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為我香江祈禱

2019-06-24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HK1.jpg

我的香港哪裏去了?

上世紀香港是亞洲四小龍之一、東方的夢工廠(東方好萊塢)、東方之珠、購物天堂、世界金融中心,其地位與紐約、倫敦、東京並駕齊驅。

我的青少年時期在臺北渡過,先父在中華商場開有一家商店,他平時往來不乏香港人,我聽說,香港是特務最多的集中地、是一個不是猛龍不過江的國際城市、是黑、白、皇、紅、藍匯聚的精英城市,沒有兩把刷子的人,根本無法留下來。

我是從臺灣先到倫敦,輾轉到香港的,在倫敦的時候,曾聽人說「香港什麽都好!香港人是華人世界最優秀的人,例如,一件布料,交給香港裁縫師制作得就特別漂亮合身,一道菜餚,譲香港廚師烹調得就最美味可口;總之,香港人,人人精叻!」、又說「香港地上處處是黃金,只要你懂得彎腰撿起來,就能發達!」我初來香港的感受是,香港人的眼睛都長在頭頂上,自視自己是高人一等的華人,自喻為蛋糕上面最精緻的那一層奶油。

曾幾何時,今日的香港呢?天天爭取民主,時時對抗一國,甚至還要獨立!上街遊行已成家常便飯!上世紀有人說,香港人對政治冷感,只想發財拼經濟,為建設自己幸福的家園、為給自己的家人過上好日子而努力,還有幾句很有市井味道的話:「拼搏為兩餐、手停口停、只求兩餐一宿有瓦遮頭……」,而今天呢,這些話已經不常聽見了。

如今社會上某些人慣性將小的事無限擴大,甚至無矛盾找矛盾,引起永無休止政治爭拗!

八、九十年代,香港公務員被稱為「18萬公務員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公務員隊伍」,香港人自視頗高,甚至認為香港人是華人社會最優秀的人群。而在我的眼裏,香港人有三頭六背,腦筋轉數快,極之勤奮,懂得賺錢,香港是華洋融處的國際化城市!東方與西方文化交匯點。

香港一直是守法守秩序、自由多元化的國際城市,怎麽今天成為一個「示威之城」?號稱「打得」的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含著眼淚接受記者採訪,強調不同意「賣港」兩字,她說自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怎麽會賣港呢?甚至搬出了她的丈夫,林先生說「妳不是賣港,妳是賣身給香港!」看得出來,一向打得的鐵娘子也有內心脆弱的一面。

自討論二讀修訂《逃犯條例》僅僅一個多星期以來,驚濤駭浪,風雲巨變猶如坐雲霄飛車(過山車),結果是,我們的鐵娘子深深地一鞠躬,向每一位市民道歉。

雖然事件得以暫緩,或稱為無限其押後,但我們輸了國際形象,輸了年輕人的未來!年輕人有憧憬,有熱情是絕對的,誰沒有年輕過?但必須走上正道,這樣的廝殺有必要嗎?2019年6月9日金鐘中環灣仔一帶,商店關門,交通停駛,如潮水般的人群遊行示威,從電視畫面上看到有人血流披面,男孩從嘴裏湧出了一口一口的鮮血,也看到一個水槍子彈射中一個示威人的眼睛。請不要再破壞香港已經擁有的一切!這是上一代人以勤奮克苦的精神創造出的經濟奇跡。

2019已經過了一半,為了香港好,值得這樣繼續內耗下去嗎?我為香港祈禱!祝願「她」仍然是一塊讓華人稱羨的福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民主派「缺席」特首戰甚至是政治圈,對香港社會也不是好事。議會若長期缺乏反對聲音,將不利監察港府推動建設,改善民生。當局在採取「霹靂手段」發揮一定效果後,也是時候考慮展示「菩薩心腸」,予公民社會一定的發展空間,方是長遠之計。

    戴慶成  202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