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攬炒」絕非出路!

2019-09-09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WeChat 圖片_20190909105538.jpg

過去一個星期,香港的局勢好像有一點變化,可是如果從各區仍然有不少衝突可以看到,特首宣布全面撤回,並沒有將問題完全根治。

不過,大家似乎不應只將焦點放在全面撇回之因素上,而忽略了一些看似沒有關連的事情。首先,在特首宣布全面撤回前一天,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國家行政學院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儀式上,自香港出現「612事件」後,首次提及「港澳台」,雖然只是簡單一句,甚至被不少分析演繹為習近平要求「鬥爭」,可是大家似乎忽略了習近平提醒「鬥爭」是要把握鬥爭火候,同時在策略問題上靈活機動,然後特首便在翌日宣布全面撤回,釋出善意,這難道是巧合嗎?

而更巧合的是在特首宣布全面撤回後的同一個晚上,中國與美國落實在10月初再度就貿易問題於華盛頓會面,再而就是人民銀行在周五晚上宣布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所有事情都在習近平的講話後的同一周出現,大家有沒有想過箇中原因?

或者對於不少香港市民、抗爭者而言,他們只介意香港的利益,但正如上周所言,香港早已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故此不少人會為了維護他們的個人利益,而令香港捲入不少不必要的漩渦之中,這可以從香港的金融市場過去20多年,所經歷的風暴或危機數量,遠較其他市場為多可以反映出來,當中包括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1年的科網泡沫爆破、2007至08年金融海嘯、2015年A股市場引發的大跌市,甚至乎現在仍然在面對中美貿易問題,香港金融市場都會受到牽連,而以上的風暴與危機,當然會令不少投資者損失慘重,但同時卻有不少會因而得益,當中包括海外、內地或本地的投資者。

而且不能抹殺由於香港已回歸中國,所以香港發生的問題,或多或少都會與中國扯上關係,最佳例子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中美貿易問題要包含香港問題,這令香港的問題,根本難由特區政府自行解決,但這又會令問題變得複雜,因為中央政府要面對的不單純是750萬香港人,他們的決定是要面對14億中國人,如果處理不佳,那麼香港式的抗爭活動在全國不同城市發生,中央政府又應該如何處理?

還有中央政府必定有不同聲音,這可以在過去幾個月,就中美貿易問題、香港問題中可以看到,其中單是中美貿易問題相信已存有鷹派及鴿派,而且情況可能比大家想像為複雜,既然如此,要解決香港問題又是否中央想也不用想,回應甚至答應民間五大訴求,便能夠完滿解決?大家有沒有想過後遺症可能會更多?

當然,現在較理想的情況是在習近平講話後,不少事情都好像往理想方向發展,甚至中美貿易問題亦有可能在第四季得到一個階段性的解決,可是香港局勢相信仍要靠特區政府的敏感度提高一點,如回應獨立調查委員會時,可否如回應《緊急法》般,表示甚麼可以化解香港問題的方法都可考慮,而非給予大家一個談都不能談的感覺?又或者可否令香港市民覺得特區政府在處理各暴力問題是一視同仁,而非選擇性執法、檢控?當然,各示威者、抗爭者又是否可以停下來想3分鐘,嘗試站於不同角度想想,現時香港的困局是否繼續以衝擊的方式便可解決?當市民在過去近3個月理解各位的同時,可否聆聽一下民意的想法?至少相信大多數市民都不認同「攬炒」是一個解決方法。 

原文刊於《The Standard》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