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23條立法此時不出待何時

2019-12-30
劉信
媒體工作者
 
AAA

23A.jpg

最近建制派開始吹風要為23條立法,官方的原因是過去半年的反送中運動,之所以持續出現暴力事件,就是因為香港政府一直以來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結果,讓外國勢力在港橫行,港獨之聲不絕於耳。但事實上,23條立法的急切性及必要性在於那裡呢?

從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到拒絕有港獨意志候選人參選,以至拒絕具港獨意志的政治人物到境外宣揚港獨訊息。從過去幾年的政治操作,都可以見到香港現時實際上,現存法律制度政府有一定辦法去處理港獨苗頭及宣揚港獨的人。

即使如此,在劉信而言,現時也是推出23條的最好時機。自2003年,當政者對推行23條基本上是抗拒的,主要原因是怕激起民怨,阻礙施政,怕2003年50萬人上街的歷史重演。

但過去半年的反送中運動,讓大家知道50萬人上街不是反對派可以動員的最高人數,200萬、100萬、80萬人上街屢見不鮮。若然上街人數一下子回到50萬人,隨時可以讓政府如釋重擔,鬆一口氣。

幾個民調都顯示,現屆政府民望是歷來最低,既然香港現時民意已經如斯嚴峻,害怕激起民怨就不是一個理由。因為民意已經低不可低,社會環境亦難以進一步惡化,既然修補撕裂是未來的必然工作時,那麼即使社會動盪再多一小段時間,將一些關鍵議題先處理好,例如23條立法,時機就顯然相當合適。

另一個原因是,現時特首林鄭月娥的民望屢創新低,換特首的傳聞不絕於耳。劉信不太認為香港政府短時間內會更換特首,民望極低的林鄭月娥,幾乎所有施政都會遇到巨大阻力時,不論最終是否會撤換特首,但劉信認為還是應該把握機會,趁著林鄭民望極低的時候將23條立法,免得留給下任特首推行,拖低其民望,又窒礙香港發展幾年。

所以不論是社會形勢好,抑或特首民望都好,2020年可以說是香港回歸以來,最適合就23條立法的一刻。如果錯過這個時機,當未來政府再想推行23條立法時,又要面對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再拖幾年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