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建制大敗衝擊不了「一國兩制」基礎

2019-11-26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DAB1.jpg

區議會選舉在破紀錄的高投票率之下,泛民大勝、建制大敗。

當然建制辯解的理由很多,例如其實票數是兩大陣營都有增長,只不過由於區議會都是單議席單票制,所以贏家通吃;又例如選舉之前的暴力事件,對選舉肯定會有影響;再例如點票過程中的一些瑕疵,等等。但無論如何辯解,香港在發生6個月的混亂之後,仍然大部分民意選擇了泛民,汽油彈戰勝了催淚彈,這應該是難以否認的。

建制派固然是最慘烈的,因為背後失去的利益會很多。但筆者自問不是政壇中人,這些政治利益與我無關,作為一屆草民,只是看熱鬧。老百姓更關心的,反而是:香港之後會怎麼樣?

區議會選舉之後有立法會選舉,以當前的民意,如果不發生什麼突發事件,泛民應該也很大機會大勝,從而取得立法會多數議席。泛民最終的目標是特首選舉委員會,通過區選取得117個特首選舉委員會席位,從而影響特首選舉結果。有人問:中央會做什麼嗎?

我不是中央,但個人認為,選舉的本意,就是讓不同的政治派別可以輪流坐莊。這個選舉制度並非泛民訂定的,無論選舉如何政治化,也不能不尊重選舉結果。中央關心的應該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這些大是大非問題。

假設泛民下一步控制了立法會多數,甚至特首選舉委員會,就改變「一國兩制」了嗎?我認為沒有。以現在的六四民意,建制縱使落敗,在立法會應該還是可以保持關鍵少數,擁有三分一以上的議席應該沒問題,足以守護香港的根本制度不被改變。至於特首選舉,中央對選舉出來的特首不是還有「實質任命權」嗎?過去幾年中央都十分強調這是一項「實質權力」。那既然還有這項「實質權力」在手,不應視選舉結果對「一國兩制」構成什麼實質改變嘛。

當然,由於政治立場的極端化,泛民如果掌握更多權力,會否衝擊「一國兩制」是一個風險,但既然現行制度還有機制可以抵禦風險,例如中央可以不任命不認可的特首,例如可以執行《基本法》第18條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從而將內地法律在香港執行,我們當然應該盡量遵從現行機制去處理問題。

「一國兩制」要行穩致遠,就要測試制度是否足以抵禦各種風險。區議會選舉雖然大敗,但建制派的基本盤還在,我們應該對現行制度抱持正面心態,而不應覺得應該主動作出什麼制度改變。尤其在中美意識形態之爭的大勢之下,如果中央在建制派大敗之後主動改變制度,難免會被境外反華勢力利用大做文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