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不做「忠誠反對派」 泛民打算做什麼派?

2019-05-27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DEMO1.jpg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隨著外國勢力的廣泛介入而迅速變質。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外國勢力高調「關注」修訂,而泛民政客又絡繹不絕的到外國,呼籲外國政府向中央及特區政府施加壓力。在這樣形勢下,更令特區政府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任何的讓步或妥協都會被視為是屈服於外國壓力。

今日如果在《逃犯條例》修訂上讓步,將來其他政策包括二十三條立法,同樣會受到外國政府的「高度關注」,然則,是否都不要做?外國的介入令到修訂風波由法例修訂變成一場政治較量和角力,中央及特區政府更加沒有退讓的餘地。可以說,泛民如果希望挾外力而迫特區政府就範,明顯是弄巧反拙,更是適得其反。

這場《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揭示出很多香港深層次問題,其中一個是政治人物的政治效忠和政治倫理問題。近幾個月泛民不斷要求外國政府干涉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有部分激進派人士甚至呼籲外國政府要制裁香港,這些挾外自重」的行為,被多份愛國報章直斥為違反政治倫理和政治底線,顯示泛民拒絕成為「忠誠的反對派」。

所謂「忠誠的反對派」,最早出現在英國或其他英聯邦地區國會的在野黨,他們被稱為「女皇陛下的忠誠反對派」"Her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意思是這些政黨雖然在政綱、政策、定位上與執政黨不一樣,甚至以打擊執政黨為己任,但同樣擁護皇室及英國的憲法制度,忠誠於女皇和國家。綜合而言,「忠誠反對派」有三大特點:一是認同現有的制度、憲法、主權。二是不會因為黨派之見而犧牲國家的利益,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凌駕於黨派利益之上。三是不會因為政見分歧而尋求外國勢力干預自身內政,損害國家利益。

2015年8月,原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與民主黨會面後,當時社會輿論對此反應正面,有不少意見更認為香港需要「忠誠反對派」,呼籲民主黨等溫和反對派應該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中央一直希望泛民能夠轉化為「忠誠反對派」,但不是要求他們變成建制派,而是大原則上做到三個要求:一是必須擁護基本法,不能反對「一國兩制」的大政方針,不能挑戰國家的憲政體制。二是顧及香港及國家的整體利益大局。三是不能同西方敵視中國的勢力有政治性聯繫及政治性合作關係,更不能引入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

然而,泛民似乎不願或不能向「忠誠反對派」轉化,近年雖然香港政治形勢有所緩和,但在各項政治議題上,在有關兩地議題上,泛民的立場並沒有轉變,甚至有愈走愈激的趨向,尤其在這次修例風波中不斷尋求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這些在全世界都會被視為「政治不忠誠」的行為。

本來,對於溫和派來說,成為「忠誠反對派」亦是他們唯一生路。在「一國兩制」之下,可以包容反對派的存在,但前提是這些政黨必須轉化為「忠誠反對派」,在一些原則問題上能夠守住底線。在政治現實上,與中央對抗的政客注定不可能參與政府管治,甚至在發展上也會舉步維艱。與中央對抗的「死硬派」根本沒有前途,這是香港的政治現實。

泛民不斷尋求外國勢力介入,拒絕轉化為「忠誠反對派」,請問他們將要走向何處?是全面撤回議會的「焦土路線」?還是口頭宣誓效忠心裡卻是皮裡陽秋,繼續挑戰國家的憲政體制?最重要的是,泛民不做「忠誠反對派」,他們要做什麼派?是做與中央及特區政府對抗的「死硬派」,或是走上社民連、「人民力量」的路線?泛民政黨都有責任向支持者交代。「生存還是毀滅」,這不只是哈姆雷特的問題,也是泛民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