」,韓國瑜風頭一時無兩。

記得很久以前,馬英九曾以台北市長身份訪港,當時的特首董建華也是盛情接待。其時台灣由陳水扁執政,北京和港府與民進黨「無話可說」,所以高調接待國民黨「小馬哥」。縱觀今次接待韓國瑜的行程安排,發現歷史驚人的相似,時代大潮也以碾壓劫波之勢浩蕩前行。

筆者不久前赴台灣出席一個深藍聚會,一眾國民黨前高層自然談到韓國瑜。有人評價他「用一碗滷肉飯和一瓶礦泉水,打了一場漂亮的選戰」,令自信心掃地、一度驚恐「崩盤」的國民黨士氣大振。也有人說,韓國瑜在國民黨是「非主流人員」,找朱立倫幫忙常吃閉門羹。

飽嘗政治冷暖和人情涼薄,背後沒有金主的韓國瑜,選舉的時候甚至拒絕國民黨大佬們站台,卻打出綠地變藍天的翻身仗,「以一己之力,教訓了兩黨」。這個教訓就是「台灣不能再分藍綠」,不再操弄民粹和悲情,敞開心扉擁抱改革才能浴火重生。

筆者與韓國瑜是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博士班的同學。但不知什麼原因,他沒有拿到北大學位,所以履歷上還是「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做過十年立法院委員,軍人出身的他性格火爆,曾經出手動粗把當時同是立委的陳水扁打入醫院。不做立委之後,馬英九做總統八年期間,他有六年失業。

姑且不論政治立場,韓國瑜的逆襲是非常勵志的人生故事。競選市長前,他是一個「賣菜郎」,在北農(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做總經理時混得不怎麼樣。處於國民黨邊緣的韓國瑜來到「綠油油」的高雄才一年多,原本被視為砲灰,或被形容為「流放」,卻在選前兩個月掀起強烈「韓流」,寫下「一人救全黨」的傳奇,跌碎了海內外無數圍觀花生友的眼鏡。


韓國瑜成為二十年來第一次推翻民進黨執政的市長,一夜之間成了國民黨的台柱和藍營救世主。深綠區人民何以願意「跟著月亮走」(韓國瑜是禿頭,自嘲月亮)?因為他身上透出一股不忘初心的豪邁、真誠和率直。他有話實說,而且說得理直氣壯。他敢於在貌似鐵板一塊的深綠區高喊「整個南台灣最不需要的就是統獨問題,尤其是高雄,不要再談政治」,他提出的「貨出去,人進來」訴求非常接地氣。

韓的特質是台灣政治人物不具備的。他坦言不喜歡國民黨的「宮廷文化」。他對高雄選民說,「讓台北拚政治,我們拚經濟」;他經常彎下腰與出租車司機、小攤販稱兄道弟;他給人的印象總是捲起袖子,給人一種「擼起袖子加油幹」(習近平語)的架勢。這些非典型的鮮明風格,是韓流引爆的原因,也非追名逐利的政治人物所能複製。

韓國瑜的勝利在台灣開創了一個「撥亂反正」的時代。2300萬人民的台灣,經歷了30多年的民主洗禮,近年來卻陷入了資深媒體人張作錦所寫《誰說民主不亡國》的焦慮。直至現在,蔡英文主政下的台灣,民粹還在四處燃燒,民生繼續凋萎。也許,台灣成也民主,敗也民主。

台灣在蔣經國時代曾經貴為亞洲四小龍之首,多年來卻掉進民主陷阱虛耗空轉。自由而無序,最終可能失去自由。台灣人民似乎被民粹主義寵壞了,如果「冷民粹,熱民生」的韓國瑜站出來競選總統能夠凍蒜(當選),「韓流兩岸闊,風正一帆懸」可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