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珮帆:修例造成撕裂 走出政治紛爭

2019-06-26
葛珮帆
立法會議員
 
AAA

FFF.jpg

台灣殺人案突顯了本港《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存在法律漏洞,為了堵塞漏洞及彰顯公義,提供法律基礎將疑兇移交台灣受審,港府提出修例,但修例爭議造成香港社會撕裂及動盪,引發了大批市民示威反對。

反修例遊行大部分都是和平示威者,惟當中滲入了「港獨」分子,他們別有用心,鼓吹其他示威者「佔鐘」,更有「獨派」組織煽動群眾挑釁及衝擊警員,無法無天。據報導,六一九晚上瘋傳「廣場立憲」,稱若果政府一意孤行,不排除就地成立「臨時政府」,在廣場制定架構,回收香港管治權。所謂的「立憲」暴露了他們的真正目的,就是假借反修例搞亂香港,乘機奪取香港管治權,推動港獨,必須高度警惕。

除了「港獨」分子,反修例示威中亦有部分激進示威者,他們戴上頭盔、口罩、護目鏡等裝備,用磚頭、削尖鐵通、鐵馬等襲擊警員,暴力衝擊警方防線,這些暴力行為可以致命,嚴重危害警員及其他市民的人身安全,警方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以克制和容忍的態度,運用最低限度的武力驅散暴力激進者。

警方的職責就是維護社會秩序,但反對派議員就不斷攻擊警方。在反修例示威期間,反對派議員多番走入示威人群,阻撓警方執法,又為暴力示威者撐腰,變相慫恿進一步的暴力行為,令事態更一發不可收拾。在示威後,反對派議員又抹黑警方的執法行動,指責警方濫用武力,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使用非必要的武力,顛倒是非黑白。況且警方保護立法會,同時是保護立法會內的人員免受傷害包括反對派議員,反對派議員卻反過來譴責警方,言行令人心寒。

不少組織和市民都支持警方執法,惟警方受到反對派的無理指控及煽動仇警情緒,已經成為了磨心。網上湧現欺凌警員的「起底」行動,發佈警員的姓名、警員編號、住址等個人資料,更威脅要傷害他們的家人,例如有人呼籲「杯葛排擠警察子女」運動,聲稱要「迫死警察子女」,無恥冷血。警員維護法治、打擊暴力,站在最前線承受暴力衝擊,阻止激進示威者胡作非為,守護香港治安秩序和市民安全,表現專業,值得表揚。

政府為避免出現進一步的社會矛盾,決定暫緩逃犯修例。現時修例已經不可能,各界應放下政治紛爭,聚焦處理經濟民生問題,包括住屋難題、經濟發展放慢、競爭力落後、貧富懸殊等。悠悠萬事,民生為大,現時社會需要的是走出修例紛爭,著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