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一國兩制是港人最大公約數

2019-07-29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AAA.jpg

香港亂局行到今時今日,主要賭注已變為是「駐港解放軍會否出動」。也許之前賭過會否撤修例、林鄭月娥下台否、政府改組否,但是自圍衝中聯辦,矛頭轉為直接對中國中央政府開始,解放軍會否出動已成為朋友交談的最主要預測事項。國防部記者會,這也是香港媒體最關心的話題。

一國兩制 當下治亂圭臬

筆者以為,是否需解放軍出手維護香港社會秩序,事實是與一國兩制行不行得下去掛鈎。也許,香港社會是否重回正軌,不是解放軍是否出動的問題,而是香港是否還要一國兩制的問題。如果大家都還珍惜一國兩制,有「say」的人都發聲,香港重回正軌不是難事。畢竟,一國兩制是全體港人包括有錢人、中產和草根,也不管是建制和泛民之利益所在。一國兩制是港人的最好安排,一國兩制是港人最大公約數,這是當下治亂的圭臬。

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形容激進分子衝擊中聯辦,已觸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絕對不能容忍;至於駐港解放軍會否介入香港事務,他則表示《駐軍法》已有明確規定。軍方的表態,可以視其認為是否要出動解放軍維護香港的秩序,是非常小心謹慎的事情。有朋友說,《基本法》和駐軍法已做出相關規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駐港部隊經特區政府請求,出動維護香港社會秩序,這本身也是香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出動解放軍,不等於不要一國兩制。也有朋友說,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情况,到了香港特區不能由自身去解決問題,才能出動解放軍。一旦解放軍出動,等於宣示香港特區政府已無力依靠自身力量解決問題,需中央出手並出動了中央的強力部門,在此還必然要慎重而又周全地考慮各種可能的流血變數。

事實上,即使當下駐港部隊還沒有出動,但已有不明的勢力在網上多次發起「衝擊軍營」的號召。他們邪惡的用心,就是不惜犧牲香港一小部分受蒙蔽的年輕人的性命,造成嚴重的流血事情,以摧毁特區政府,摧毁一國兩制,摧毁我們廣大善良的香港人的共同家園。

有爆發大規模流血的危機

筆者相信,絕大多數示威者是和平理性地表達意見;而且在衝擊立法會等行動中,有不少泛民的議員朋友是勸解、阻攔的。但是,的的確確有黑手推動暴力升級。大家都看到,警方已在荃灣德士古道隆盛工廠大廈搗破一個武器及炸藥庫,檢獲一批TATP烈性炸藥、燃燒彈、刀及彈叉等武器,當場拘捕「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綫」成員盧溢燊,其後再拘捕「香港獨立聯盟」成員鄧梓聰,並在機場截獲欲逃往台灣的另一陳姓同案疑犯。事實表明,香港的的確確存在爆發大規模流血的危機。香港人口高度密集,而衝突事件現又往往發生在鐵路站內、車廂內,一旦有爆炸發生,不堪設想。

此外,根據國際間「顏色革命」的套路,必然要走到流血衝突這一步。已破獲的這個別的港獨組織武器庫可見,不惜製造流血事件已在他們計劃之中。不難設想,即使出動駐港部隊,這些人也不會收斂,相反可能更設法製造流血衝突。那麼,已出動了的解放軍怎麼辦?是「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當然不是了,筆者相信,只會複製當年英軍六七鎮暴的場景。有些港獨青年還以為美國可以保護,這真是太幼稚了。相信,到了最後關頭,解放軍會不惜一切。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說為了不讓台灣「獨立」都可以不惜一切,解放軍怎可能丟掉香港?於是,一國兩制還剩下多少呢?

固然,香港還可以「二次回歸」,還可以「二次」一國兩制。但是,相信那時的一國兩制不走樣也要走樣,港人自治權利和空間必然會被大大壓縮。筆者相信,這也是泛民朋友和香港商家不願看到的。

事實上在這場反修例抗爭中,可以以是否「打爛香港」細作分析。筆者相信絕大多數示威者是希望香港更民主、更繁榮,而不是要「打爛香港」。但是有3種勢力,香港愈爛可能是獲利愈多的。第一,就是大陸逃到香港和美國等地的大經濟罪犯。他們可說是《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的直接得益者。北京公安部前副部長公開表示過,這些人有名有姓的就有數百人,其捲走的國家資金龐大得驚人。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大陸通緝犯郭文貴和梁頌恆的對話視頻,郭文貴是赤裸裸地說要「資助」暴力行動。筆者相信,港人怎會要保護這些大陸通緝犯?可是,客觀上他們得逞了這一回。香港可不是他們的家,香港打得愈爛,他們認為對北京壓力愈大,他們笑得愈開心。

台獨勢力也是香港亂局的另一個直接得益者。善良的港人應這樣思考:誰是香港亂局的得益者,誰就是搞亂香港的另一個黑手。可以說,對於香港之亂,他們也好似沒有底線的。台獨勢力的盤算是,第一,香港之亂證明一國兩制不可行,他們反對一國兩制就有了事實根據。第二,香港是中國的不可替代的金融中心,香港愈爛,直接削弱中國大陸實力,減輕對台灣壓力;至於生活在這裏的700萬港人的福祉,並不在他們考慮之中。因此,台獨勢力也是一個亂香港而無底線的黑手。

危機關頭 美英商家應出來說話

第三,自然是美國及其追隨者英國。當下一切,都需放在中美兩個大國的博弈大背景下觀察。美國是將香港作為一張牌來打。美英對港事務干預太多了,不需在此一一枚舉,以致北京外交部都公開要求其收回「黑手」。只不過,美英恐怕還是有些底線,至少美英商人和美國中情局的想法不一定完全一致。2017年美國在港直接投資逾810億美元;香港是美國賺取最高貿易順差的單一經濟體系,2017年為345億美元;在港運作的美國公司逾1300家,其中有283個地區總部和443個地區辦公室,數目為全球各國或地區中最多。英國在港利益更加不用說了,港人都心知肚明。故此,筆者有個期望,也許幼稚,那就是美英商家到了這個危機關頭,也應出來說話了。一拍兩散,對大家都沒好處。

香港的一國兩制,得利最大的是商家,大財團也要出來說話了吧?還有在泛民裏有影響力的人士,也應知道底線在哪裏。不敢與暴力切割也要切割!一國兩制都沒有了,你還要那些選票幹什麼?

 

文章原刊於《明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