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汶羽:處理「過勞」要看最高工時政策

2019-05-31
顏汶羽
民建聯副秘書長
 
AAA

TIME1.jpg

最近,就討論「過勞」的問題在立法會展開討論,當中當然不少議員也借此再次爭取落實標準工時的政策倡議。實際上,標準工時只是訂立某個標準的工作時數後的時薪計算方式。這是透過立法將超時補水規則化而已,當然,因超出標準工時規定後的時薪會較高,令僱主有更大的經濟誘因去減少員工的工作時數,但這不是絕對性的。

相反,最高工時政策是立法規定每個員工不能工作超過某一工作時數,以保障員工的身體健康水平,這才會是處理「過勞」的治本政策倡議。最高工時與標準工時理應一併實行,才會有效果的。但香港討論標準工時政策多時,但往往忽略了最高工時政策,筆者認為最高工時政策比標準工時政策更重要。

每個勞工政策都會影響市場的發展,僱員與僱主角度不一,考慮也不一樣,爭議也持續多時。標準工時政策比最低工資政策影響範圍更廣,不同行業也有其特性,也有其各自運作的方式,一個劃一的標準工時政策影響過甚。但工時長的問題也應處理,我們也應面對。政府應先從最高工時政策入手,為保障員工健康為重。

香港還有很多勞工議題是需要處理的,家庭友善僱傭政策、418非連續合約工的保障、統一公眾假期等等,每次因為勞資雙方很難有共識而不了了之,但筆者相信一個健全、具彈性的勞工市場,仍然是應有政府介入達到某些效果的。這樣才可以產生社會應有的效益,單靠市場自由運作,有些社會目標便不能達致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制訂行業式最高工時,最起碼可以確保司機在特定工時工作,限制他們每天的工作量,維持駕駛安全,減低因疲倦駕駛而造成交通意外的機率。

    貝弘公  201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