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完美風暴」三個悖論及一個正論

2019-11-06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HK1.jpg

「完美風暴」五個多月了,正常社會秩序嚴重破壞, 族群撕裂,瀰漫着焦躁不安的情緒,不由不想起毛澤東發動文革時所說的「群眾自我教育」的定性。或許,北京中央政府堅持不介入,甚至眼見中聯辦被衝、中資銀行被砸也不出動解放軍,也就是讓香港人自己教育自己,從吃盡苦頭中重整基本的政治認知。筆者倒是悟道三個悖論和一個正論。

悖論之一,香港的國民黨努力反共卻沒想到為台灣民進黨的蔡英文「送槍送炮」,害了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喻。

香港當下的這場「完美風暴」,從某種意義而言,也是「國共內戰」的延續。也許有人不同意,香港哪還有國民黨啊,李登輝時代就放棄了。但是,當下運動的核心就是反共,這已是不諱言、不偽言、不掩飾的。且不說街頭隨處可見的「天滅中共」的口號,也不要說針對中聯辦、中資銀行、親中商舖的暴行,就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這個運動的核心口號,也有着濃重的國民黨語言色彩,使人很快想到「反攻大陸、光復大陸」的口號。讀番書的人,可是不太會這樣說。誠然,作為現行組織的國民黨香港黨部不在了,而且很多老國民黨員,絕對是忠誠的中華民族一份子,絕對是反港獨反台獨的。但是,國共的恩怨情仇是那樣根深蒂固啊!

而1949年以後,國民黨敗退台灣後,在香港布下的力量是那樣深厚,在香港各界,在各種堂口。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56年雙十節事件,記憶猶新。香港的社會構成,自大陸土改、三反五反、四清、文革以及期間的多次逃港潮,累積了大量反共拒共非共人士;重要的還是,反共拒共非共意識的代代相傳,成為「完美風暴」的重要社會基礎。

所以,一種很矛盾的奇特現象出現了,很多的社交群組,一方面極力參與「完美風暴」,一方面卻積極為韓國喻助選。殊不知,反送中越有勁,越為韓國喻的對手「送槍送炮」。而韓國喻方面的則問香港政府和建制派,這槍這炮還要送到什麼時候?

悖論之二,回歸後追求民主22年,到頭來卻走上了「革命」及「暴力」的道路,一夜之間最有法治和民主核心價值的貴族語言和華麗外衣,被撕得乾乾淨淨一絲不留。

民主運動一旦被暴力騎劫,必然走向反面;暴力的不歸路,必然是恐怖活動。這其實,也真不需要美國眾院議長佩洛西指點提醒。這早就是甘地,馬丁路德金等國際民主鬥士的經驗,也為中東經久不息的恐怖活動所證明。在香港,也已有深刻的教訓,14年佔中及其後的旺暴,都說明民主運動就是要耐得住性子,只有「和理非」才有道德高地,暴力就只會自陷不義。黑衣及蒙面,就是不能站在光明正大的道德高地上的示弱行為。

問題是,真理在於堅持,動搖只會走到邪路。香港傳統泛民包括佔中三子本身都是堅守「和理非」理念,但是錯在不割席並起到了縱容的作用。「和理非」的泛民也許想利用勇武派,作為側擊力量,殊不知勇武派同樣也在利用「和理非」,並且拖了「和理非」下水。本來,法治,自由和追求民主,是香港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可是反修例運動出現暴力之後,這些核心價值鮮有人講了,高貴的精英們被社會欠教養的底層所左右,結果暴力越來越升級,並且越來越獲得正當性。但是,暴力再有正當性也不會變成民主,更不會是法治。瞬間,那件華麗的貴族外衣掉了下來。掉下來是那麼容易,再穿上就不知猴年馬月了。

悖論之三,運動歸根結底是獲取更多的管治權,但是實際卻證明「港人不能治港」。

「完美風暴」目的其實不是「五大訴求」,因為逃犯修例早就壽終正寢了但是停不下來,自然介入各方各有各的目的,美國有美國的,台灣有台灣的,反習的也有盤算。香港的反對力量要什麼?不要說不要管治權吧。但是,艱難之中有眾望所歸的領袖脫穎而出了?且不說,傳統泛民的民主黨,公民黨中有敢於承擔的人士冒頭,勇武派黑口罩遮面不敢示眾更不要說出來帶領香港;黎智英算是有膽之人帶頭遊行也寫文章下指導棋,但是他是為美國而戰,豈不陷香港於中美惡鬥漩渦?也許,真的允許他們中間產生特首,首先自相殘殺,刀刀見骨。理論上,香港一國兩制的頂樑柱是資產階級,可是鍾國斌田北辰不支持禁蒙面法,黃台之瓜們還被指為亂局的深層次原因。不論這次風暴的結局如何,他們在北京治港名單中大打折扣。建制派中,這次出了個何君堯,其他則唯唯諾諾不見有太大擔當,但其內部也有非議。相信,這次特區班子失分很多。林鄭能捱到現在不容易,筆者較為詬病的是,她未有大膽識利用新一份施政報告翻盤。全民退保不敢為,全部收回粉領高球場不敢為,還是像小腳女人派糖,毛毛雨不濕地,試對比,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大刀闊斧構築社會安全網,不能不令人思考,特首為何縮手縮腳?是否港人真的不能擺脫既得利益階層束縛而不能有效治港?

最後,「完美風暴」帶來的一個正論:那就是所有香港人都會發現,癲了一百幾十日天還是藍藍的,香港也獨不了。

事實上,解放軍都還沒有出動,暴亂也就到了水尾。有人說:如果我們輸了,那就是暴動。如果我們贏了,那就是革命,所有的暴力都會被定義為正義。其實,提出所謂「攬炒」,就知道力量極度不對稱。

市民通過苦難的自我教育,會越發明白,暴力不可能帶來民主,藉助美國力量的暴力更加不可能帶來民主,在可見的未來,美國搞不倒中國,中共也不會倒台。香港人最重要的還是,過世界一流水準的生活。如果繼續「攬炒」,一人一票選特首不是近了而是更遠了,甚至一國兩制也可能沒有了,香港或成為深圳市的一個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