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2020:治港從強硬趨向務實

2020-01-13
袁彌昌
香港大學政治及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
 
AAA

cn.jpg

新年伊始,最轟動的新聞無疑是國務院任命駱惠寧為中聯辦主任,免去王志民的中聯辦主任職務。駱惠寧既未曾擔任過與港澳工作直接相關之職務,也沒有許多與香港各界接觸的經驗,此前曾擔任青海和山西兩省的省委書記。65歲的駱惠寧已到了正部級退休年齡,於去年12月28日,在卸任省委書記後不到一個月,才剛改任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然而在任新職的一星期後(1月4日),國務院又突然任命駱惠寧為香港中聯辦主任,可謂臨危受命。在這史無前例的任命的背後,北京欲突破原有治港框架,大幅調整治港政策的意圖已表露無遺。

中聯辦換人與「重新出發」

事實上,早在新年之前,各方迹象已顯示中央和港府的政策與策略出現了轉向:從同意之前數月經常提早停駛的港鐵於平安夜及除夕夜通宵服務,已看出林鄭月娥政府決心打一場民意戰,其後林鄭在除夕在Facebook發布的影片,以及習近平的新年賀辭中,亦清楚看到相對於之前半年較為情緒性甚至發洩性的發言和表現,現在思路突然清晰起來,一定程度已恢復清醒,致力將預備好的訊息,傳到目標對象那裏,務求令局勢盡快穩定下來。最後中聯辦換人更是「一錘定音」,政策更弦易轍已毋庸置疑。林鄭的除夕影片與習近平的新年賀辭固然是耐人尋味,但卻又呼之欲出。在林鄭與多名司局長的短片中,林鄭首先下個「罪己詔」,指因反修例運動而引起的社會動盪持續了超過半年,作為行政長官,她責無旁貸。之後她明言制度出了問題,政府須承認制度上的不足和社會多年來累積的深層次矛盾,最後以香港「重新出發」作結,為政府今後方向定調。雖然沒有回應五大訴求,但很明顯已放下身段,以前所未有的低姿態向市民求和。

北京台港政策現彈性務實

至於習近平的新年賀辭,更是盡顯務實之能事。剛出席了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慶祝活動的他,自然要讚揚一下澳門成功實踐一國兩制,同時以澳門例子說明一國兩制在香港的目標同樣是要「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對於香港,習近平的態度明顯軟化,盡量為事態以及內地人民對香港的情緒降溫:「近幾個月來,香港局勢牽動着大家的心。沒有和諧穩定的環境,怎會有安居樂業的家園!真誠希望香港好、香港同胞好。香港繁榮穩定是香港同胞的心願,也是祖國人民的期盼」──索性將對當前困局的無力化作期盼,婉轉地承認香港問題是搞砸了,但現在也唯有開展新一頁,繼續往前看,先為自己解套才上算。

值得留意的是,習近平在新年賀辭中只談澳門、香港,卻絲毫沒有提及台灣,箇中原因無疑是為免刺激台灣民眾,平白為蔡英文和民進黨增加選票,然而這背後所表現出的務實態度,卻是中共近年所罕見的。所以在不談台灣和將香港問題輕輕帶過這兩點上,北京對兩者實事求是的處理可說是互相輝映,一改之前躁動的作風,其方針亦從強硬趨向務實。

誠然,台灣總統大選和中美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臨近,實際上北京有必要至少在這個月確保香港局勢平穩,令事情不要再節外生枝。加上中美隨即會展開第二階段會談,到時候香港問題如再不稍稍平息,勢必再度「牽動着習近平的心」。

下一階段是靈活性的比併

之不過,即使中央和港府的政策出現了轉向,並且希望求和,也不等於全面投降。尤其在無法對五大訴求作出進一步回應的情况下,港府也須有自己的一套應對策略,各方面顯示這套策略的關鍵詞是「軟硬兼施」──警察的執法不會鬆懈,而當局在社會氣氛稍為緩和下,隨即推展軟手段。

如上文所言,從政府同意港鐵於平安夜及除夕夜通宵服務,已看出政府有意在民意上與示威者一決高下。事實上,在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取得大捷後,社會氣氛已比之前5個月緩和了許多,即使之後遊行的參與人數仍然高企,卻無法否認市民緊繃的神經已經放鬆下來,再加上聖誕與新年假期臨近,示威活動特別是勇武派的行動會對市民過節構成更大的影響,令政府認為打一場民意戰的時機已經成熟。

從結果上而言,儘管民陣的遊行,對和平有秩序地表達和疏導民憤,已起了相當的作用,可是勇武派在大型商場的行動,對市民的日常生活與慶祝活動造成了影響,而滙豐銀行的設施甚至獅子像被破壞,亦給市民和外界對運動留下不良印象。相反,縱使旅發局舉辦的除夕大抽獎最後「甩轆」收場,但此舉加上升級版「幻彩詠香江」,對加強節日氣氛、突顯假日示威活動的不協調感,具有一定作用。更重要的是,這些措施的背後顯示政府已開始發展出一種新思路,且能迅速變陣,令運動的下一階段將成為雙方靈活性的比併。

運動有望向和平方向轉化

當然,抗爭一方並非不知道現在運動現正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因此亦開始實行轉進,嘗試形成新戰線,當中「黃色經濟圈」已漸見成效,令中央和港府不得不嚴陣以待。不過「黃色經濟圈」暫時仍以消費者主導,企業與業界之間還欠缺聯繫,而在元旦大遊行當日有多個新工會參與,呼籲市民加入,則有望壯大行業的組織力量,以向政府和公司發聲。

成立新工會短期內有助衝擊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以及選委會選舉,特別是立法會勞工界的3席,以及勞工界60席的選委──只要掌握過半數勞工界選民,就可穩奪這些席位;長遠亦有助增加成功發動罷工的可能性,這些發展加上新一屆區議會就任,令運動有望逐步向和平非暴力抗爭方向轉化。一定程度上,運動的最終成敗將取決於是抗爭一方的民意掉得較快,還是其轉化實現得較快。

中央重新開局的決心

現在由已達退休年齡、曾任兩省「一把手」的駱惠寧接任中聯辦主任,可見中央對中聯辦長久以來受本地政治集團和利益影響、以立功升官的心態執行中央任務的做法,明顯感到不妥,甚至由此可推斷駱惠寧將不會把目光放在立法會選舉的一席一位之上,而是要實事求是地為中央找出香港長治久安、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之策。這令駱惠寧與香港各方的第一輪互動更見重要,望各方切莫等閒視之。

 

文章原刊於《明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