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巴西蝴蝶的翅膀扇起了全球龍捲風

2019-09-02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392972116.jpg

▲亞馬遜雨林遭遇連月大火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之後得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這是美國著名氣象學家洛蘭茲1963年提出的理論。直到1972年,他在美國科學發展學會第139次會議上作了這番演講,才引起世界的注意,從此這個學說不脛而走。

最近熱炒的亞馬遜雨林大火,總覺得是萬里之遙的遠方故事。但是隨着全球各路報導的深入,我也變得坐立不安。在香港,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這場雨林大火的「蝴蝶效應」。

西方的媒體開始把亞馬遜雨林的大火歸咎於中國和香港地區。他們的邏輯是,巴西是世界主要牛肉生產國,而香港與中國內地從巴西進口的牛肉分別佔到巴西總出口的24%和19%,第三位的是埃及,佔了11%。這兩個大國幾乎消耗掉巴西牛肉出口中的一半。

以前每次到超市採購,拿起腌制好的巴西牛排,覺得價格既便宜,而且加工起來挺省事,但現在不得不考慮要調整飲食結構了。減少對牛肉的消費就是減少對亞馬遜雨林開發的刺激。

shutterstock_797417815.jpg

▲巴西牛肉獲得中國消費者青睞

雖然西方甩鍋中國的做法讓我們難以完全接受,但隨着人們經濟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國人越來越變成「食肉動物」是不爭的事實。更讓我意外的是,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只有750萬人口的城市居然佔有如此大的進口量。

這不由得讓我聯想到了印度。兩年前,這個國家的人口已達13.4億,直追中國。2018年4月中印首腦在武漢舉行了非正式會晤,印度總理穆迪還在向中國推銷其農產品。2018年中印雙邊貿易額高達955億美元,但印度對華存在着500多億美元的逆差。

據報導,印度今年將向中國出口優質農產品,以縮小貿易逆差。印度之所以能這麼做,一是印度的兩次農業「綠色革命」取得了成功,基本解決了自給自足的問題;二是印度80%的人口是印度教徒,是典型的素食主義者,既不需要那麼多的牧場,也不需要養牛的飼料—豆粕。

2010年4月,我被派往巴西採訪金磚國家峰會。由於當年冰島爆發了嚴重的火山噴發事件,整個歐洲上空籠罩在火山灰之中,從歐洲中轉回國的飛機不能按時起飛。滯留在巴西的我與朋友一道飛往亞馬遜河採訪。

那天從聖保羅出發,到達亞馬遜流域的最大城市馬瑙斯,已是下午時分。因天空下着大雨,眼前的亞馬遜河只是遠遠望不到邊的混濁,多少有點失望。

第二天一大早,驕陽似火,平生第一次來到赤道附近,真正感受到了太陽的眷顧與熱烈。眼前的亞馬遜河像被施了魔法,與第一天見到的亞馬遜判若兩「河」。我被這大自然的奇觀驚呆了。這哪裡是河,分明是海!

經過一夜的沉澱,深不見底的亞馬遜河,在光的折射中,河水完全變成了一望無際的藍色,恰如一片海洋,我不得不感嘆大自然的神奇、強大的修復與凈化能力。亞馬遜成為世界之最,看來真不是浪得虛名。

在互聯網時代,眼見為實變得如此便捷,但眼見未必為實,有圖未必就有真相。如果我當天離開亞馬遜的話,我想我對它的認識只停留於混濁,但第二天見到的亞馬遜完全改變了我對它的認識,體會到了它的美、它的奔放、它的寬闊及它對萬物的包容。

在巴西的旅遊市場上,見得最多的是蝴蝶的標本。五顏六色的花蝴蝶栩栩如生,儘管它們的生命已經停止,但這些標本承載着亞馬遜細微之處的美及生物的多樣性。印第安人的部落時不時從我的眼前掠過,漂浮在水中的大樹,將亞馬遜的原始與狂野呈現在我的面前。

一位在巴西工作多年的朋友告訴我,馬瑙斯市所在的區域只是亞馬遜的支流,越往下就越寬。每年阿拉伯國家要與巴西打口水戰。由於亞馬遜河的淡水資源十分豐富,佔了人類的五分之一,巨大的水量每天都流向茫茫的大西洋,在入海口150公里的範圍內都是淡水區。亞馬遜的流速比長江快出7倍之多,一些河段寬度超過12公里。

亞馬遜河與長江完全不同,沒有大堤之說。河流隨着枯水季和豐水季自然漲落,兩季的最大落差高達18米。隨着豐水季節的到來,水面自然鋪開,防洪排澇在巴西的辭典中很難找到。阿拉伯國家偷偷地在入海口裝上淡水運回國,這比當地的海水淡化成本要低不少。此舉引起巴西的不滿,畢竟這裡屬於巴西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有侵犯巴西經濟利益之嫌。

聽巴西當地人介紹,巴西的主要作物原來是咖啡、玉米等,後來在日本人幫助下,巴西研製了能在熱帶生長、且產量不錯的16個大豆品種。從此,大豆的種植成為巴西的主要農產品。 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中國也把眼睛轉向巴西。據說,巴西的大豆生產也主要由美國資本控制。

南美的春天正在到來,一年一度的春耕即將開始。據美國有線電視網報導,農民們放火燒地是這裡多年的耕作習慣,「以便新作物和牲畜能夠更好地生存」。而今年的大火則變成了國際性事件,甚至演變成了國際性危機,不得不動用兩次首腦會議來解決。

一次是剛剛在法國閉幕的七國首腦會議;另一次則是即將於9月6日在哥倫比亞召開的首腦會議,與亞馬遜大火直接相關的國家將共同討論撲滅這場大火的對策。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已經下令,從8月29日開始,在60天內禁止焚燒土地。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29日向國際社會表示,目前做得遠遠不夠,「我們正在與各國溝通,是否可以召開一次針對亞馬遜大火的聯合國會議」。

 

巴西(BRASIL)的國名是外來詞,意指紅木。大量的紅木從這裡運回歐洲,做成了各種傢具。產紅木(BRASIL)的地方也就變成了地名。

這就像中國(CHINA)的英文叫法一樣,除了源於秦朝(CHIN)的說法之外,還有一種解釋:中國的瓷器源源不斷不斷地運往歐洲,成為歐洲貴族爭相收藏的奢侈品。而瓷器來自昌南(CHINA,後被賜名景德鎮),CHINA從此傳開。

究竟哪一種說法更接近於真相,學界仍見仁見智。但不管怎麼說,中國和巴西,一個產瓷器,一個產紅木,這對於當年的歐洲貴族來說,擁有這些還是值得炫耀的時尚。

2010年4月,巴西成了第一個舉辦金磚五國峰會的國家。那是繼2009年葉卡捷琳堡第一次四國峰會之後,正式邀請南非加盟。由2001年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奧尼爾提出的「金磚國家(BRIC)概念,正式變成了國際舞台上的金磚五國(BRICS)定期會晤機制,成為新興大國群體性崛起的一大標誌。在巴西採訪期間,處處強烈感受到巴西人對加入金磚機制的自豪。

巴西地大物博,面積(851萬平方公里)與人口(2.15億)均居世界第五,具有巨大的發展潛力,但也陷入了「資源詛咒」。巴西的國旗是三色旗,藍色則代表着蔚藍的天空,綠色代表着森林(巴西的森林覆蓋率高達60%以上),而黃色則代表着礦產。

中國的許多鐵礦石來自巴西。在2018年大選期間,總統候選人博索納羅為此指責中國「不是在購買巴西的產品,而是購買整個巴西」,以此煽動巴西的民粹主義情緒。博索納羅也成為幾十年來第一位訪問台灣的巴西總統候選人。不過他上任以後,在多次場合表示要發展中巴關係。所以,在黨派輪流坐莊的國家,太看重競選語言也容易出現政策誤判。

巴西人熱情似火,「娛樂至死」。每年2月底到3月初都要在里約熱內盧舉辦狂歡節。不論性別、年齡、性格、出身,都會隨着遊行隊伍又蹦又跳,桑巴的性感與狂放讓一切煩惱拋諸腦後。

巴西的土壤呈酸性,整個國家的女性比例佔多,男女比例大約是97比103,許多家庭都發生「中年危機」,重組家庭十分普遍,對正處於青春期的孩子成長極為不利,許多學生輟學,犯罪率居高不下。

跟巴西人約會,準時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快樂,「只有快樂的時候才是相見的最佳時刻」,至少要喝上幾杯咖啡才算刺激。與巴西人聊天,絕對不要表現出迷茫,否則他們會滔滔不絕,直到你有了滿意的答案。巴西人是「月光族」,沙灘、美女、比基尼是巴西風景照的標配。生命的狂歡在這裡體現得淋漓盡致。

中國人常講樂極生悲,這在近年的巴西得到了印證。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就達到了中等收入水平,但是至今還在陷阱之中而無法自拔。1985年巴西結束了軍人執政,從此進入了所謂民主時代。但不成熟的民主體制也讓巴西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在盧拉執政期間(2003年至2010年底),巴西人算是享受到了難得的好時光。盧拉放棄了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大力增加出口,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努力解決教育、就業、住房、貧富懸殊等問題,對華也十分友好。

2007年,石油和鐵礦石價格達到了歷史巔峰,巴西的收入有了大幅度提高。此間,工人的福利也得到了巨大改善,甚至超出了國家的承受力,為後來的巴西危機埋下了禍根。

2011年執政的羅塞夫運氣不再。美國金融危機在全球發酵,石油和鐵礦石的價格迅速走低,為了滿足高福利而不得不強征高稅率,導致大量外資抽逃,工廠倒閉。2014年,巴西GDP增長為-3.5%。這一年,巴西的通貨膨脹率達到了10.4%,主權評級為BB,淪為垃圾級。雷亞爾在其後的一年半時間裡跌幅高達70%。巴西的基準利率達14.25%。

金磚之父奧尼爾指出,如果未來幾年巴西沒有起色的話,2020年將被踢出「金磚國家」。

巴西的亂象令人揪心,金磚失色。主要原因是,這些年來巴西選票與福利制度掛鉤,退休金標準過高,過去10年,巴西退休金金額增長了近90%,政府開支不堪重負。工會的力量過於強大,極大抑制了企業發展的積極性。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出,在市場經濟不發達、民主和法制不完善的國家,民粹主義更像一個炸藥,要麼產生暴君,要麼出現暴亂。

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讓巴西的形象在中國人心目中大打折扣。總統羅塞夫以挪用資金罪被罷免,儘管她一再辯解這是一場「司法政變」,但是下野之時的支持率從2010年的70%下降到2015年的8%,令人唏噓不已。

讓中國人感到意外的是,巴西對中國人沒有想像的熱情。特別在中國人喜愛的排球比賽中,還不時出現對中國隊的噓聲。其實許多人不明白的是,巴西的日本裔很多,在當年中日關係緊張的時刻,這些人不可能站在中國隊一邊。

據史料記載,巴西19世紀末曾與清政府談判,計劃移民100萬人到巴西從事農業生產。但大清帝國的官員回答道,「華人入海,非盜則奸」。後來,這位官員到了日本,於是1895年簽訂了《日巴通商友好條約》,分三次大規模移民,一共去了20多萬人。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繁衍,加上重視教育,日本人早已從農奴變成了中產階級,現在人數已經達到170多萬人。有些人進入了巴西內閣,多名議員也是日本裔。

在萬眾矚目的時刻,巴西在全世界面前丟了丑。羅塞夫總統被停職,由代理總統特梅爾主持奧運會開幕式。面對經濟的蕭條和社會治安狀況的持續惡化,經過這幾年的折騰,巴西人厭倦了政壇的貪污腐敗,厭倦了黨爭,厭倦了官員們的陳詞濫調,反傳統、反精英成為2018年大選的主色調。

正像一些學者所指出的,巴西民眾雖不明白自己贊成什麼,但很清楚自己反對什麼,希望政壇出現新面孔,為巴西帶來新變革、新氣象 。

 

2018年博索納羅的當選,標誌着巴西左翼政治時代的結束,開啟了巴西右翼的新時代。博索納羅有「巴西特朗普」之稱,不僅因為博索納羅提出了「巴西利益高於一切」的口號,而且在個人社交網頁中,毫不掩飾自己對特朗普的崇拜。

博索納羅支持國家干預和控制一些戰略性企業,特別涉及到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和電力公司等國有企業。軍人出身的他更加強調民族主義,他甚至揚言,必要時可實行軍管,此話不僅沒有引反感,反而贏得了許多巴西人的掌聲。

巴西是拉美政治的風向標,曾是拉美左翼運動的一面旗幟,長期與美國關係不和。而在博索納羅的領導之下,這一切正在改變。2018年11月,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與博索納羅會面,兩人就貿易和安全合作進行了討論。博爾頓稱讚 「博索納羅是一位志同道合的領導人」。

在貿易問題上,博與特朗普一樣,持反全球化的立場。在中東問題上,支持以色列把首都遷往耶魯撒冷。在氣候變化問題上,認為環保主義者阻礙巴西的雨林開發。在種族問題上,對女性多有歧視。2015年他曾對一個女議員說,「你長着太丑,沒有強姦你的慾望」,引起輿論大嘩。 

圍繞亞馬遜雨林大火,他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爆發了一場口水仗。七國集團首腦會議的東道主竭力主張把亞馬遜大火作為峰會的議題,引起了博索納羅的反感。

據報道,今年巴西的火災已經高達8.7萬多起,且有蔓延之勢。全世界的大氧倉正有可能變為「二氧化碳倉」。

8月30日,博索納羅讓他的兒子率領代表團訪美,希望從美方得到緊急援助,以儘快撲滅這場燃燒了幾十天的雨林大火。前一陣子,博索納羅舉賢不避親,公開徵召自己的兒子到華盛頓出任大使,理由是他與特朗普的兒子是好朋友,這樣做便與特朗普政府進行有效溝通。

由於博索納羅在環境方面的不友好言行引起環保主義者的反感。尤其是前不久,他炒掉了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所長加爾旺,指斥他唱衰巴西,發表的雨林數據造假。這家研究所早前公布的衛星數據顯示,當地亞馬遜熱帶雨林的樹木數量在過去一年大幅減少。僅今年6月便損失達920平方公里,比去年同期多88%。

有分析認為,博索納羅在大選中獲得了主張開發亞馬遜的農業界主持。他以發展經濟為名,縱容亞馬遜雨林濫伐。

英國《衛報》呼籲歐盟將亞馬遜雨林的保育議題,納入與南美多國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中。挪威和德國政府先後宣布凍結對巴西熱帶雨林的捐款。針對挪威政府之舉,博索納羅說,「挪威本身有獵殺鯨魚的陋習,不能成為巴西的榜樣」;「巴西不需要德國的資金來保護亞馬遜。」博索納羅昨天更是表示 ,歐洲在環境問題上沒有資格指導巴西。

毫無疑問,亞馬遜雨林大火與這裡的農牧業開發脫不了干係。這場大火雖然發生在亞馬遜,但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受害者。自打特朗普開打貿易戰以來,美國的大豆出口出現了很大困難。一邊是堆積如山的美國大豆,一邊是巴西急於開墾林地種植大豆或飼養牛羊。

中國往年從美國進口的大豆高達3200多萬噸,讓美國農民賺得盆盈缽滿,而巴西年產量達到了1.1億噸,而出口高達6700萬噸,是巴西重要的外匯來源。由於特朗普破壞了全球貿易及產業鏈,必然導致中國對南美農產品的需求增加,客觀上對亞馬遜雨林的開發起到刺激作用。

人類只有一個「地球之肺」。從這場雨林大火中,我們再一次感受到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的重要性。雖然這場大火灼傷了「地球之肺」,但若能真正觸動我們的靈魂,這塊傷痕或許還能修復。

就像去年巴西國家博物館的一場大火,雖然毀掉了大部分藏品,但美洲祖母「露西亞」(距今1.1萬年的頭骨化石)卻逃過一劫。這是否在冥冥之中警告巴西,不要忘記我們從哪裡來,又將把我們引向何方?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此前曾抹黑中國疫苗的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已多次在社交媒體強調並感謝中國的體恤和支持,迅速批准疫苗活性成分出口到巴西。那麼是什麼原因讓博索納羅來了個大轉軚呢?

    許小哲  2021-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