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如此學店 不辦也罷

2019-10-11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POLY1.jpg

維基百科圖片

2019年10月8日,也許是香港教育史最黑暗、最恥辱的一日。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HKCC)講師陳偉強在課堂被逾百名學生圍堵五小時,以鐳射筆照射,粗口指罵,推倒在地。恍如回到半世紀前的文化大革命,陳偉強只差沒有被剃陰陽頭、「坐噴氣式」,斯文掃地,師道尊嚴蕩然無存。

陳偉強講師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原來他接受傳媒訪問,批評《禁蒙面法》刑期過輕,建議治亂世當用重典。這不涉種族歧視、不涉反人類,也不是在課堂發表,完全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學生如果不同意,可以與他探討,卻用如此粗鄙的方式批鬥,甚至限制人身自由,簡直是一群「黑衛兵」。

據稱,有學生不滿陳偉強以HKCC講師身份受訪,但陳偉強又不是院長,沒有人會將其與HKCC掛鉤。正如大家不會將戴耀廷等同港大,將蔡子強等同中大。

HKCC管理層的處理手法,更是令人訝異!當天陳偉強報警,但警方遭阻止進入校園,院長梁德榮聲稱當時情況可以控制,以免破壞校園安寧。梁院長是如何控制的?他於事後兩小時後抵達現場,根本無力調停,陳偉強仍然飽受三個小時的煎熬才離開。

荒唐的是,身為受害者的陳偉強,被變相「停職」,委派擔任非教學的職務。如果說這是為了緩和氣氛,勉強可以接受,但根據《星島日報》報道,院長梁德榮給出的理由是,學生憂慮若陳偉強繼續授課,會因政治立場而評分偏頗。原來校方不是為了保護老師,而是怕學生受「傷害」。

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被媒體問及學生行為是否暴力,梁德榮反問「都冇見到拳打腳踢,都冇見用磚頭長矛,你話係咪暴力呢」﹖至於會否追究犯事學生,梁德榮表示要辨認包圍陳老師的學生有困難,事情已經解決。

換言之,雖說會「按照既有的機制處理」,但校方根本無意調查事件、處分學生,根本無意維護教師的尊嚴,只想蒙混過關,縱容及包庇校內的暴力分子。

隨著政治暴力入侵校園,HKCC事件並非個別現象。中文大學學校長段崇智與學生對話,曾遭撒溪錢,浸會大學新聞系系主任劉志權遭學生粗口問候,但這些高校至少有明確態度。段校長拍案而起怒斥,浸大校長明言會對涉事學生採取行動。

理工大學去年十月發生民主牆事件,副校長被推倒,嚴懲多名學生,包括勒令退學、永不取錄。為何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管理層會視學生如手足,視老師如土芥呢?

此理工不同彼理工。HKCC是理工大學旗下兩所自資院校之一,自負盈虧。自資院校開辦課程時,需自行評估營運風險,學生每年平均逾八萬港元學費。近年全港DSE考生人數減少,令自資專上院校出現收生危機。2018/2019學年,理大兩所自資院校收新生人數比過往學期減少18%,減少了1268人。

面對生源下滑,HKCC管理層自然「愛生如子」「以生為本」,將他們視為上帝,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裏怕化了,寧願得罪老師,也不敢冒犯學生。在他們眼中,老師只不過是僱員,走了可以再請,米飯班主跑了,學院分分鐘倒閉,自己也要下崗。

到了這個時候,理工大學也應該深思,當年創立專上學院的初心是什麼?如果學院已經失去靈魂,淪為學店,是非不分,縱容暴戾,如此學店,不辦也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