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香港教育團體又突破下限了

2019-11-13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edu1.jpg

香港的亂象不斷創下紀錄,我已經不記得過去幾個月,多少次媒體用「昨天是過去幾個月最黑暗一天」這樣的句子。最黑暗還有最黑暗,何時是個頭?我認為除非有突破性發展,否則還不是頭,因為我見到,雖然現在學生已經成為了「黑衣人」的主力部隊,但在他們背後,各大學和辦學團體,還是擇「黑」固執的。

11日,職業訓練局(IVE)一名學生在西灣河被交通警開槍打傷,是譴責交通警還是譴責黑色暴力?IVE校方去信促請保安局全面徹查事件,向周同學家人、公眾及傳媒交代。中槍者母校慈幼英文中學對事件表達憤怒,恨批警方出動「過分殺傷暴力及使用殺傷武器」,「不分青紅皂白驅趕市民」,譴責警方「漠視生命」。

但縱觀整件事,被槍傷的學生全身黑衣蒙面,參與堵路、投擲雜物,在警方到場處理時,他們為何要走近警察呢?甚至連警察拔槍他們仍走近,不合常理。是被槍傷的學生,主動走向警員,同時有另外一個白衣人戴著手套,蒙蔽警員的眼睛,黑衣學生就趨前伸手去警槍。當然,他沒有搶成功,否則,可能之後躺在地上的,就是警員而不是他了。

我們不能割裂看事實的過程,對於自己的學生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可以沒有片言隻語譴責?無論你個人是否認可《禁蒙面法》和《緊急法》,法律就是法律,法治精神,不是你不認可就可以不理。為人師表者不明白這個道理?對自己的學生違法,可以當看不到?

大學同樣淪落,理工大學、中文大學恍如戰場,學生在自己的學校縱火、投擲汽油彈,校方竟然能視若無睹,不譴責這些學生?古今中外,或許只有今天的香港能如此瘋狂。

在無底線的政治衝突面前,香港的教育全線淪陷,很多家長都不知道,如何再讓子女在香港接受教育。香港今天的亂象,教育界責無旁貸,卻可以不出來鞠躬道歉認錯,反倒有勇氣出來譴責這譴責那?社會的黑白不分又怎能不病入膏肓。

留意到特首林鄭月娥呼籲全社會都應該出來反對暴力,但事實呢,大部分的教育組織,其實都沒有出來反對,相反在他們眼中,「黑衣人」只是普通市民和手無寸鐵的學生,一切都是因為警察使用暴力而起。我想問,如果被打的是警員、其他市民,他們會出來譴責自己的學生使用暴力嗎?從不見這樣。

要香港的黑暗不再突破、暴力不再突破,首先要大家的理性底線不再突破下限,各大學和辦學團體必須負起社會責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勤有功、嬉無益」此話絕對正確嗎?一些科學研究指,「嬉」並非絕對無益,更可以醒腦。

    葉俊傑  2019-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