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寧:最接近神的男人——石禮謙

2019-06-14
丘寧
資深傳媒工作者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6-14 at 14.39.55(1).jpg

今周最轟動財經界的新聞,必要數高銀金融(530)周二突然公佈,因應近日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取消支付早前以111億元投得的啟德跑道區第4C區4號商業地皮地價,蝕訂2500萬元。不少分析認為,高銀的決定與6月9日「眾多」人出來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有關,但這樣看實在浪費了寫這個神劇本的編劇。  

雖然高銀的公告只有兩頁紙,但可以發揮和想像的空間,隨時夠拍出一套90分鐘的電影。神劇當然要有神主角,但此人並非高銀金融主席潘蘇通,而是一人演出多角的高銀獨立非執行董事石禮謙。話說既是建制派議員、又是另外17間上市公司董事的地產界代表石禮謙,他於周一6月10日(大遊行翌日)要求召開緊急董事會,審議暫停支付啟德地皮地價,原因是近期發生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將對‪香港商業‬地產市場的增長產生負面影響,即使主席兼大股東潘蘇通不同意並堅持買地,但在6票(3票執行董事、3票獨立董事)對2票情況下,董事會通過「撻訂」棄地。

周二晚高銀特意進行了一個電話會議,讓潘蘇通與石禮謙同場解釋「撻訂」原因,石禮謙無正面回應通告所指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是否與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有關,只表示對條例持正面看法。

結果周三於金鐘一帶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雖未致完全重現「佔中」時情況,但股市、匯市已即時受到影響;周四政府更宣佈將啟德另一幅住宅地延後截標,已招股的亞太區最大物流地產平台ESR 宣布,鑒於當前的市況,決定擱置上市計劃(ESR原計劃集資額最多14億美元,有機會成為今年上半年集資規模最大新股)。石禮謙為首的「反對派」所說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將對‪香港商業‬地產市場的增長產生負面影響」,近乎「神預測」一樣。

市場除對號入座地將高銀通告所指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理解為與修例爭議有關,但亦有分析指「撻訂」可能與高銀的財力有關。根據高銀的中期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其在銀行及其他渠借貸額達176.2億元,流動負債總額213.5億元,但現金及銀行結餘只得6112.8萬元。

早前已有報道指,高銀去年6月曾將旗下的‪九龍灣商廈高銀金融國際中心‬,抵押予長實(1113)借取高達102億元貸款,即使有嬉傳媒指高銀已提早於今年4月還清長實貸款,但又將物業即時轉按予由德銀,發行金額68億元的債券,每年需付債息約2.54億元!

編劇先生一早估到大家會點諗,在兩頁紙的公告已有回應,指出於獨立核數師在場下,管理層向董事會證明公司有充足可動用資金支付地價餘款,此外還給潘蘇通於電話會議寫好對白,「對董事會決定感到茫然及無奈」、「對項目情有獨鍾,以往多次投地都無試過兩晚瞓唔著咁興奮」、「將來必定會以個人名義再次投標」等,句句有聲有畫面。

劇情去到尾還有彩蛋,高銀董事會共8人,當中包括持有公司約64%的潘蘇通,但當日竟然有3位執行董事和3位獨立董事反對買地而通過「撻訂」。老實說,董事見公司有事集體跳船就見得多,集體向大股東說「不」真是罕見。要麼大股東不是真正話事人,要麼就……,無論如何,今次的投票突顯高銀企業文化水平之高,年尾隨時有獎攞。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到底哪一個環節出錯,是歷史因素?是教育出錯?是政策、制度出錯?還是香港人「奴性」過強?

    無可否認的是香港在22年前仍然由港英政府所統治,在經歷一個長時間的殖

    黃偉康  2019-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