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政治風險或會迅速傳播

2019-11-12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6bc43cc3a8606044896d361dae6b7b38.jpg

上星期指出,政治風險是指完全或部分由政府官員行使權力和政府組織的行為而產生的不確定性。當然,有人會覺得,政治風險可以是示威者或反對派之行為所造成,但問題時示威者及反對派的壯大,每每是由於政府政策失當令民意逆轉,從而令示威者或反對派獲得更多市民支持而令社會運動得以持續,並引發政治風險,所以政府或政府官員基本上是政治風險之源頭所在,示威者或反對派只是助燃劑。

不過,本文不是要討論政治風險的責任問題,反而是政治風險對投資者取態帶來的影響。或者先不談香港政治風險問題,宏觀去看看全球政治風險對投資者帶來的影響。全球最大投資管理公司BlackRock Investment早前發表的報告便指出,儘管一些風險最近明顯減少,如中美貿易問題、英國硬脫鈎風險等,但地緣政治摩擦仍將是全球經濟和市場的強有力的影響因素。

雖然BlackRock未有明確指出,那些國家出現地緣政治風險問題,但除了香港現時的問題外,智利首都聖地亞哥近日爆發嚴重警民衝突;黎巴嫩政府有意開徵新稅,觸發當地爆發自201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厄瓜多爾政府因取消補貼燃油價格,引發國內原住民連日示威;阿根廷政府早前突然宣布實施資本管制引發市場動盪;還有持續近一年的法國黃背心事件,這都可以看到全球的政治風險系數的確不斷上升。

而事實上,政治風險系數上升,並不會在GDP的數據中反映,這亦是為何過去一段時間,在文章中會不斷質疑包括香港在內的政府,在制定政策時,只盲目追求GDP的增長,而忽略了政策風險帶來的民生問題,其實可以為經濟及金融市場帶來重大的危機。

而最令人擔心的是香港政治風險問題,至今仍然沒有一個解決的方案,而且問題亦正在不斷累積,因為香港現在的社會矛盾,其實自2012年後一直惡化,尤其是從幸福指數等數據可以反映,香港人情緒明顯地愈來愈低落,對立代替溝通的情況越來越明顯,甚至成為新香港常態,身分認同問題及捍衛核心價值問題,漸漸變成主要矛盾,這令香港過去擁有的優勢正在下降,同時由於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令香港在國際關係中有不少灰色地帶,這亦是為何香港回歸中國,需要一國兩制去維持香港的獨特性,但特區政府卻每每錯失解決問題的時機,甚至乎以為維持經濟增長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令深層次矛盾不斷激發,香港的幸福指數每況愈下,最後令香港政治風險係數,升至一個極高水平,海外投資者已開始重新檢視投資香港的長遠風險,既然如此,香港政府不斷強調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真的可以為香港長遠的經濟增長,帶來推動力嗎?

仍然希望特區政府可以好好正視香港的政治風險問題,否則香港的經濟在五年內,必定陷入更大的危機。

文章刊於《The Standar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