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請記協不要樹中立之旗行偏頗之事

2019-08-20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ja1.jpg

筆者前文《誰來監管too young, too simple的香港媒體》在網上引起了一些議論,今天想繼續談一下香港媒體的問題。前文指出,薪酬下降是香港媒體人才流失、水準下滑的最主要原因,如果要問次要原因,立場偏頗的香港記者協會也絕對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近日,記協一再受到質疑,上週先有上百名市民前往記協辦公室抗議其不公不正不義,本週又有媒體工作者發起聯署譴責記協雙重標準、偏袒暴徒,三天便有多達五千多人簽名。

以近期香港的局勢為例,記協在兩個月之內發佈了不下二十則聲明、宣言、呼籲,內容不外乎譴責記者所遭受的各種不公待遇,其中絕大部分都詳細描述了事件經過,措辭均十分嚴厲,而且均是指向施加不公待遇的一方,貌似十分維護媒體權益。

但唯獨對於中通社記者和環球時報記者遭受的暴力對待,記協發表了與此前完全不同的聲明,對於自己的雙重標準可謂毫不掩飾。聲明雖然譴責了暴力,但僅以輕描淡寫的措辭含糊交待事發經過,同時責備兩名記者沒有佩戴記者證,暗示兩人行為不當,有此遭遇是咎由自取,為暴徒的違法行為製造合理性,又將暴徒的惡行淡化為「誤會」,還將暴徒的身份以市民代替,處處顯示出偏袒暴徒的企圖。

記協作為本港最大的媒體工作者協會,在媒體事務上有著極大的發言權,比如每年發佈的所謂新聞自由指數。根據這個指數,香港的新聞自由似乎每況愈下,但如果觀察政府發佈會和暴亂現場就會發現,香港的新聞不是不自由而是太自由,簡直就是「無王管」。

問卷調查這種收集意見的方法經過多年發展,早已形成一套非常成熟的模式,要操控結果十分容易。筆者在從事媒體工作時,也填過記協的這份調查問卷,其問題基本上早已預設立場,同時充滿了引導性,用意非常明顯,就是希望得出香港新聞自由受到打壓的結論,所以這個所謂的新聞自由指數其實根本毫無意義。

記協日常的言行中充斥著極其濃厚的政治色彩,偏袒反對派的立場十分清晰,這本來也無可厚非,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但其偏偏又要標榜自己中立、客觀、公正,但凡有人對其提出異議,就給他們扣上打壓新聞自由的大帽子。這種言行的不一致令人尤其反感,也令人不得不懷疑記協到底是否一個獨立自主的團體,還是只是反對派的喉舌和傀儡。相比之下,還不如內地的官方媒體坦蕩,擺明車馬就是為官方說話,絕不會像記協這樣一邊當婊子一邊還要立貞節牌坊。

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向自我標榜維護記者權益、捍衛新聞自由的記協,面對媒體不實的報道、無理的言行,記協不但沒有出面指責或試圖糾正,反而動輒以維護新聞自由之名,對各種不正之風放任不管,這等同是變相的鼓勵,以至於部分香港媒體工作者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