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暴力退潮 言之過早

2019-08-20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walk1.jpg

香港反修例風暴進入第十一周,過去幾乎是每逢周末必亂,示威活動以和平開始,以暴力衝擊結束。但這個周日(8月18日),數十萬人參與的集會遊行,整體而言平和,翌日港股也因「示威活動出現緩和跡象」而出現絕地反彈。然而,這是否意味著暴力退潮?或者只是反對派的策略性調整呢?

每逢周六周日,一身黑衣、全副武裝的激進示威者包圍警署、擲磚縱火是例牌動作,警方施放催淚彈、胡椒彈、布袋彈亦成為常態。這個周六(8月17日)「光復紅土」遊行後,雖然有部分示威者包圍旺角警署,但沒有嚴重衝突。周日的維多利亞公園集會,雖然下著大雨,但規模是近期最大,也沒有出現嚴重的暴力行為。

這是為什麼?過去一周,尤其是發生癱瘓機場,光天化日之下禁錮、毆打兩名內地人之後,勇武派「揚威國際」,示威者不得不道歉,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也承認機場示威的暴力行為「是錯誤」,一些「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亦不認同這種極端方法。

包括多名地產商在內的香港知名人士以各種方式,比如刊登全版廣告,公開發言,甚至親身參加集會,呼籲停止暴力,社會反暴力的聲音也在上揚。與此同時,萬名武警在深圳集結大練兵,多少形成震懾效果。

這些都對「勇武派」形成壓力。但如果說已經暴力退潮,也許言之過早,周日的和平集會示威某個程度更是一種戰術,是一種緩兵之計。民陣以「和理非Assemble」為號召發起集會,呼籲守著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以數十萬人的和平示威「曬馬」,向政府顯示民意。「勇武派」心照不宣,突然不勇武。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說得很白,若經歷如此「和理非」行動,政府仍無回應,就是煽動更激烈的抗爭。換言之,搞了這麼一場和平大遊行,是幫「勇武派」擦屁股,試圖重新站上道德高地,今後將暴力衝突的責任推給政府,製造「官逼民反」的輿論氛圍。

「和理非」儘管對一些極端暴力持保留,但仍然堅持與「勇武派」不割席,兩者更似互相配合,兩條腿走路。香港《明報》8月16日公佈的一項民調顯示,同意參與抗議活動一定要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的比率,竟然較6月中旬大跌11個百分點;認為警方過分使用武力的受訪者比率高達67.7%,而認為示威者過分使用武力的有39.5%。

如今的形勢,與其說是暴力退潮,不如說是暫時「休養生息」。一方面,特區政府(背後是北京)已經退無可退,不可能答應「五大訴求」,另一方面,「勇武派」仍有巨大能量,準備捲土重來。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突然改口風,從一開始不介入,到呼籲習近平與香港示威者直接對話,甚至稱人道解決香港問題有助於中美達成貿易協議,都令示威者得到鼓舞。

暴力不可能立即停止!接下來還有兩場大遊行值得關注。其一是831遊行,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權威,反對「831決定」;第二場是10月1日的大遊行,目標是借七十周年國慶之際,搞點事損害國家的國際聲譽,狠狠敲北京一筆,而這大概也是反對派的最後一戰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