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假如港警被打倒

2019-08-12
 
AAA

EE.jpg

在連登及Telegram群組號召下,連日來香港反修例堵路示威遍地開花,暴力衝突愈演愈烈。黑衣(示威者)打游擊戰(港人稱「快閃」),令防暴警疲於奔命。但有建制派坦言,作為港府的最後一根稻草,警隊怎樣辛苦也要撐下去。

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場「不對稱的戰爭」。不對稱並非指雙方的裝備、武力,而是民意。民無信而不立,當港府、港警得不到大部分港人信任,就很容易垮掉。

雖然黑衣常強調反修例「無大台」(由群眾自發),實際上似乎早有人寫好「劇本」,針對港府和港警弱點,成功利用連登及Telegram群組一步一步將戰術指令發出。

例如,當衝突呈白熱化,有人就發文指出:只要港警崩潰黑衣就贏。文章指出:「北京已暗示不敢出解放軍。而港府部門已蠢蠢欲動,要推翻林鄭傀儡政權。」

至於如何對付港警?文章認為,警察有武裝有訓練,但人少不能持久,「有人說警察不怕,照出花紅。但警察的花紅是有上限。」所以黑衣只要每周連續示威五天,防暴隊沒機會休息,又沒法領花紅,肯定崩潰。

文章建議降低每次示威強度,但增加示威長度,避敵之長,攻敵之短。要連續出動,「和理非(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用身份證號碼最後一個數字來分班輪流支持,一兩萬人就夠。」

戰術是假裝沖,但不沖;走行人路,盡量不出馬路;防暴警剛排好陣發出警告,就轉移陣地或回家睡覺。針對所有具中國國徽建築物或港府建築物。不用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由身在外地的人掛名在網上串連。

該文章總結:當警察上好裝備,舟車勞頓,將很辛苦;相反,黑衣這邊由於大部份時間都不沖,可以隨便走動,輕輕鬆鬆,一邊喝水一邊看防暴警列陣。安全,就算被捕都無罪。

寫文章的人還高傲地說,港警很蠢,就算知道黑衣會這樣玩「狼來了」戰術,都不會立刻改變戰略。港警若要改變戰略,起碼要數月甚至數年。因此最多一個月,防暴警一定投降。

這篇連登文章還算光明磊落,提出如何明刀明槍跟港警戰鬥。另一篇文章就顯得陰毒,專門針對港警的心理作致命打擊。

該文引述港警臨床心理學家指出,不少港警長期聽到針對警察示威口號,已產生幻聽、躁鬱、最嚴重會患上抑鬱症等。於是建議如果非常接近警察時,要利用群眾優勢喊口號,但不再說「黑警可恥」,改喊「黑社會」。這種標籤化令每一港警內心感到自愧,壓力倍僧,行為將自動檢點。

若要進一步造成警員心理創傷,口號就不要說「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可說「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這一口號源自警察誓言。當有人不斷喊出這一口號,港警會回憶畢業的誓言,開始對自己身份認同產生懷疑和混淆,精神疲乏甚至雙眼通紅、帶有淚光。

有機會造成港警永久心理創傷的「終極核彈級口號」,就是「殺人兇手」、「強姦犯」。因為當事實曾發生,不論兇手有沒有殺人,身處同一個群體都變成兇手, 不單面對極大壓力而崩塌, 伴隨的是恐懼、抑鬱。更重要的是,這種負面情緒會災難性地爆發傳遍整個群體。

7月21日元朗發生「白衣人事件」,大部分港人都透過媒體報道認為有黑社會分子進入港鐵打人,但港警在接獲通知後故意不作為,予人「警黑勾結」引象。於是,黑衣近日的示威就經常對着港警喊「黑社會」。

上星期天(4日),港警在拘捕一名女示威者並帶入天水圍警署時,掙扎期間女子內褲鬆脫。雖然港警強調當時並無性暴力的情況出現,在場男警沒接觸過女示威者,但黑衣昨日全日都對港警喊「強姦犯」。

另外,據網上流傳的一則逾一分鐘片段所見,同日傍晚大批防暴警到銅鑼灣清場時,一男警疑似被示威者辱罵後,突撞向前方正進行採訪的記者;其他警員也情緒激動,甚至罵粗言。這只是警員和記者多次衝突中的其中一次。

學者認為,如果警察連記者也不禮貌對待,會令人反感,失去民心。但建制派認為,曾有非記者或反對派人士穿着記者衣飾,阻礙警員執行職務。

示威持續不斷,港警看來快守不住了。那麼,是否就是解放軍出動的時刻呢?這也不是不可能,因此,只能盼上天庇佑香港了。

 

(記者是《聯合早報》香港特派員)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