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共產黨執政70年:居安更要思危

2019-10-14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CN!.jpg

圖為十九屆三中全會。(新華社資料圖片)

每年一次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看起來神秘莫測,索然無味。即使已被推遲了一年多,中央8月份宣布將於10月在北京召開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時,甚至都未給出一個具體日期。

據新華社報道,近300名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將參加本次會議,主要議程包括「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

但千萬不要被這種拗口且晦澀的詞彙所嚇倒,翻譯過來其實不難理解,即這次高層會議將討論如何進一步加強黨對全國的領導,並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使黨的領導權力法制化。

這一點至關重要。依據官方的說法,中國在快速崛起為一個世界強國,但有一個因素使得中國領導層夜不能寐,即維持執政地位、應對國內外複雜挑戰的能力。

過往經驗表明,中央全會通常會開啟國家政治或經濟改革的新篇章。例如,在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設計並開啟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改革開放大幕,強調用「經濟建設」取代毛澤東所倡導的「階級鬥爭」,從此中國經濟駛上了快速發展的快車道。

至於即將召開的這次全會是否會做出重大轉變,仍有待觀察。不過,中國領導人已清醒地認識到,中國積極倡導的治理模式正面臨挑戰,但中國仍希望其他發展中國家借鑒中國的發展模式。中國模式意味着讓市場在經濟和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中起重要作用的同時,領導層仍可以維持絕對權威,打擊政治異己,而不會像西方民主那樣一味地強調自由和價值。

在執政六年時間裡,習近平主席已經放棄了鄧小平首創並被之後領導人所堅持的集體領導制度。同時,還通過反腐運動強化了自己的權力和地位,並成功修訂憲法,廢除了對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

習近平宣布中國已經進入新時代,並承諾將領導中國邁入世界強國之列。在強化黨的絕對領導上,習近平毫不隱晦,正如官方所講的那樣,「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盛大慶典,中國共產黨充分展示了中國的財力和軍力。習近平在講話中莊嚴宣布,「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中國的前進步伐。海外媒體報道了習近平主席的信心,同時也不忘給出警告,認為中國正面臨巨大的內外雙重壓力和挑戰,包括中美貿易戰、經濟增速放緩以及越發暴力的香港反政府示威活動等。

但在習近平看來,對中國共產黨執政地位的最大威脅,是來自共產黨自身。

黨的理論雜誌《求是》10月發表了習近平總書記去年一月在黨的高級幹部研討班講話的長篇摘要。這是首次發表習近平這一重要講話的詳細摘要。

習近平警告稱,黨面臨的執政考驗將是長期的和複雜的。「我看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作為執政黨,中國共產黨現有8900多萬名黨員和450多萬個基層黨組織。

習近平回顧了因統治者貪圖享樂而引發封建王朝更替的歷史,還談及了蘇聯解體。這也是他和中國其他領導人這些年反覆提及的事件。他感慨說,蘇共擁有20萬黨員時奪取了政權,擁有200萬黨員時打敗了納粹德國的侵略,而在擁有近2000萬黨員時卻失去了政權。

蘇聯解體之日距離蘇共執政滿69年僅差四天這一事實,必定令中國官員刻骨銘心。中國共產黨剛剛慶祝了執政70周年。

共產黨執政以來所取得的成就值得慶祝,例如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共領導層也應清醒地認識到,共產黨的治國理政能力仍有很大不足。

在香港,示威和暴力活動已持續了四個月之久,中央政府可以把問題歸罪於美國和台灣勢力的煽動和資助。然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主要官員的無能和失當,以及中央政府主管香港事務官員才應該對香港今天的事態承擔主要責任。

在中國內地,反腐運動有效地遏制了官場腐敗,但其副作用也是不容忽視的。其一就是官員不願不作為,凡事不願做決定,對政府政策和指示不予落實糊弄了事,其目的是不願承擔責任。這導致了改革開放停滯不前。中央高層對此忍無可忍,現已把官僚不作為也列為反腐鬥爭的靶子,但只是這種自上而下的措施還沒發揮顯著效果。

與此同時,黨對企業的強力管制,已導致不少私營企業家惴惴不安,無意繼續投資。其結果是私營投資下降,進而拖累整體經濟增長。

為了緩解和消除私營企業的擔憂,政府承諾提供經濟激勵和稅收優惠,但私營企業更擔心的是他們的權利以及個人自由得不到應有的法律保護。

在習近平領導下,「依法治國」已成為其新治理策略的基石,但可以這麼說,中國為此所做出的努力還不夠。

習近平反覆強調,要盡最大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但現實情況卻是,在處理維權人士、記者、律師、學者和宗教人物等敏感政治案件時,有關當局總是會採取法外拘押或其他強制措施。即使是一些知名政治人物和企業家,突然失蹤幾個月甚至幾年也不足為奇,之後才會有官媒報道稱,他們是因為涉嫌腐敗而被拘押和調查的。這類案件的發生,難以讓人相信政府對依法治國的承諾以及政府所倡導的治理模式。

香港人對中國內地執法和司法體系的不信任,也是導致這次反修例大規模抗議示威的主要原因之一。依據現已被正式撤回的逃犯條例,香港可以把在港的犯罪嫌疑人遣送回大陸。反修例示威遊行活動勢頭不減,已演變成了一場反政府和爭取民主的運動。

自鄧小平做出從階級鬥爭轉向經濟建設為中心這一重大轉變以來,40多年過去了。如果中國希望成為一個負責任、受人尊敬的世界強國,中國需要一次新的戰略轉變,轉向法治的軌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四中全會的主要議題就是討論各項制度建設。對人治色彩仍很濃厚的中國來說,制度建設顯然比人事變動更有意義。

    于澤遠  2019-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