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暴亂橫行,兵凶戰危,香港明天在哪?

2019-07-29
 
AAA

EE.jpg

僅僅一個多月前,香港還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一夜之間就淪為暴亂之地、妖獸都市。

剛剛過去的周末,在香港元朗和中環等地,手持自製武器的暴徒連續兩天向守護市民安全的特區警察發動一輪又一輪的衝擊。這是香港反對派連續第8個周末以反對《逃犯條例》名義進行示威遊行活動,與過去相比他們的暴力違法舉動有明顯升級。包括香港市民在內,人們早已厭倦了打着「民主」「自由」旗號、大行流氓之道的暴徒,以及只把道義批判閃光燈對準港警的西方媒體,但這場鬧劇似乎難以平息。「香港再也經不起折騰了」,《大公報》28日發表社論大聲疾呼: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的歷史性機遇就在眼前,各界人士應乘勢而為,切實解決一些深層次結構性問題,而不應錯誤歸因,放縱暴力行為,喪失發展的大好機遇。

對於反對派提出28日要從中環遮打花園至上環中山紀念公園遊行,香港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只批准在中環的遮打花園集會。但當天下午3時,在遮打花園集會的部分人士突然離開集會地點,並走出馬路,沿金鐘道及軒尼詩道,前往灣仔方向。警方立即發出通告,提請附近的市民注意相關地帶的交通影響。

下午5時許,位於遊行隊伍前部的示威者開始在德輔道西中聯辦與西區警署東側的路口處「安營紮寨」,他們把路邊護欄拆下將道路隔斷,並打開雨傘和自製盾牌準備抵抗警方的清場。《環球時報》記者走出對峙地點的西營盤地鐵口時發現,一些黑衣蒙面的示威者正在將小巷裡的磚塊撬出,並運往前方。一些示威者高聲叫罵,試圖挑釁警方,警察則通過高音喇叭要求示威者儘快離開。

值得注意的是,在場香港媒體、西方媒體記者以及所謂的「觀察員」位於警察和示威者之間,一旦警察有任何反應,都會引來大量閃光燈。剛剛出獄的「佔中先鋒」黃之鋒也出現在現場,並手提擴音器來回巡走。

晚7時,警察集隊準備清場,並提醒樓上的居民關上窗。一些示威者用手中的金屬登山手杖不斷敲擊街邊店鋪已經關閉的鐵門,有人發出怪叫,有人開始向警察投擲雜物。在多次舉旗警告無效後,警察果斷施放催淚彈,原來還在叫囂的激進示威者瞬間作鳥獸散,路邊隨處可見示威者丟棄的磚頭和鋼管等兇器。入夜,警方又通報:上環多處地方有示威者縱火,「示威者使用的暴力正在升級」。

28日晚11時許,警方又發通告稱,大部分示威者仍然停留在上環一帶。警方已展開第二階段的驅散行動,

此前一天的元朗遊行也是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後,示威者仍然於27日下午約3時開始霸佔馬路及包圍元朗警署。據特區政府新聞公報,這些人手持鐵棍、自製盾牌,用武器襲擊警察,衝擊警方防線,甚至拆毀路邊的鐵欄架設路障,包圍及破壞警車。經多次警告無效後,警方於下午約5時展開驅散行動。共拘捕11名男子,行動中至少有4名警務人員受傷。

「政府對於示威者蓄意破壞社會安寧,挑戰法律,予以強烈譴責」——28日凌晨,特區政府發言人就27日元朗的遊行和集會作出回應。

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描述稱,這場遊行讓許多元朗居民人心惶惶。一般周末熙熙攘攘的元朗市中心27日中午宛如「鬼城」,許多商店出於安全考量選擇提早打烊或不營業。有元朗居民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說,被持續的暴力事件「嚇壞了」,不能容忍那些搞亂社區的人,「你必須在這件事上考慮周到」。

「元朗暴亂是一次質變」

《大公報》28日評論稱,元朗暴亂不僅是近期暴力遊行的延續,更是一次「質變」,與過去的暴亂相比,現在的連串暴力行動都是有組織、有策劃、有預謀,更有精心準備,所謂「沒有大台」「市民自發」云云,就如黑衣暴徒手持可以殺人的利器攻擊警察卻聲稱「手無寸鐵」「和平示威」一樣,都是無恥的謊言。值得注意的是,一批紅須綠眼的洋人「如約」出現,為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寫下註腳。他們沒有沖在第一線,而是站在天橋等高處,或隱身草叢中,充當聯絡及指揮角色,他們還放出無人機,從高空監視警方的部署,同時捕捉衝突的畫面。當然,最終呈現的都是警方「暴力鎮壓」的場面,而暴徒挑釁傷害警方的畫面全被剪輯、消失,這就是美國人最擅長的「另類事實」。

《大公報》指出,僅僅一個多月前,香港還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一夜之間就淪為暴亂之地、妖獸都市,其實類似場面在許多地方已經上演,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東歐,以及數年前的中東與北非,都是外部勢力與本地反叛者裡應外合,利用現代通信手段,抹黑、妖魔化、謠言滿天飛,得到西方輿論支持,政權變色,血雨腥風,生靈塗炭。「承平日久的香港,來到了治與亂的十字路口」。

香港《亞洲周刊》28日發表評論稱,元朗暴亂傳遞出的信息並不是表面上那樣單純,其中罪魁禍首之一就是香港長久以來被「反中」媒體培養出來的「恐中」思維及貧乏的世界觀,即認為「中國」是一切社會問題的根源,而「西方」是一切社會問題的答案。文章稱,不客氣地說,香港一般的世界觀是這樣:「國際」等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香港普遍看不起「其他地方」,欠缺在國際局勢變化中重新自身定位的能力,唯一依賴的還是從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買辦人」餘暉。

香港明天在哪?

「一次抗爭一次撕裂……香港明天在哪?」台灣《聯合報》記者28日發回報道稱,「昨日元朗,今日上環,明日香港再有何事,香港的明天又在哪裡,沒有人知道」。每一次對壘的唯一收穫,就是又一次撕裂。

香港《東方日報》28日發表評論稱,一班打着「愛香港」旗號的人,做盡一切破壞自己家園的事,全世界恐怕只有香港才會如此瘋狂。他們以為打破舊世界就可建立新世界,卻不知由他們建立的新世界只是通向地獄的世界。這班「黃衛兵」黑白顛倒、是非不分、有破壞無建設,香港一旦落入他們手中,勢必永遠萬劫不復!

澳門海事及水務局28日晚宣布,由於香港有「群眾運動」,暫停所有上環碼頭與澳門之間的渡輪航班。香港《東方日報》28日發表社評稱,好好一個香港竟淪為兵凶戰危之地;多國相繼發出旅遊警示,新加坡甚至建議國民不要前往香港機場。香港成為生人勿近的九反之地,百業備受衝擊,特別是作為香港重要經濟支柱的旅遊業,帶動零售、酒店、餐飲、物流等,牽一髮動全身。

「香港是我家,不要破壞她」,全國政協委員、守護香港大聯盟副召集人陳仲尼27日在《大公報》發表評論稱,面對社會矛盾日深的情況,我感到十分痛心。我們都是生活在獅子山下的香港人,當然希望香港繁榮穩定。作為香港的一位市民,希望社會大眾「停一停,想一想」,盼望政府與市民能重新建立互助互信的關係。

「莫濫用自由和民主」,《香港商報》27日稱,修例風波持續至今,部分人似乎已失去理性,甚至錯誤認為只要我以「自由」和「民主」作為借口就可以讓一切不合法、不合理的行為具有正當性,這是極其危險的信號,那麼香港未來要如何競爭、如何發展?港人必須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莫讓自由和民主被濫用。

 

 

文章原刊於《環球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