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大型研究機構熱潮何時來港?

2019-12-19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879526cb-eadd-4b7a-9bb5-4ecf619840c3.jpg

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大學向來是競爭對手,那什麽會促使他們一同合作呢?面對氣候變化,人口老化或缺水危機等重大問題,各國科學家都絞盡腦汁,務求透過科研解決我們當前最迫切的危機。不過,要解決這些繁複而浩瀚的挑戰,研發人員必須與其他學科和領域的專家齊心合力,集合衆人的智慧,才能得以成功。儘管是來自世界數一數二的頂尖學府,研發人員都不能獨善其身。所以,爲了促進科研合作,各國近年都紛紛成立大型研究機構。

有人可能會問,大型研究機構是什麽呢?以剛才提過的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大學共同在2004年成立的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例子來説明就最好不過。雖然兩所大學在90年代相繼成立了各自的基因研究所,不過,兩所大學的科學家經過數年的切磋磨合後,意會到傳統個人、單學科的科研模式並不足以應對日趨複雜的科研挑戰,並一致認爲需要一種嶄新的機構以推動龐大規模的科研合作。就此,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大學便攜手建立了博德研究所,成功地化競爭為合作。

成立以來,研究所與超過40個國家進行多項合作項目,並持續推動生物學、化學、數學、計算學、工程學和醫學的深層次合作。在2019年,博德研究所共獲得來自聯邦政府、私人捐募和企業共36億港元的資助。雄厚的資金讓研究所能夠共享國際尖端的科研設施,提供長期和大規模的合作機遇,從而吸納各地的人才。現時,研究所匯聚了超過3,000名來自全球各地的頂尖科學家,其中有60位更被認定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可謂人才濟濟。

usa.jpg

在人才和資金兩項前設一應俱全的情況下,博德研究所在解決許多浩瀚的科學挑戰中貢獻良多。例如,為了應對迅速蔓延的伊波拉病毒,博德研究所組成研究小組,並與西非當地的衛生部與研究院合作,分析伊波拉病毒的基因組,有助快速檢測伊波拉病毒,遏制病毒的傳播,並加速疫苗開發與治療。另外,博德研究所發現的快速基因配對方法能幫助癌症病患者配對所需的處方藥和臨床試驗藥,後來更為全球最大的癌細胞基因檢測公司採用,成功推出市場。最近,博德研究所的團隊成功還研發出一種新型多功能基因組編輯技術,有望可以修正八成以上的已知與疾病相關的人類遺傳變異體。博德研究所之所以能夠締造長久而又深遠的影響,並涉獵生物學各項重大科研挑戰,全賴嶄新突破的合作模式。

博德研究所舉世矚目的成就啓發了許多其他地方都參考其合作模式,相繼建立大型研究機構。例如,英國便在2016年由倫敦三所世界著名的大學共同建立了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更被譽爲全球生物學的「大教堂」。荷蘭、西班牙和卡塔爾也相繼在物理學、環境流行學和計算學的領域範疇設立大型研究機構,此舉的大勢可見一斑。

反觀香港,我們雖然在基礎研究上取得非凡成就,但一直以來都缺乏跨學科和跨領域的科研合作,窒礙科研發展。眼見各國都紛紛成立大型研究機構,大型研究機構這股「熱潮」將何時來港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估計從今年至2027年,全球智慧城市價值將高達4,639億美元(約36,184億港元),當中以數碼世界的信任和網絡安全的公眾治安問題這兩項目最備受關注。

    鄧淑明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