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建制泛民合作區政?除非特區政府先行修補社會裂痕

2019-12-17
 
AAA

DC1.jpg

日前拜讀郭金鋒兄的文章《重新下放權力給區議員 改善地區衞生情況》,他很理想地希望今次區議會選舉中大敗的建制派,可以與大勝的泛民主黨,在地區事務特別是衛生方面合作。他強調「選舉只是一時,社區管理卻是長久的事。同時,泛民和本土派的新任區議員也要遵守體制的規則,以及與建制派一起推動政策。」

固然,如果有豐富地區經驗的建制派區議員,即使意外地敗選後,能夠不計前嫌,與泛民派合作,辦好地區工作,並一同向政府為社會建設出謀獻策,將能夠為已接近完全撕裂的香港社會,帶來新生機,並一步一步地將林鄭月娥無法完成的修補撕裂工作,可以達致完滿。

但是,觀乎現時建制派陣營人士的所作所為,可以像田北辰一樣檢討自己的不足(他也輸掉區議員席位),實在只是少數,大多數建制派人士至今一直高呼「選舉不公、區議會過度政治化」,甚至為此舉行集會,又表示要提出選舉呈請,更要求政府日後改變選舉投票安排,譬如改用電子投票,又或者提出擴大選區,等等。

以建制派這種「不願賭服輸」,以及凡事諉過對手的做法,日後要建制派「放下身段」,與非建制派新任區議員合作推動地區工作,實在是相當接近「不可能的任務」。筆者認為,建制派不「另起爐灶」,不建立一個與區議會分庭抗禮的「地區議政團體」,已是萬幸。

特區政府有責任推動兩派合作 從而修補撕裂

如果要達到郭兄希望見到的建制、非建制合作,共同推動區政,即使以現時種種跡象,可以預見是「mission impossible」,但是,有能力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只有特區政府。

當然,特區政府不能夠直接要求非建制派區議員,要跟建制派人士和地區團體,為地區工作「衷誠交流」,但是,政府也可通過其他方法,令建制派和非建制派,可以拋開現時的心結和對立,重新一同坐起來商討地區事務。

其中一個最為「立竿見影」的方法,就是「下罪己詔」,為特區政府這半年來出現特區政府成立以來最嚴重的管治危機和施政失敗,承擔責任和向包括建制派在內的全港市民,徹底道歉,同時更換部份引起極大民怨的問責官員。然後,成立一個專責為今次修例風波進行真相調查和提出建議的獨立委員會,在一年內完成調查(委員會必須有調查權和傳召作供權),令社會大眾更了解今次風波的全部真相,及將具有嚴重違法責任的人士送到法庭接受審判(輕微的案件,可以在當事人坦誠交代和道歉後,予以特赦,或由律政司提出不檢控決定)。

只有特區政府為今次重大施政失誤道歉、改錯、問責,才可以令市民大眾,包括非建制派和建制派,都可以「舒一口氣」,從而令他們放下對立,通過地區事務合作,修補裂痕,重建關係,重新上路。否則,郭兄的構想,只會變成「夢一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