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反對派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自掘墳墓

2019-09-11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usa1.jpg

美國國會本周一復會,將審議由美國跨黨派國會議員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的一眾反對派猶如久旱逢甘霖,希望籍此向北京施壓,逼中央在香港問題上讓步。但在筆者看來,反對派實在是奇蠢無比,香港不過是美國用以敲詐勒索北京的一顆棋子,法案一旦通過,香港對國內的特殊作用不再,勢必變死港,沒有了利用價值,北京要出手對付反對派反而不會再投鼠忌器。正如綁架犯在贖金到手前不會輕易撕票,人質活著才有威脅作用,反對派千方百計摧毀香港,等於自毀護身符,最終勢必成為自己的掘墓人。

自從中共建政以來,每當美國圍堵中國,香港都會成為中國的一個氣孔,如韓戰、六四後,香港都扮演了中國輸血管的角色。美國對此當然不會不知情,但一來當時還有蘇聯這個更強大的敵人,美國不想與中國徹底鬧翻,所以對香港睜隻眼閉隻眼,二來當時香港對美國還有利用價值,所以不能完全封殺香港,三來當時香港還是英國的殖民地,不能不給英國面子。

至於在和平時期,香港更是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中間人角色,幫助中國走出去、外資走進來,成為中國成功改革開放的最大推動力之一。但是現在美國已經視中國為最大威脅,香港對中國的幫助越大對美國來說威脅就越大,如果美國的判斷是維持香港地位對美國來說弊大於利,那麼美國此時不但要通過打擊香港來遏制中國的發展,甚至恐怕未必再願意保留香港這個圍堵中國的缺口。

實事求是地說,香港在回歸後能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美國的《香港政策法》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如獨立關稅區和承認香港的特殊金融地位。《香港政策法》基本上不存在懲罰機制,只能保留或取消其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但《法案》則賦予美國懲罰機制,可就香港「違反」人權和民主的情況出手,必要時實施制裁,如對香港特殊地位每年一檢,以此來逼北京就範。因此,《法案》一旦通過,就等同在北京頭上套上金箍圈,只要有需要,美國可以隨時唸咒,令北京頭痛不已,這也是北京對《法案》的反應如此強烈的原因。

只不過,即使沒有《法案》美國就會一直保留香港的特殊待遇嗎?筆者並不這樣認為,因為中美現在距離冷戰已經不遠了。美國之所以不選擇直接廢除《香港政策法》,是因為這將給香港帶來毀滅性打擊,不但中國利益受損,美國也將蒙受重大損失。而在《香港政策法》之上再套上《法案》,則可以一步步摧毀香港的特殊地位,美國也可以慢慢退出香港,還能不時敲詐勒索中國。

但只要中國不屈服,最終美國還是不會放過香港的,所以,香港的特殊地位不是還能不能保持的問題,而是還能保持多久的問題。為了避免失去香港這個重要窗口帶來的嚴峻衝擊,北京不得不做好準備,相信這是中央支持深圳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如果可以,北京肯定不希望失去香港這個窗口,所以才會對反對派的胡作非為一再容忍,可是反對派現在卻在推動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等於加速香港的死亡。

明眼人都知道,維持香港的現狀,反對派才有生存空間,才是對他們最有利的。香港一旦失去了特殊地位和作用之後,北京對付反對派還需要有所顧忌嗎?所以說,反對派奇蠢無比,他們本來最應該想盡辦法確保香港五十年不變,但卻在做相反的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黃台之瓜,摘了就摘了,觀音像下,承諾為未來主人翁做個慈悲的地產超人,可以嗎?

    屈穎妍  2019-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