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四中全會針對香港局勢傳達了哪些信息?

2019-11-01
 
AAA

4a.jpg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正式閉幕。這次中全會的主題雖然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但全會公報有關香港的內容不單著墨多,而且份量頗重。

這其實不難理解,一方面香港正遭受開埠以來最大型的一場動亂,對特區政府以及中央對港的治理能力帶來了新的課題和挑戰,所以全會公報針對有關問題作出部署,合情合理。另一方面,十九大把「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確定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的重要內容,「一國兩制」的實踐正是國家治理能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場反修例風暴對於「一國兩制」造成了不少衝擊,暴露了「一國兩制」一些深層次矛盾,所以全會自然有必要作出應對。

四中全會公報提到香港的內容,主要是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推進祖國和平統一,同時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當中主要有三個重點:

一是堅持「一國兩制」。對於這場持續4個多月的暴亂,外界一直關注中央對於暴亂的看法,坊間甚至有聲音擔心這場暴亂尾大不掉,可能令「一國兩制」走到盡頭云云。全會公報明確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更直指:「『一國兩制』是黨領導人民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一項重要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偉大創舉。」既然是偉大創舉,也是實現祖國統一包括台灣統一的重要制度,即是說「一國兩制」只會完善不會收回。中央對於「一國兩制」仍然充滿信心、對於貫徹「一國兩制」有堅定的決心,並沒有因為這場暴亂而動搖。

二是要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十九大報告已經指出要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完善與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幾年下來,這個工作不能說沒有進展,至少在立法會選舉建立了「確認書」制度,將「港獨」、「自決」人士拒諸門外,但比較而言,有關工作顯然做得不足,這場反修例暴亂更暴露出香港在制度上的各種深層次問題和矛盾,並未能有效維護好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包括法庭對於塗污美領事館外牆與塗污國旗判罰上的異同;也包括在區議會選舉上,容許鼓吹「天滅中共,全黨死清光」的人「入閘」參選,以及在教育、公務員團隊出現的種種亂象,等等。

香港回歸已經22年,但去殖化不要說完成,甚至並無開始,社會制度、政治制度、教育制度、文官制度等等,都是沿用港英一套,並未有隨著回歸而調整。在回歸初期有關問題尚不明顯,但隨著政改啟動,各種制度上與「一國兩制」的不適應亦逐步暴露出來,最終導致在這場反修例風暴中,特區政府完全處於捱打狀態。這明顯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制度的問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就是要求香港必須正視制度問題,不要繼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三是公報特別提到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這個提法是首次見於全會公報,外界普遍關注中央是否要求特區政府立即進行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無疑,澳門已就國家安全完成了本地立法,並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法律及執行機構都已經完備,但香港一直未完成基本法23條的立法,不但未有完成憲制責任,更令香港在國家安全上出現短板。二十三條立法是香港早晚要解決的問題,但現時特區政府已經因為這場暴亂元氣大傷,不可能有政治力量在短期內重啟立法,中央不可能看不到,所以,中央對於二十三條立法應有足夠耐性。

儘管二十三條立法並未完成,也不代表特區政府在國安問題上無所作為,恰恰相反,這場暴亂帶有明顯「顏色革命」的特點,外國勢力更公然介入,這些都引起了中央的警覺。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就是要求特區政府要維護國安問題上更積極作為,包括更果斷利用法律工具打擊「港獨」等分裂勢力,打擊反華勢力在港活動,以至校園「禁獨」等,都是特區政府必須承擔的責任。

「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這場暴亂終會過去,但暴亂的後遺症不會容易復原,不解決深層次的制度問題,不對香港的隱患、積患動手術,香港一日都不能斷尾。四中全會正是著眼香港長遠的部署,值得各界關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