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還看香港一國兩制

2020-01-13
曾鈺成
立法會前主席
 
AAA

tt.jpg

蔡英文facebook直播截圖

許多人都說,蔡英文選舉大勝,首先要多謝林鄭月娥;如果沒有香港的反修例風波,台灣的選舉很可能是另一個結果。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初在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大會上講話,提出要探討「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認為那是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最佳方式。習近平承諾,「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充分照顧到台灣同胞利益和感情」;「和平統一後,台灣同胞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將得到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

誰料去年下半年,率先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爆發了反修例風波,香港的反政府抗爭成為蔡英文指稱「一國兩制」失敗的理據,她堅決拒絕「一國兩制」的強硬立場贏得多數台灣民眾的支持,她的民望因此由低谷反彈。

無可否認,經過香港過去半年多發生的變化,現在要台灣民眾接受「一國兩制」,比先前更加困難多了。如果中國領導人仍然堅持以「一國兩制」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目標,今後最重要、最艱巨的任務,無疑是要爭取台灣民眾重新建立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其中需要處理的,是怎樣對待台灣選舉的問題。

普選產生政府  台灣基本權利

北京要面對這樣的現實:首先、台灣民眾已把定期進行公平公開的選舉視為他們享有的基本公民權利,任何和平統一的方案不能不對這權利予以尊重和保障。內地有輿論抨擊台灣的選舉如何不公平、如何被操控,但這不是大多數台灣民眾的感覺,他們不會願意放棄他們熟悉和相信的選舉,接受政府不經選舉產生的制度。北京要台灣接受「一國兩制」,第一個不能迴避的問題是:在「一國兩制」之下,台灣民眾所熟悉的選舉是不是繼續可以進行?

其次,民進黨是北京很不喜歡的台灣政黨,蔡英文是北京很不喜歡的台灣政客。但在這次選舉裡,蔡英文以歷史最高票當選,民進黨贏得立委過半數議席。你可以說,導致這選舉結果的是包括中美博弈和香港動亂等一系列外在因素,而不是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政績,但這無關重要;不可抹殺的事實,是北京很不喜歡的政黨和人物,可以在台灣的選舉中勝出。 北京要台灣接受「一國兩制」,第二個不能迴避的問題是:在「一國兩制」之下,「台人治台」是否容得下北京不喜歡但獲得台灣民眾支持的政黨和人物?

爭取台灣信任  要靠香港成功

如果北京對以上兩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便很難說服台灣民眾相信習主席關於充分照顧台灣同胞的利益和感情、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的承諾。

如果北京對兩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如果為了實現「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北京願意在兩岸統一後繼續讓台灣定期進行選舉,並且願意接受當地選舉的結果——當然,前提是台灣的政黨都要接受「一國」、支持統一;那麼,贏取台灣民眾信任的最有效辦法,就是讓香港從一個台灣人眼中的反面例子轉變為「一國兩制」成功的樣板。

香港不像台灣,拒絕「一國兩制」對香港不是一項選擇,也不是大多數香港市民的訴求。很多參加反修例抗爭的人說,他們是「反送中」而不是「反中」;在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中投票支持非建派的選民,他們大多數要表示不信任的是特區政府,而不是「一國兩制」。時至今天,「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仍是中央政府和絕大多數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也是各方為走出目前困境尋找出路的共同基礎。

政府長期弱勢  源於產生辦法

反修例風波是「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二十多年遇到的最大挑戰。風波的爆發和延續,固然有外在因素;但更值得中央政府和香港各界重視的,是風波中暴露出來的特區政府的管治問題。具體地說,是本欄上星期提及的,特區政府缺乏解決深層次矛盾的政治決心和政治能量,而這缺失是和特區政府的產生辦法分不開的。

二十多年的實踐證明,在特區成立以來實行的制度下產生的歷屆特區政府,大部分時間民望偏低,「反對派」一直獲得過半市民的支持。政府長期處於弱勢,多項關乎落實「一國兩制」的重大工作無法完成:第二十三條立法無限期擱置;三次「政改」失敗了兩次;學校國民教育不能推行。至於關乎民生的公共政策和基建項目,面對反對聲音時,政府沒有能力引導民意,凝聚共識,果斷執行,於是深層次矛盾長期積累,得不到解決。

總結二十多年的經驗,中央政府應該看到,不能只靠中央政府自行挑選一個他認為可以信任、港人接受、又有管治能力的人當上行政長官,便以為可以管好香港,保證「一國兩制」成功實踐。如果過去以為這樣行得通,現在便應該知道不行了。不改變特區政府的產生辦法,管治困難將愈來愈嚴重,「一國兩制」的持續實踐將受到愈來愈大的威脅。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