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美麗星期天的對談

2019-09-09
 
AAA

aia.jpg

警方形容,剛過去的星期六(8月31日),香港再次經歷浩劫,暴徒在全港多個地區縱火,破壞公共民生設施,投擲至少100枚汽油彈。這一天,令許多香港人都不能入睡。

我也睡不好,星期日清晨6時許就醒來了,聽着電台節目「Beautiful Sunday」(美麗星期天),忽然傳來一段近日罕有的正能量電話對談,吸引着我細心聆聽。

主持人:早晨(早安),陳生。

陳:早晨。我希望通過這個節目,祝我的長子在9月23日生日快樂。他今年升大學二年級。也是一個年輕人吧,就好像香港現在的年輕人那樣,為著將來前途有些擔心,特別是剛過去幾個月有那麼多事情發生。我除了祝他生日快樂之外,還想跟他說:「要努力一點讀書,做一個有用的人,讀完之後要毋忘初心」。他現在讀的那一科,原本以為讀完後會有所作為,現在則很擔心。

主持人:他讀什麼?

陳:他在讀法律系。

主持人:哦,那應不用擔心吧!

陳:不是的,因為始終最近的事件對他有一些打擊,原因大家都知道的。(我跟兒子說)不要灰心了,因為讀完後,將來一定要做有用的人,為社會服務。

同一番話,我也想趁9月1日(開學日前夕)跟時下年輕人說:不要作無謂犧牲了!應努力一點讀書,始終將來是知識改變命運,改變了命運就可以改變這個社會。現在許多人讀完15年(中小學幼兒園),無論讀大學或其他專上(學院)也好,若作無謂犧牲,除了自己未來的前途會有很大障礙,家人也可能會承受很大的壓力。我希望他們不要再……(嘆氣)。和平一些吧,我認為,和平對當權者都會造成一些壓力的,也是一個較正面的表達。(學生)積極的做法就是努力一些,將來做一個有用的人,貢獻這個社會,改變這個社會。

主持人:我也認為和平比暴力更好。

陳:是,絕對是。反而,現在這個可能是一個不好的結局,換來社會不認同。雖然我不認同他們的做法,就是那些暴力(行動),但許多人都會和我一樣是理解的。但未來就真是不要那樣了,去做積極的事吧。

主持人:你很好啊!最近很多父母可能看到不同視頻時,會抱着一個自己的立場,未必同自己家中包括年輕一代可以溝通這些問題。但你似乎可以同家中下一代有一個很好的溝通。

陳:溝通一定有。雖然我們有時會爭吵,大多是家庭鎖事,而這類政治事件也會吵,但我們是比較平和、理性去看。有時會提出各自的看法。始終,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意見,我是願意去理解的。但我的兒子很理性,就是因為太理性,有時就會覺得:「呀!沒有前途了。」

主持人:我開個玩笑,(讀法律)怎會沒前途呢?就會有很多生意(案件)了。

陳:不是那樣,有很多人讀完(法律)之後,不是純粹為了生意,有些人的抱負是不同的,讀不同科目也有不同的抱負。因此,都是那一句吧:不用太灰心,在各方面都可以做出貢獻。

主持人:讀完書後,可以令人更清晰地從不同角度去看問題,跟我們這些不懂法律的人是不一樣的,可以將他的視野拓闊一些。

陳:是呀!絕對是,你說得對。

近三個月來,對許多香港人來說,像上述這樣心態平和而又積極向前看的對談,已經漸漸變得很難得,整個社會充滿戾氣,別說不同政治立場、不同世代的人無法好好溝通,就是自處時,恐怕也因為對時局的焦慮和忿忿不平,心中積鬱難以排遣。

希望香港人對彼此心存善念,不要繼續以暴制暴,不要搞到香港難以住下去吧。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