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諾爾特:偽談判

2019-05-27
詹姆斯·諾爾特
紐約大學客座教授
 
AAA

特朗普總統從沒真想解決他挑起的和中國的貿易戰。

相反,

他將利用他的關稅隨心所欲地勒索中國。

20475.png

在美中貿易談判一次又一次號稱接近達成協議後,談判又一次陷入僵局。幾乎所有的評論家都想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但很少有人想過最可能的答案:這些談判都是假的,他們本就沒想談成。

幾乎所有專家似乎都相信特朗普真想要一份協議。對此,我從一開始就有所懷疑。他的目的從始至終都是為加征關稅尋找借口,他認為關稅有利於美國經濟和他的政治利益。對特朗普來說,關稅不僅是談判籌碼。關稅不是實現目的的手段,一些美國商界人士對此徒然期待。對特朗普來說,關稅本身就是目的。談判是假,因為特朗普根本沒想拿關稅來做交易。他最想要的就是將關稅長期維持下去。甚至特朗普自己的一些談判人員可能都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他們很快應該就會開始明白這一模式。財政部長姆努欽去年5月就曾拿出一份協議給特朗普,這份協議可能和美國即將獲得的一樣有利,但特朗普否決了它。

談判又談了一年,在大家以為談判即將成功之際,特朗普又一次破壞了談判,他發推特說,即便協議可以確保中國的“良好行為”,他也將保留對中國的關稅。美國人總是習慣於認為背信棄義的是對方,很少有專家意識到這有多關鍵。如果中國人不能確保特朗普加征的關稅會被取消,並且未來不會隨意再次加征,他們怎麼會同意達成協議?談判需要交換利益。如果你不願意付出,那你就無所得。除了保證不做更壞的事情,特朗普不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這不是談判,而是勒索。如果中國向勒索低頭,就無法保證特朗普不會繼續找麻煩並再找借口來維持或恢復關稅。這是滑坡,不是談判。

正如我之前所寫,特朗普的其他所謂“談判”存在一種模式。目前的伊朗亂局也是如此。特朗普找到借口拒絕談判,訴諸於霸凌和勒索。這就是他信奉的強硬姿態。霸凌的關鍵是強迫對手給你免費禮物。沒有付出,只有索取:要麼服從,要麼面對後果。如果對手很弱,你就可以把禮物揣進兜里,但軟弱不會換來同情,而是更多索取。加倍下注、絕不道歉,這是特朗普總統從他的父親,以及如同父親的導師、流氓律師羅伊·科恩那裡學到的。

批評者會立刻假設我忽略了美國針對中國貿易抱怨的合理之處。這不是問題所在。美國訴求的正義性與實現目的策略的合理性沒有關係。不管你是否喜歡,中國都不是一個軟弱的對手,也不是傻瓜。即便是最激烈的中國批評者也必須承認,如果美國要求對方無條件投降,中國只要還有一點抵抗之力就一定會反擊。

貿易談判之所以會破裂,是因為中國談判人員意識到,談判桌上並沒有交換條件。無論姆努欽和其他特朗普政府談判人員承諾什麼,重要的是特朗普本人是否願意控制他自己肆意妄為的傾向。如果特朗普不想自己未來的行為受到限制,任何有理智的對手都不會妥協,最多承諾些空話。中國人因空洞的承諾而被批評,但真的,如果特朗普可以為所欲所,中國人為什麼會同意接受約束?朝鮮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面對一個毫無約束的對手,妥協只會製造一個通往投降的滑坡。如果你不能反抗霸凌,予取予求就不會終結。

這就是為什麼從美中貿易談判一開始,中國就堅持要就共同執行程序作出承諾,而非僅僅是投降條款。中國可能可以同意很多事情,但必須確保任何妥協都不會導向滑坡,導向未來沒完沒了的各種訴求。中國談判人員要求回歸WTO規則,並或許可以用新規則來加以補充。WTO規則提供了爭端解決程序,而特朗普的關稅戰在此框架內是非法的。如果執行機制是基於明確的、共同認可的、可執行的規則,那麼中國可能會進行談判。

對中國來說,問題是特朗普和之前所有的美國總統都不同。他不認可法律或以規則為基礎的體系。他只希望可以不受限制地行使行政權。他並不想要新的規則,他只想要具體結果。這令協議喪失了基礎。正如特朗普霸凌行為的其他那些例子,任何所能達成的紙質協議未來必將破裂。“我說了算”,這或許能令大男子主義者情緒上得到滿足,但這與談判不兼容,與維持植根於和平與繁榮共同利益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不兼容。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