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復:港府應嚴格控管汽車行走 才能降低要人命的空氣污染

2020-01-17
許復
資深媒體人
 
AAA

CAR1.jpg

走在香港街頭,你不難發現空氣污染問題似再有惡化跡象,去年十二月,香港環保署十個「一般及路邊監測站」的健康風險已達到甚高水平。以荃灣、銅鑼灣、大埔、旺角等地區為例,細懸浮粒子(PM2.5)一小時濃度已經超過100微克。政府要能對症下藥,就應從污染物的根源入手,比如設法減少增長迅速的私家車數量。

台灣近來亦面對類似的狀況,台中今年年初連續多日空氣品質不佳,各測站空氣品質指標呈現橘色、紅色狀態,代表AQI大於100、甚至在150以上。PM2.5測值更有4站達極嚴重的「紫」級,當中多達三分一空氣污染來自私家車為主的汽車,反而一直避受批評的火力發電廠,只佔污染物不足一成。

香港政府近年雖然落實了多項運輸政策,包括分階段淘汰歐盟四期以前的柴油商業車、資助專營巴士安裝催化器等,可惜仍未能控制私家車數目,領牌的私家車由2006年約36萬輛增至去年逾52萬輛,10年間增幅達45%,排放懸浮粒子及氮氧化物等空氣污染物亦隨之而增加。這些都凸顯了一個關鍵工作:要致力改善空氣質素,不得不盡量減少私家車行走的數量或範圍。

各國有沒有其他限制汽車增長的措施可供參考?韓國首爾的空氣近年改善不少,在2017年以前,政府就立法禁止不符合排放標凖的柴油汽車入城。而過去污染狀況緩和的中國北京,更實施了嚴格的私家車車牌「單雙號限行」。 2019年,英國倫敦更在市中心劃出永久「車輛尾氣超低排放區」,私家車進入倫敦市中心除了要繳納「擁堵費」,還要繳納「排放費」,以經濟壓力減少私家車於倫敦路面行走的數量,預計可將倫敦汽車尾氣排放量減少45%。

此外,香港政府若能控制私家車增長,更可解決一連串交通相關問題,包括泊車位不足、缺乏興建停車場用地、違例泊車、道路擠塞等。雖然控制私家車行走及購買,可能影響到中產或以上收入人士生活享受,但空氣污染問題已迫在眉睫,香港政府不能避而不談,更要加強對外宣傳私家車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

以目前來看,政府可以「單數號限行」形式來控制私家車於路面行駛的數量,並限制假日時可以行走的路線。只要加強對私家車行走的限制,市民自會多選擇其他交通工具,如此一來,私家車的使用率降低,空氣污染就可以有顯著改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