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聚焦深層次矛盾所為何事?

2019-09-16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20181201031745701.jpg

大概一個月前,筆者參加一個飯局。修例風暴如火如荼,論及時局,席上前港府高官A君卻態度樂觀,認定這是一場無法成功的顏色革命,因為有共產黨在,有駐港部隊在,怎麼折騰都是枉然。

A君倒是對平亂之後香港樓價繼續飆升憂心忡忡。他持的理由大致如下:第一,土地供應嚴重不足,林鄭執政兩年在增加供地方面基本上坐而論道,如今淪為蹩腳鴨,更無能力推動大規模填海的「明日大嶼」計劃;第二,全球狂印鈔票,低息時代持續,熱錢不斷流入香港。

A君的分析並非沒有道理,只是這場風暴已經嚴重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影響到經濟民生。他更沒有料到的是,進入9月,北京開始聚焦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向地產商施壓,要求特區政府必須有所為。

9月3日,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在記者會除了希望港府及社會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還指出這次風波折射出香港社會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已經到了必須高度重視並採取有效措施加以解決的時候。

9月4日,新華社發出《沉重的底色與扭曲的方向——香港修例風波背後的一些社會深層根源》的長篇通訊,指出樓價飆升,令青年「千萬不要去想未來」。 9月5日,央視新聞聯播播出新華時評:《坐言起行,用發展切實破解香港社會深層次問題》。 

最近一周,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央政法委員會官方微信號等媒體更是集體出手,強調必須解決房屋問題、批評「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港府拓地建屋,首富李嘉誠更被點名,會否對市民及香港的未來「網開一面」。

與此同時,特區政府刊憲,準備就一手樓空置稅立法,親北京的民建聯突然建議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閒置土地興建公屋和居屋。這一系列的動作讓人眼花繚亂,究竟所為何事?能否真正解決房屋問題?

民主派議員認為,這是中央、港府和建制派合謀,將運動歸咎於房屋問題,意圖轉移視線,挽救建制派在11月區議會選舉的選情。這並非完全陰謀論,官媒報道香港過去一向是「報喜不報憂」,這次突然直面深層次問題,有向民眾解釋暴亂背景之意。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央對地產商在這場風暴態度非常不滿。在北京眼中,「止暴制亂」乃大是大非,但除了信和地產黃志祥旗幟鮮明支持,會德豐吳光正明確表態,其他地產商都是態度曖昧,怕得罪示威者,旗下有的商場「拒絕警察擅自進入執法」。首富更是悲天憫人,一會兒「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一會兒呼籲對青年「網開一面」。

北京也希望藉此撬動「地產霸權」,解決深層次矛盾,不然就會出現文首A君憂心的平亂之後樓價飆升,社會運動遲早捲土重來。但以特區政府如今的弱勢,可能嗎?林鄭如今的唯一優勢是沒有連任壓力(因為她不可能連任),不必看地產商眼色,可以盡力一搏,將來對歷史也算有個交代。

不過,地產黨深耕已久,操控政黨、NGO、媒體,光是空置稅立法,已經開始反擊,代表地產黨的石議員公開批評這是將地產商變成社會深層次問題的「代罪羔羊」。雖然空置稅是公民黨最早提出,但如今的氣氛是政治掛帥,民主派信奉的是兩個凡是(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如果與商界聯手,空置稅能否在立法會通過也成疑問。

至於收回新界閒置土地興建公屋、居屋,地產商表面不反對,但也不排除有小動作,包括司法覆核等,而且收地程式須時,以特區政府的效率,不知道牛年馬月了。如果採取公私合營形式,又要面對官商勾結指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