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制亂之道,治心為先

2019-08-12
曾鈺成
立法會前主席
 
AAA

SM.jpg

上星期國務院新聞辦的吹風會,以及港澳辦和中聯辦在深圳舉辦的座談會,傳達了中央政府對香港局勢最新的立場和看法:中央政府認為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當前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要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行為絕對不能容忍;挺特首、挺警隊是當前穩定香港局勢的關鍵;香港局勢要出現轉機,不能靠向反對派妥協退讓。

止暴制亂 壓倒一切

社會上包括建制派陣營裏有不少人認為,示威行動所以持續,是因為參加示威的市民不滿意政府對他們提出的訴求沒有回應;其中關於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社會上支持的人很多,如果政府接納了這個要求,大部分參與和平示威的市民情緒便可得到紓緩,不會再出來支持激進分子的行動。不過,在暴力行動完全停止之前成立調查委員會的困難,兩星期前我在本欄已經說過;即使政府現在宣布成立調查委員會,沒有人可以肯定暴力搗亂便會終止。加上中央政府現在說了不能向反對派退讓,特區政府對包括成立調查委員會在內的「五大訴求」不可能再有新的回應。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最近強調,現時特區政府要把所有精力用於盡快停止暴力、恢復社會秩序;至於政治紛爭、社會分歧,以至社會積累了很久的怨氣,她有責任去研究解決,「但現在不是時候」。這就是說,面對當前局勢,特區政府要集中精力止暴制亂,而止暴制亂的唯一辦法,就是依靠警隊嚴正執法、果斷執法。

問題是,依靠警隊執法止暴制亂,亂局還要延續多久?接近中央政府的分析說,當前的國際大氣候和香港的小氣候決定了亂港勢力不會善罷甘休:中美貿易戰將繼續打下去,而接下來將有大事連場,包括70周年國慶、年底的香港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初的台灣選舉。在香港製造動亂的人,在這段期間不會自行收手。

武力制亂 不能久安

過去兩個月不斷發生的亂象,包括隨時堵塞馬路、毀壞公共設施、擾亂政府服務,以及示威者與警隊的對峙和衝突,已對香港的經濟、社會和民生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這亂局香港還可以承受多久呢?這段期間,警隊幾乎天天都要出動應付示威者的衝擊,他們承受的壓力愈來愈大,而暴力搗亂行動卻有增無已;很難看到特區政府和警隊接下來可以推出什麼新的止暴策略和措施,令暴力搗亂不再發生。

進一步說,由於社會上長期積累的怨氣,加上政府處理修例事件手法引起的反感,在政府與示威者的對立中,不少市民站在示威者的一方。兩月以來的警民衝突,在社會上已種下了相當廣泛和深刻的仇警情緒。警方加大力度執法,即使可以在短期內遏止所有暴力行動,警民矛盾勢必加劇,一部分市民特別是青年人對政府的怨憤勢必加深,特區政府要實施有效管治更加困難,社會不可能得到長治久安。

從更壞的方向設想:假如香港警隊不能制止暴力搗亂繼續發生,香港的局勢發展至中央政府認為已出現了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央政府便不能不「出手」。中央官員說,按照《基本法》的規定,「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這無非是出動駐港解放軍。

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出動駐軍,在法理上沒有違反「一國兩制」的原則;並不是好像有些人說,出動駐軍即是「一國兩制」宣告結束。不過,要出動駐軍平亂,即使可以避免大量傷亡,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必受沉重打擊,上面所說的社會怨憤造成的管治困難,亦將加倍。

已失審勢 莫忘攻心

止暴制亂固然是當前的首要任務,悠悠萬事,唯此為大。但要成功止暴制亂,不能單靠武力,不論是香港警隊還是駐港部隊的武力。

目前止暴制亂最大的困難,在於很多市民──首先是青年學生,但也有不少各年齡各階層的市民──對政府缺乏信任,對「一國兩制」缺乏信心。這是香港今天的民情民心;香港局勢要出現轉機,「不能靠向反對派妥協退讓」,但不能不靠民情民心的轉變,而這不是用呼籲、譴責和威嚇可以達至的。要實現轉變,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首先要對香港的民情民心有準確的了解和分析。在制定政策和策略時,不能簡單地把香港社會劃分為「敵」「我」兩個陣營,忽略了廣大的民眾。

成都武侯祠有一副「攻心聯」,馳名遐邇,內地許多官員和學者都喜歡引述。聯文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特區政府先前已犯了下聯所說的失誤;現在應好好考慮上聯提示的智慧。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