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香港亂了,北京該不該強力出手

2019-07-25
 
AAA

CCP.jpg

香港亂了,警察的權威受到嚴重挑戰,特區政府履職面臨嚴重困難。這種時候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北京。

大家願意北京強力出手嗎,比如下令駐港部隊上街維持秩序?不知道你怎麼想,反正老胡是非常不願意。為什麼?

香港與內地「一國兩制」,香港實行與內地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中央政府和內地社會實際上缺少直接治理香港社會的一些關鍵資源。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至少是現階段減少香港事務麻煩的最好辦法。 有人說不行就一國一制吧,但那將是香港社會的一場革命,它面臨的代價和風險比實行一國兩制我們當前遇到的麻煩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一旦解放軍主導香港局勢,把暴徒們都壓下去了,接下來怎麼辦? 香港的制度下缺少鞏固解放軍干預成果的配合性力量和機制,又不能在香港每個地方成立一個黨委,搞街道辦,那些激進反對派有充分的餘地抵制解放軍的介入,開展抹黑、擾亂,西方國家更是會開展集體攻擊,這一切意味着巨大的政治成本,以及局勢走向的嚴重不確定性。

如果解放軍出手幫着穩定局勢,香港將在治安上得利,但香港的輿論肯定不會買賬,而會得了便宜賣乖,一邊享受恢復秩序的好處,一邊指責北京破壞「一國兩制」。 這完全是一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使不得啊。

北京在現階段能做的,我認為就是支持特區政府,給它依法履職提供中央政府能夠給予的全部幫助。 尤其是在信心上幫助特區政府兜底,也給愛國力量的信心兜底,告訴他們無論極端反對派多麼囂張都不用怕,內地社會和中央都在呢,反對派最終翻不了天。

現在的最大問題是香港警察不管用了,在政治大於法治的新環境下,用爭所謂「民主」冒充「政治正確」的暴徒比警察還強勢。 要鼓勵香港警察,讓他們敢於執法,不懼那些暴徒的威脅。 只要香港警察的膽子大了,真正硬起來,那些暴徒就會立刻慫下去。 他們其實是烏合之眾,警察軟他們就硬,警察硬了他們就軟。

如果香港輿論就是存在嚴重問題,很多人蘇醒不過來,就是覺得暴力示威者在幫他們「爭取權利」,繼續不配合特區政府和警方重建秩序,那就是香港的命了。 我們就應允許香港繼續亂一陣子,反正「一國兩制」對內地社會同樣起了保護作用,香港再亂,國土丟不了。 直到香港真的亂得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了,經濟和民生越來越差,挨着它的深圳和廣東越來越繁榮,物極必反的規律總是要在香港上演的。 內地社會需要的是耐心。

我認為,除非發生了以下情況,內地社會就不必動某種強力干預的念頭。

一是香港出現對愛國力量的大清洗,導致他們在香港過不下去了,需要向內地逃難了,香港「倒向」美國,真要變成美方遏制中國的橋頭堡了。

二是香港因為嚴重政治動蕩出現人道主義災難,比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規模仇殺,城市陷入完全無政府狀態,出現傳統意義上的民不聊生。

三是極端分子搞起武裝暴亂,香港警察打不過他們,極端分子控制香港的中樞機構,接近事實上建立政權。

當然可能還有其他情況,總之是香港出現了極端性的和根本性的事變,北京才有必要採取斷然行動。 在此,我要特別告訴網友們,基本法的規定是駐港部隊不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只有在極端情況下,應特區政府的要求才能夠上街「維持秩序」。 老胡的上述分析並非緊扣基本法的法理分析,而是將我們的各種考慮和現實做一次大膽的對接,分析利弊。

港人治港,意味着香港社會必須對這座城市的繁榮和穩定承擔起責任。 駐港部隊是國家主權的象徵,不能把他們當成香港治安的救火隊來作思考。 無論在香港,還是內地社會,這一點都需十分清楚。

 

作者是《環球時報》總編輯。文章原刊於《環球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