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中央對港政策會有甚麼改變?

2019-07-22
 
AAA

605589d03fa25c82e737244e993b66ac.jpg

內地「左派網站」《紅旗網》上星期發表題為《粉碎香港顏色革命,嚴懲暴恐勢力,堅決捍衛國家統一》(作者佚名)的長文,把香港當前的衝突定性為「美國人在香港策動的顏色革命和恐怖主義反華暴亂」,批評特區政府在暴亂面前「軟弱屈膝投降」,主張立即暫停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和高等法院的工作,由中央派出機構到香港開展「去殖民化」;解放軍駐港部隊在香港實行軍事管制,必要時對全港實行宵禁或戒嚴等等。

我們會認為《紅旗網》這類文章內容十分荒謬,或者把它當作笑話一則;香港多數人今天大概仍不會相信,中央政府會採取文章所說的措施,宣告「一國兩制」壽終正寢(如果生命提早結束也可以用這說法的話)。

管治失效  社會不安

不過我們不能不承認,香港目前出現的狀況是前所未有的:政府管治失效,反對勢力囂張,人心失望怨忿,社會動蕩不安,這就是香港目前的狀況;回歸以來從未出現過這樣嚴峻的狀況。面對香港這個狀況,國家不可能坐視不理;中央政府會有甚麼考慮呢?國家對香港的政策會作出甚麼改變呢?

中央官員很可能把香港問題放到國際大氣候當中去考慮,或者如《紅旗網》文章那樣,認為外國勢力是造成香港亂局的罪魁禍首。如果中央相信香港今天的問題主要來自「外因」,即使特區政府「工作不足」——瞭解民情失準、疏導民意不力——這都只是次要因素;那麼中央或會認為對香港的政策毋須作重大調整,只須一方面加大力度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協助特區政府克服困難,另一方面提醒特區政府查找不足,改善管治。中國政府集中力量處理國際矛盾,待國際氣候好轉,外部勢力收斂,香港的局面自會雨過天晴,香港的問題自可迎刃而解。

一手強硬  一手柔軟

然而,中央政府不大可能只從「外因」找問題。國家領導人不會看不到許多港人對國家有相當負面的看法,對香港與內地融合有非常抗拒的態度;不會看不到在特區裡成長的年輕一代中,不少人對特區的政治體制和社會現狀十分不滿,對「一國兩制」缺乏信心;不會看不到近期的示威活動中,有不少刻意針對「一國兩制」的行為,包括侮辱國旗區旗、展示港英時代殖民政府的旗幟,以及提出帶有明顯「港獨」含意的口號。這些現象反映了「一國兩制」實踐中的矛盾,不能純粹歸咎於外部勢力的干預或者殖民管治留下的影響;單靠「排外」和「去殖」,不可能消除這些矛盾。

處理香港已經暴露出來的問題,中央會不會採取「一手強硬、一手柔軟」的策略?

所謂「一手強硬」,除了嚴厲譴責衝擊「一國兩制」、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行為外,還要採取果斷措施,堅決打擊和遏止所有觸碰「一國兩制」底線的行動。近幾年中央強調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但已按照《基本法》授予特區政府的權力,中央以往是不會取回直接行使的。如果要加強管控,不外是通過兩種方式:一是更多運用中央直接行使的權力,例如人大釋法,或者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二是加強對特區政府的監督,督促特區政府採取行動,例如今年2月,中央政府向行政長官發出公函,要求就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事宜向中央政府提交報告,就是中央政府監督特區政府對「香港民族黨」的處理。

強硬治標  柔軟治本

可以想見,中央使出「強硬」的一手,可能對衝擊「一國兩制」的行為起到阻嚇作用,但無助於消除港人心中普遍存在的疑慮和不安,提高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要爭取人心,還得靠「柔軟」的一手,要讓港人特別是年輕人感受到中央政府和他們站在同一邊,理解他們的訴求並且願意作出積極的回應。要達到這樣的效果,中央政府除了要與香港各階層和各方面人士包括青年加強溝通外,還要做一兩件有利於提高港人對「一國兩制」和香港前途信心的大事。

近期來自內地民間的輿論,即使未至如《紅旗網》那篇文章那麼極端,但大都認為中央政府應該強硬對待香港。這不難理解:內地人民從新聞報道看到破壞社會秩序、搗毀立法會大樓、挑戰國家主權的場面,震驚和憤慨是正常的反應。

不過,中央政府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對香港內部的深層次問題應有較準確的了解。如果「一國兩制」依然是中國政府要堅持的對香港政策,如果要化解「一國兩制」實踐中的矛盾,讓這政策行穩致遠,中央政府自當看到,打擊反對力量的強硬措施只能治標,爭取人心回歸的柔軟政策方能治本。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