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正:摘下「有色眼鏡」,客觀審視中國政府的「賢能政治」

2019-09-23
周國正
前香港浸會大學文學副院長
 
AAA

19.jpg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於英國倫敦

歷史似乎在重複自己,不過人物角色卻交換了位置。

想起一例。中共十九大閉幕,發言中規劃了中國未來的發展方略,其中的鴻圖大計直接關涉的是世界五份一人口的福祉,間接則對全球經濟都影響深遠廣泛,重要性可謂不言而喻。

但西方傳媒對此有什麽報導評論分析?就我在倫敦所看到的,如BBC 、Economist、中東「半島」電台的英語頻道(這略好一㸃)等等,除了若有若無,輕描淡寫的一言半語之外,說的都是習近平如何建立自己的領導班子,如何鞏固自己的統治權力等等。其中傳媒名牌BBC 最值一提,十九大召開和 Donald Trump 慰問殉職軍人家屬時鬧醜聞約略同時(「He knew what he signed up for」「食得鹹魚抵得渴」-----你丈夫戰死理所當然);報導前者時只片言隻語,對後者卻鍥而不捨追訪了約一星期。似乎中國政治除了權力權力之外就沒有什麽可以講的;你要知道中國的政治結構具有什麽特㸃,行政運作採用什麽方法以保持順暢有效,何以三四十年間能夠在如此複雜龐大的地域、如此落後貧弱的基礎上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就,很抱歉,我沒興趣討論。

為什麽會這樣?

這令人無法不聯想到晚清時候的官僚,他們不是不知道西方列強科技先進,所向披靡,但那只是船堅砲利而已,乃形而下之事(現代術語是物質文明);說到典章制度、倫理綱常,如何能與我們堂堂華夏禮義之邦相比!要不要向西方學習?當然要,但只學他們怎樣做船做砲做鐵路就夠了,其他免談。

這與現時歐美的態度何其相似!此時此地,西方人不知道中國幾十年來經濟奇蹟的少之又少,內行的更知道不僅其量驁人,而且質素也有了重大提升,從前只是世界工廠,今天已經成了全球科技創新中心之一(可悲的是很多香港人連這點都不知道,「大陸」除了黑心食物、粗製濫造、貪腐侵權之外什麽也沒有)。不過,那也只是科技經濟的物質層面而已,說到精神文明、人文價值,如民主、自由、人權等等,怎麽能與我們相併!要不要跟中國打交道?當然要,不過,多做生意就可以了,其他免問。

他們幾乎完全不想探討中國巨大成就的背後意味着什麽-----沒有一個行之有效的政治體制,任免陟黜時如何保証總體上能夠俊賢在位,主政得人?其上層者如何保証能夠洞悉世界發展大勢,善於宏觀規劃統籌?其中低層者又如何保証能夠加強基建配合,營造合適環境,滿足社會需要,疏通民意民情?這幾十年間,我們看到聽到的固然是貪腐此起彼落,大老虎越捉越有,好像官僚階層一無是處,但只要用心一想,就知道如果同時沒有更大量千百萬精明練達,切實敢幹的高質素幹部在努力耕耘,這種種成就又如何解釋,如何可能?

在西方傳媒報導中,中國高層就是權力鬥爭,鞏固政權,行政運作就是貪污腐敗加上「關係」(guanxi,此詞已入英語字典),好像單靠鬥個你死我活,遏制異見份子,濫權瀆職貪污受賄,拉幫結派,他們口中的太子黨貪官污吏就可以在改革開放的幾十年間令經濟百業、基建科技、敎育扶貧、衛生防疫、環保能源、交通糧食、城鄉建設、居任環境以至一般人升學工作消閑旅遊等等國計民生的各方面都出現高速而穩定(不出大亂子)的發展!如果真的這樣,中國例是不折不扣的創造了世界奇蹟了!

中國政府如何選賢與能,如何黜降罷免,其 meritocracy 如何運作難道完全沒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沒有! 因為中國缺乏我們崇高偉大的文明價值,不實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沒有民意授權,實行的是一黨專政、獨裁統治,不要再說了!不用觀察,不用思考,更不用學習他們的政制如何運作,只跟他們做生意吧!

如果說,昔日晚清官僚無知而傲慢,那麽今天西方傳媒又如何----ignorant and arrogant ? George Santayana : " 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四中全會的主要議題就是討論各項制度建設。對人治色彩仍很濃厚的中國來說,制度建設顯然比人事變動更有意義。

    于澤遠  2019-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