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 侵權懲罰性賠償:違法者需付出高昂代價

2019-04-24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20170322102102350.jpg

就提升依法治國和擴大規則治理而言,可以說中國已經取得了巨大進步。然而,對多數守法公民來說,他們日常所見所聞卻並不總是那麼令人鼓舞。

違法事例屢見不鮮。小到不負責任的司機在擁堵路段隨意佔用應急車道,大到一些無德商人無視環保法規,其工廠隨意向大氣或水體排放污染物等等,不一而足。

這些人是在鑽法制不健全及執法不嚴的空子。即使「不幸」被執法者發現了抓到了,通常情況是,他們只要交一點兒微不足道的罰款就萬事大吉了。

在這種心態的作用下,全國過去十來年裡發生了一系列令人震驚的公共安全醜聞和災難,包括食品醜聞、有毒物質泄漏、礦難以及化工廠致命爆炸等等。

但每次醜聞或災難發生後,隨後展開的調查總是會發現同樣的問題:涉事企業或個人沒有遵守相關法規,而且在事發之前,大都被監管機構反覆警告過或被處罰過。然而,罰款數額顯然不夠大,不足以對他們起到震懾作用。

現在,中國領導層對此似乎已忍無可忍,終於要給拿違規違法者開刀了。

今年3月,李克強總理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通過了新的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草案。李克強在會上誓言要對那些造成嚴重食品安全醜聞和事故的責任人從重處罰,罰到他們傾家蕩產。

20180321034709666.jpg

按照中國的文化傳統,傾家蕩產可能是一個人能遭遇的最糟糕的情況,當然坐大牢也是如此。

李克強這聲如洪鐘的誓言,是中國政府計劃引入懲罰性賠償機制以嚴懲各種違規違法行為的最新信號,尤其是那些事關人民生計和健康的違規違法行為。

去年7月,李克強在北京會見歐盟領導人時也表示,中國將嚴懲侵犯知識產權者,對侵權者施以重罰直至其傾家蕩產。當時,中國國內侵犯知識產權相當普遍,甚至已成中國與歐盟和美國關係緊張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90201031834247.jpg

更早一點兒,在去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首次講到中國將引入侵權懲罰性賠償機制,以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

中國決定引入這一措施雖然來得晚了點兒,但總比沒有好。

在美國,侵權懲罰性賠償通常以補償性賠款的形式支付給受害者,也就是原告,以此作為對被告蓄意或魯莽行為的懲罰。而在中國,儘管侵權懲罰性賠償在法律上是成立的,尤其是對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的違法者,但法院卻很少將補償性賠償判給受害者。

直到現在,一旦發生人為災難,尤其是涉及國有企業的災難,政府部門總是首先對受害者提供賠償,並強迫他們簽署承諾書,為了政治穩定而不許起訴或進行抗議行動,即便責任人最後受到了紀律處分或被判刑。

由於缺乏重罰和侵權懲罰性賠償機制,致使各種不法行為屢屢發生,令普通民眾既覺得無助,又感到憤怒。

比如說,在房地產市場火熱如日中天之時,開發商普遍的做法就是不執行批准的項目規劃,而是故意增加建築面積。這麼做的原因非常簡單,他們明白,即使因此而被罰款,罰款數額也遠遠低於他們因增加單元和建築面積而獲得的利潤。而對那些污染企業而言,情況也是如此。它們故意不安裝必要的治污設備,因為相對於安裝並運行治污設備,支付罰款反倒能為企業節省開支,而且他們還可以把罰款列為必要費用成本。

對於那些在中國追查侵犯其知識產權嫌疑人的中外企業而言,即使它們最後幸運地發現了侵權人並把他們起訴到法院,法院判決的賠償額往往遠遠低於它們為追查侵權人而支出的金錢和人力成本。

20181223214657_45986.jpg

現在中國領導層在認真考慮引入侵權懲罰性賠償機制,其強大的震懾作用不容小視。

去年10月份,侵權懲罰性賠償機制在兩起備受關注案件中的適用贏得了廣泛支持和讚譽。在第一個案件中,稅務部門令國內最知名的女演員范冰冰補交了高達8.84億元(約1.32億美元)的稅款和罰款。稅務部門的這一決定震懾了演藝界其他明星,迫使他們共補交了117億元的稅款。同月,吉林省一家疫苗企業因生產和銷售不合格的狂犬病疫苗,被處以91億元的罰款。

當然,對輕微違法行為的處罰也不能忽視。中國執法當局應大幅提高對交通違法行為如隨意佔用應急車道等處罰力度。目前對此的處罰不過是罰款200元以及駕駛證扣兩分而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